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日本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On 2004/04/09, in 日本事情, by Yue Ma

昨天晚上的电视全部被一组镜头占据了,伊拉克的一个叫什么战士的组织绑架了三个日本民间人士,并要求日本政府在三天之内下达从伊拉克撤军的命令,否则就将三人烧死。在提供的录像带里说,伊拉克人本来是对日本很尊敬的,但是日本居然帮助美国来占领伊拉克让他们很失望。昨天晚上日本政府很快地表达了态度,说这是对日本政府的威胁,号称他们的自卫队是为了人道援助,没有撤军的理由。

伊拉克的这一招不能算高明,但也让人很头疼。因为这种绑架行动是不可能让一个政府来改变他们既定的政策,从而放弃在中东的利益的。所以,我认为这三个人生还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日本不可能宣布撤军。因为从昨天的情况来看,只有日本共产党主张应该立即撤军。让人头疼的是,这也给小泉出了一个难题:如果因为坚持驻留的立场而导致三人质死于火邢,日本的民众能作出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有人认为政府见死不救,小泉才是至三人于死地的罪魁祸首?那么如果宣布撤军,或者是暂时撤军的缓兵之计,美国恐怕就会给日本施加压力,说他们没有尽到盟友的责任。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日本政府是日本人民的衣食父母;而美国政府是日本政府的干爹,比亲爹还亲的干爹。那么出了这种事儿,是听孩子的哭声?还是听干爹的命令?

 

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被判违宪

On 2004/04/07, in 日本事情, by Yue Ma

刚刚看了日本网站的一条新闻,参见Goo!。说福冈地裁(相当于地方的人民法院吧)判小泉纯一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活动属于违反宪法。

以前在爱媛县也有日本国民联合状告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违法,象征性索赔一日元,但是被判败诉。这次是九州的山口市的211位市民同样上告,每人索赔10万日元。称小泉作为内阁总理大臣,参拜行为不能被判断为个人行为,而是公务的性质。“考虑行为者的意图和目的对一般人会造成的影响,属于宪法20条3项禁止的宗教活动,违反了政教分离的宪法规定。”这是小泉首次被判违宪。后面说得我就不太明白了,说但是并不构成不法行为,支付赔偿金的申诉被驳回了。

法律的事情我不太明白,我们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出于对日本没有正确看待侵略历史的不满。85年中曾根参拜后,91年1月仙台高级法院第一次认定这是违宪的行为,92年7月大阪高级法院也做出了类似的判断。每次小泉参拜,不光我们和韩国的官方反对,日本的民间也总有一些反对的呼声。但是政府的行为和方针往往是不随民意变动的,这是我在所谓自由的国外看到的一种无奈的现实。就像这次日本出兵伊拉克,在百分之七八十反对的民意下,还是做出了追随美国的决定。日本的在野党也动不动就用缺席议会的方式表达反对意见,但是基本上并不会起决定性的作用。可见,“民意”对政府来讲只是用来利用的,当左右不了民意的时候,就只能强奸民意。所以,不要认为资本主义的民主就是多么多么的美好,他们比我们多的也就是表达愤怒的自由,痛快痛快嘴的自由。

 

大阪的早晨

On 2004/04/05, in 岁月随想, by Yue Ma

因为要更新护照,今天慌慌忙忙地跑了一趟大阪。赶的早上第一班车,睡了一个回龙觉的工夫,八点半就到了大阪的梅田站。本来迷迷糊糊的我,一下车就精神了,不精神不行啊,容易撞人!正好赶上早晨上班的人群,下面的图就是刚下巴士的地方。

地铁里面全都是穿的西服革履的上班族,像我这样牛仔裤夹克衫也在人群里窜的很少。在本町转车的时候,看进站的地铁窗户上贴着各式各样的还没睡醒的面孔,地铁门一开,一个个像越狱的似的,连穿着高跟鞋的姑娘也玩儿命的跑。这种日本大都市清晨的景象我在东京也见过几次。

在德岛住的时间长了,突然看到那么多脑袋,确实有点儿头疼。德岛的生活节奏就像悠扬的小提琴曲,而大阪东京就是铿锵的摇滚。就像听惯了恩雅的靡靡之音,突然耳边响起了何勇的《垃圾场》,叫谁谁也受不了。其实德岛也有上班族,但是看不见那么多脑袋,如果早上七八点钟,只能看见长长的车队堵在路上,车里面男的打哈欠,女的在补妆。在德岛只有八月份阿波舞节的时候才会有沸腾的景象。

虽然日本不大,但生活的风格真是多种多样,也许大阪东京才是真正的日本?也许德岛冲绳才是真正的生活?

