2018-08-16

  • 今天要离开台湾了。夸几句吧。
    给我最好的印象的是台湾的人!这几天里,我驻足看地图,翻导游书的时候,多次被台湾人主动问是否需要帮助。在巴士站,饭店,很快就可以和周围人聊起来。我家俩丫头在路边的儿童公园里很快就交到了一起玩儿的小朋友。… https://t.co/NrFNgZiXMO ->
  • 在巴士站等圆山饭店的接送小巴,一个韩国游客问一位等车的老奶奶去圆山饭店是这里么,老奶奶告诉她是这里,还没到。后来就聊了起来,老人家74岁了。后来她等的巴士到了,可她却担心韩国人搞错巴士而要在等一等。我说我同路,我知道,我带她好了,老奶奶才上车离开。 in reply to mayue ->
  • 在“思慕昔”吃刨冰,旁边的大叔听我和丫头一会儿日语一会儿汉语,就问我是哪里人,在哪里工作,我也问他,他说是台中来的,他那里也有这家店,在哪条街几号,问我这次会不会去台中,如果去的话到哪里哪里。。。 in reply to mayue ->
  • 问路这件事在大城市变得很困难,在东京就曾有想要问路人家却吓得躲掉。而且现在在大城市想要找个不戴耳机眼睛也从小屏幕离开的生物真的很难。我们也渐渐习惯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去问的“坏习惯”。所以,当你站在地铁站的地图前歪着头找坐标时,旁边一声台湾腔的“我能帮到你什么吗?”就是天使的声音。 ->
  • 以前,我在京都看到拿着地图在找路的中国人都会用汉语搭腔。现在来的人太多,而且大家都是用手机,恐怕不会错,所以我现在都很少会搭讪了。
    这次台湾之行让我觉得应该多主动帮人。
    我应该主动问“你们要去哪里?”,然后告诉对方我是日本人,然后会得到“你汉语讲得真好!”这样的反馈。何乐而不为。 ->
  • 再见台湾。(图为九份) https://t.co/QOIksISXuf ->
  • 回到日本。嗯,还是日本热。 ->
  • 这次很巧,去(12日)和回(16日)都有台风从东海穿过,两次从台风的上面飞行。稍偏一点儿扫到哪个机场都会影响行程。 ->
  • 还有,上了京都的地铁才想起来,在台湾,我一直坐公共交通,遇到多次让座的场面,有给我家丫头让的,也有给别的抱小孩儿的让的。这个行为在日本似乎已经绝迹。 in reply to mayue ->
  • 迅速实现诺言。
    从地铁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女的徘徊的模样,于是上前主动询问,果然是迷路的,指明之,甚喜。不过对方是日本人,没有得到“你汉语真好”的赞赏。 ->

2018-08-14

  • 五堵七堵,中有百福。
    (台湾的站名很有意思) https://t.co/ahWBPVcdYY ->
  • 七堵八堵,后有暖暖。
    (暖暖不是痞子蔡笔下女孩儿的名字么,但女孩儿的暖暖是大陆的啊。) https://t.co/KlTjcuMXIO ->
  • RT @zuola: 在瑞芳火車站附近等 @mayue ,顺便把空拍机升空看看瑞芳老街长什么样。
    #空拍狂魔 https://t.co/KGjb77zQcE ->
  • 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在乌云压顶的台湾九份见到了自十余年前blog时代就曾有过意见交换的,算是我的第一批原始网友的周老弟 @zuola 。十余载神交的初见,幸甚,多谢你的远道而来! https://t.co/xgLF9Buuzr ->
  • RT @zuola: 和资深网络日志作者马跃 @mayue 合影。他的网站是: https://t.co/tfEHDZfXsk 十几年前就跟他交换友情链接,终于见到活人真身了。
    #合影狂魔 https://t.co/fXkaQhGX13 ->
  • “刹车”这个词在台湾写成“煞车”。
    巴士电光板闪烁着“注意煞车!”
    #寡闻 ->
  • @zuola 被叫“资深”实在是惭愧。而且blog已经停笔若干年了。 in reply to zuola ->
  • @zuola @laotzuchi 查了一下,居然有这个名。Mayaw,这个发音更接近日语呢。 in reply to zuola ->
  • 里根总统在台湾是写成“雷根”的。#寡闻 ->
  • @StarKnight 里面说吃寿司那一点让我觉得这就是个二B么,也好,这样的文章能把有同样症候群的患者过滤掉也不见得是坏事。 in reply to StarKnight ->

2018-08-13

2018-08-12

2018-08-11

2018-08-10

2018-08-09

2018-08-07

  • 看到一个女孩挎的布包设计是一列词语选项,然后再think和eat两个词前打了挑。。。我知道这是生存必须的两件事:吃饭和思考。但是,我觉得她是不是想表达:“想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