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完了

On 2009/10/22,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这些天有点儿折腾大劲了。从14号到昨天21号,一个星期我做了六次飞机,到过六个机场,中间的巴士,电车就更不用说了,到现在脑袋还嗡嗡的振,身子也还有一种不着地儿的感觉。

数一数这几天的交通工具:

14日:出租车到京都站,巴士伊丹机场,坐飞机那霸机场,然后又坐飞机石垣岛机场,最后租车到住地。

16日:坐船到竹富岛。然后坐水牛车在村子里转了一小圈,晚上又坐船回来。

17日:和14日基本上反着,除了机场不同。还车,然后坐飞机到那霸,再坐飞机到关西机场,然后坐巴士到京都站,打车回家。

18日:骑摩托到火车站,坐巴士关西机场,坐飞机飞到北海道新千岁机场,然后坐巴士到札幌车站,再坐旅馆的巴士到旅馆。

19,20日就在旅馆开会,连门儿都没出。21日又和18号基本上反着来,坐巴士到火车站,再坐巴士新千岁机场,坐飞机神户机场,乘轻轨到三宫车站,换电车到京都站,最后骑摩托回家。

什么叫折腾,这就叫折腾。收获是,这些天在路上用iPod的Stanza把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看完了。

 

景观是国民的财产

On 2009/10/02, in 岁月随想, 日本事情, by Yue Ma

昨天打开电视看新闻,想瞧瞧我们的阅兵的镜头,可News Zero的第一条新闻不是我们的60大庆,而是日本的一个“官”和“民”的官司判决,觉得挺有感触,简单介绍一下。

话说日本广岛县的福山市有个小小的海湾,叫Tomonoura(鞆の浦),这里有个小渔村,它的街道和船港至今还保持着江户时代的景致,据说每年都能吸引百万游客。日本的动画巨匠宫崎骏曾在这里住了两个月,并以这里的风景创作了《崖の上のポニョ》(來自於崖上的金魚姬)。可是也正因为村庄老旧,街道特别窄,给当地的居民也造成了很多的不方便。这个时候广岛知事(相当于我们的省长)来解决问题了,他立案要把这个湾填海一部分然后造一座180米长的跨湾大桥。按说,这个方案已经很人性化了,这要是叫咱们的政府,一声令下,干道两边的房子就全拆了扩路就ok了。可是这样也还是有很多当地居民反对,他们认为,在海湾建这么一个水泥的东西严重破坏我们当地的风情,于是把省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撤回建设计划。

这不,昨天广岛地裁(相当于省高级法院?)判决政府败诉,判决书上写到:“法律要保护住民的景观利益”;“这里的景观有文化和历史意义,属于国民的财产”。

在日本,因为保护景观而终止大型基础建设的案例,这也是头一回。会为将来类似情况产生影响和提供参考。

相比之下…………,哎,就不说了。

 

回来了

On 2009/09/30,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昨天从长春回来了。想想来日本这么多年,这次好像还是第一次纯私人性质的回国,以前都是利用公差来来回回。

上个星期赶上日本的一个五连休,今天上班一问,很多日本人也都放假回家了,听他们讲如何在家睡大觉真是羡慕,因为我们回国是没有什么休息的,感觉忙忙叨叨,很是疲惫。

最多的时间是用在吃饭上,最大的不协调也是在吃上。因为现在已经不再是刚刚来的那几年那么饥渴地想吃这吃那,每天的大鱼大肉让胃不堪重负,让嘴也失去了知觉,吃啥都是一个味儿似的。印象最深的却是我和老婆大人两个在外面小摊儿上的一碗豆腐脑。

在国内的时候偶尔也上网,这才知道GFW的威力,像Youtube, Twitter, Facebook这些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网站都统统阻断,好在Gmail和Google Reader都能上(但是没有出现在Google首页的工具菜单里),还不至于耽误事儿。我自己的域名还能上,可使用Blogger DNS服务的blog.ma-yue.net和mqq.name都是出错信息。