PICT0021.JPG

 

正式上岗

On 2004/04/01,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四月一日,愚人节。我领到了德岛大学工学部助教的聘书,终于正式上岗了。

这次电气电子共有四位新人,两个助教都是中国人。呵呵,要把误人子弟这个有前途的职业进行到底!刚刚由北山教授领着挨个屋介绍见面,鞠躬鞠的腰都疼了。唉,脱离了学生时代,以后少不了西服革履,鞠躬哈腰的事情,特别是日本。

这次得到这个岗位真的是颇费周折。折腾与反折腾搞了大半年,总算有了正果,现在还不知道继续的日子究竟要怎么过。除了带本科生的试验外,可能还有些杂务,很多规矩都不懂,慢慢的边学边干吧。

今天也是日本国公立大学法人化的头一天。以前,国公立大学的老师属于公务员,现在日本经济不振,政府一是打算减负,二是给大学更多的自主自立的空间,于是就采取法人化的办法。这第一步是正名,国公立大学从此改名叫学校法人,法人就是要自己承担责任,国家不负责了。老师也不再叫“教官”了,改名叫“教员”,这样就和“社员”比较近了。工资也要削减,研究经费的申请将更加严峻。等等等等,以后政策还不一定怎么改呢。刚一上班就赶上了改革的浪潮,哈哈。

 

日本人的所谓版权意识

On 2004/03/30, in 日本事情, by Yue Ma

在上一个版本的主页上,曾经有过一些自己收集整理的电影介绍,以及FTP下载服务器的连接。因为怕引起学校的注意,当时把访问范围设定在校内,校外只留了几个朋友的账号,但是最后还是因为从校外的海量下载给学校注意到了端口,并且进入之后发现了电影和音乐的内容,然后就委托系里的网管对我的机器进行了“双轨”。当时我不在,他们就把我的网线拔了。事后告诉我,自己保有这些东西好像问题不大,但是和别人分享就不行了。

古人云: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与人乐乐乐。我也赞同这句话。说实话,我从心里感谢那些将软件,将电影,将音乐与大家分享的网友们,虽然他们分享的并不是他们的东西。我也这么做了,但是天时地利人和我一样也没有,所以只能作罢。

日本人用正版,因为他们买得起。他们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他们看得起。让我们同样受这样的剥削恐怕我们的同胞会有十亿个不爽。日本电影不论产地不论成本不论电影院,统一价钱,通常价格1800日币,最终场1200,折合人民币80块左右。我们按照人类的最基本要求吃饭来衡量,日本吃顿饭便宜的大约五六百日元,我们贵的差不多十块人民币吧。那么日本人看场电影花两顿饭钱,而我们看个大片好像不下五十吧。从这个比较上来看,就知道对于正版的消费,两个国家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是不同的。

我刚来日本的时候带了些光盘,有游戏有软件,日本孩子看了同样爱不释手,根本不相信那制作精美的“帝国时代”会是盗版(日语叫:海贼版)。我的MATLAB光盘他们也有很多人做了拷贝。所以,如果盗版和正版摆在日本人面前,我坚信他们也会选择盗版。

但是遗憾的是,没有盗版摆在他们面前。日本人的版权意识,完全是靠严格的法律来约束的。在这个循规蹈矩的社会,是不可能有盗版大批的流入市场的。在日本的网络上,想要找到免费的资源几乎就是不可能,所有都要收费。日本的歌曲反而要到国内的网站去找。

前一段时间日本又制定了一条法律,禁止CD回流。因为最近发现很多日本的音像制品在海外(主要是大陆台湾韩国和东南亚)合法取得版权,但是海外加工的产品除了供应他们本地市场之外,又有部分回流到了日本,而且价钱要便宜得多,消费者当然选择这样的版本了,因为是完全一样的东西,而且这样做是合法的,因为人家卖得也是正版,只不过产地不同。日本政府在这个时候也并不是靠市场来解决问题,而是为了保持它们的高价CD的价格档次,通过立法来限制这样的回流。电视里的街头采访显示,所有消费者都对这个法律不满,因为据说日本的乐迷是全世界用最贵的价钱购买CD的。(注:日本的CD一般在两三千日元,就连租CD的店,一盘也要三百!)

由此可见,没有任何国家的人生下来就有爱用高价购买正版的习惯的。日本的所谓版权意识主要是靠钱包的承受能力和严格的法律来实现的。而我国呢,我觉得现在大力打击盗版还不是时候。什么时候天下的软件都FREE了,那该是多么美好的地球啊。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也应该根据国情来相应定价啊。唉,何时眼前突兀现此屋,。。。

 

真正的极限运动

On 2004/03/29, in 网络文摘, by Yue Ma

转载整理自文学城。 不单单是图像处理的技术高超,最重要的创意,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