最后回来坐飞机还出了一个让人窝火的事儿,在这里叨咕叨咕。

去签票的时候,里面的人告诉我们叫LIU LI的已经办完票了,可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刚刚被别的窗口轰过来的。后来一查弄清楚了,原来有个叫LIU PING的,被按照我老婆的名字发了票。在没有任何人道歉的漫长等待之后,给我们发了票,等我们过安检的时候,被广播催促让我们几个尽快登机。

飞机到了大连,我们需要出来办理出境手续,可是长春犯的错误并没有传达到大连这里,我们在那个叫LIU PING的之后登机,就又被拦住,结果我被留下在所以乘客登机之后详细说明了情况后才被放进去。大连这里还算负责,赶紧把那个LIU PING找到核实身份,而这一步应该是在长春飞机起飞之前做的。可见管理之松散,责任之混乱。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日本,至少会有一堆的相关人士会出来向我们鞠躬道歉,而在贵国,好像错就错在我老婆姓LIU。

哎,每次回去都会惹我发些牢骚,怪只怪我心胸狭窄,少见多怪了。

谨以此祝贺贵国60周岁。另外附上今天看到的一幅漫画,关于放假与压力。

 

九月了

On 2009/09/01,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近年的夏天似乎还没有开始就这么过去了。家里的空调还一次都没有开过,也没有洗过凉水澡。今天连研究室都不开空调了,门窗一开,清爽怡人。

真的秋天就这么来了么。虽然舒服,但也不太正常啊。超市里面的蔬菜水果都涨价,据说和这个多雨凉爽的夏天天气有很大关系。

 

MBA修好了

On 2009/08/31, in Web/Blog/Soft, 老马日记, by Yue Ma

本来以为要两三个星期,结果一个多礼拜,MacBook Air就给送回来了。报告书说是更换了主板,真是硬伤。花了将近5万日元。打开后一切如常,SSD硬盘并未收到影响。

下午就跑去京大生协买了两个雪豹的升级盘,一个给MBA,一个给MacPro,都武装上再说。现在刚刚开始用,第一印象是空闲硬盘增加了好多,不像Windows越装越大,这Mac OS是越来越轻。因为SSD的硬盘比较小,经常捉襟见肘,这回稍稍有了些余地。虽然现在还没有怎么用,但一些评论已经看过了,很多细微之处的改进都很方便,比如大图标的预览,Preview单栏的文字选择等。如发现更多惊喜,定会及时报告。

 

十年

On 2009/08/28, in 岁月随想, by Yue Ma

这个帖子应该是昨天写的,但忙别的事儿没抽出时间和心情,今天也不算晚。

整整十年前,1999年8月27日,我登陆日本。五年纪念日的时候我在香港,写了个流水账。一晃,又一个五年。想一想,目前为止的人生竟有三分之一都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不禁感慨。

这十年是快乐的。特别是娶妻生女之后,那种归属感让你觉得这里不再是异国他乡,因为这里有个家每天都在等着我。

这十年是顺利的。恩师,朋友,合作伙伴。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让我有点儿担心我的运气会不会都在年轻时用光了。

这十年是批判的。从前坚信不疑的,现在发现都是笑话。从前孜孜以求的,现在看也并不重要。从前有的很多习惯,后来慢慢荒废,现在又觉得可惜。

十年真的仅仅是个开始。到了京都之后常常试着规划规划以后的生活,才发现我们原来才刚刚有了那么一点点还不牢固的基础,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算“安居乐业”。下一个十年会是什么样儿?真是雾里看花,前途无“亮”。

索性不去想了,十年前上飞机的时候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呢。就当今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的十年还是一个新鲜的,充满惊喜的十年。

这些天很闲,看了不少书(用iPod Touch的Stanza)。现在在读一本香港的词人林夕写的《原来你非不快乐》。他的歌词就不用说了,现在看书发现他的很多生活哲学也跟我很有共鸣。在第一章他就提到宋词中他的最爱:《定风波》-苏轼。不禁一震,因为这首词是我在中学时也是看过一遍就爱上的啊,曾经把它写的到处都是(我的所有课本从封面到封底全是字。)。就把它放到这里作个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