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金

On 2010/11/12,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我家发财了,原来是一块金砖,一个千金。今天晚19点48分,俺家那块金砖生了第二个千金。早上八点去医院,晚上八点才生出来。不比第一个千金的时候轻松多少,生日和第一个千金差三天,但体重比她姐姐还重了三百克,后来者居上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今后的日子就是搞剧务和看戏了。

【追加两张照片2010.11.21】

↑↑ 11月14日,姐俩于医院。芊芊很好奇地研究妹妹的小手。

↑↑ 11月21日,于家中。刚刚喝饱,倚在妈妈的肩膀上,很满足的样子。

 

日本不动产投资

On 2010/11/12, in 日本事情, by Yue Ma

写了自己家在京都买房的三部曲之后,收到一些网友的反馈,有些看客表现出对日本不动产的兴趣,考虑投资日本的不动产。其实这个动向在次贷危机之后,海外房价跳水,而国内房地产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近几年越来越明显。日本的媒体也有相关的报道,在国内的出版物和网站上也经常会看到颇为诱人的广告。在国内炒房的泡沫越来越大的时候,一个明智的个人投资者是应该寻找新的投资点。那么,日本的房地产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呢?

我并不是不动产的专家,而且因为买房作为投资和作为居住的出发点和侧重面还是有不小的差别,无法给出“是”或者“不是”的答案。但因为长期关注京都的房地产状况,收集和阅读相关的资料,有一段时间也曾考虑购入单身房间作为投资用途,所以还是可以发发言,给有此想法的朋友们一点点参考(注:投资目的)。

首先,投资日本房地产是不要指望它会像中国那样只涨不跌,或者是大幅升值。最大的原因是日本已经经历过了一次房地产的泡沫,而持续至今的长期低迷还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另外,这里的消费者远远比中国的成熟,没有结婚必须买房的压力,买不起就租。最后一点,日本大多的地方政府是警惕外资介入房地产的,很多政策限制短期的买卖。所以,象中国那样的“炒房”在日本并不现实。这里讨论的投资,就是买房出租,作房东。

利回

在日本,供投资的不动产宣传资料上都有“利回”这个数字,也就是“投资回报率”吧。这个数字是怎么出来的呢。简单的说就是在假定全年都有房客的情况下,每年收到的租金除以购入价格。这个数字严格来讲称为“表面利回”,一般也就是宣传资料上标称的数字。比如,你花1000万日元买了一个单身住宅,这个屋子按照周围的市场价可以租到每个月8万日元,那么一年你可以收到8乘12=96万日元,也就可得,该“物件”的利回在9.6%。这样,你大约可以在不到11年收回成本之后坐收渔利。

以我看到的资料的感觉,利回一般在8%上下,能到10%的都不多,就属于“高回报”投资。但是用脚后跟也能想通,利回通常不可能是宣称的那么高,“实质利回”恐怕一般在5%上下甚至更低,能到百分之七八就已经是“高回报”了。原因很简单,一是“入住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另一个,当房东不是光收钱,还要有支出的。

如果运气好,一个房客可能连住好多年,但运气不好的话,空好多年的可能性也有。想要入住率高,有很多注意事项:立地(交通,学区,医院,购物),选择针对人群,合理制定房租,主动寻找房客,等等等等。日本还有那种代租的服务,就是已稍低的价钱把房子交给代理商后就收代理方的租金,房子是住是空都可以收租,代理租给谁,以多少钱租出去就与你无关了。这就是低风险低收益。

买了房子除了最开始买房的钱,还有很多支出等着呢。首先,除了房子的售价,你要交中介费,各种各样手续的费用,大概要相当于售价的3-5%。买房子还要交取得税(大多数为居住用的房子都会免,投资用的就不一定了)。卖房子要交所得税。房子给儿孙还要交继承税。

房子到手之后还有呢,每年要交固定资产税,这个根据公示的地价和房子的面积由国家定,每年交一次(象我家每年要交13万多日元)。如果是楼房的话,物业和修缮基金也是要房东交的。这个定价一个楼一个样,每年也有变的可能。通常住户越多的楼越便宜,施工信誉越好的楼房越便宜,因为交的人多,维修等支出的少,自然就便宜了。我见过一个比较离谱的房子,和我家一个学区的,卖的很便宜,不到三千万,但每个月管理费修缮基金居然要交六万多!这长期来看显然是不合算。别墅型的没有这些费用,但很多事情要自己动手或者花钱,算起来也不见得少支出多少。所以购房之前这些都要确认好。

总之,在中介天花乱坠的宣传后面很可能藏着很多看不见的支出和风险,要大胆,也要谨慎。

现在每天能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少,敲一篇长文往往要分好多天。买房子的话题先写这么点儿,其实还有很多的方方面面。如果有读者有具体的要求和疑问再一一作答吧。

两个比较大的日本不动产门户网站:

SUUMO:http://suumo.jp/
HOMES:http://www.homes.co.jp/

 

新岗位一周

On 2010/10/11,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上班一个星期了,过来倾诉一下。说是一个星期,但因为我九月的时候每周都在公司那边呆一天,所以,算算在新职场其实已经有两个礼拜了。

首先感到的当然是“忙”。如果说在大学的时候产品是“论文”,那么这个产品的交货日期基本上是没谱的。老板如果不催的话,研究者就是和自己搏斗。而公司面对的是客户,客户不会说“你悠着来”,活儿拿到的时候交货日期就定好了,拿不出来信誉就没了。

刚刚上班活儿就来了。主管介绍了一个大概后自己先捅咕了捅咕,周三就去和客户接洽,了解对方要求的详情。期限是一个月多点儿,估计内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要有个样子。

时间紧任务重,水平低经验少的我老人家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因为公司小,没有什么培训什么的,就得自学成才。但老板也不是糊涂人,派活儿的时候心里应该也有数儿,知道这个活我应该可以上手。我也觉得并不是什么不着边际的棘手难题,但毕竟本科时学的东西都已经十多年了,早就扔到姥姥家去了。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姥姥家,然后翻箱倒柜把扔掉的知识和技能找回来。现在还是用到哪里查哪里,枝零破碎,等这些碎片一点儿点儿联系在一起,就应该可以得心应手了。

火速在当当网上购入大量相关书籍,前些日子送到之后发现不出所料,国内人写书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出书,而不是为了让读者看懂和应用,基本上都是网上能找到的最基本的东西,并不实用,看来还是得翻日语书啊。日语书除了贵点儿,没有别的障碍。

通勤是需要克服的一大关。其实从我家到公司一共是22公里,并不算远。但是通勤需要--京都市地下铁--JR--巴士--这三段,每一段都是12分钟,加上等和走的时间,一共要一个小时前后。晚上还好些,早上碰上通勤的高峰,还真是挺挤的。又一次JR上有人晕倒,导致晚点,车来之后勉强挤到车厢里,门关上后就被挤到门上,哎,据说这在东京对工薪族是家常便饭,我还是头一次。不过通勤也有好处,在车上不挤的时候,可以掏出本书读一读,虽然短,但加在一起也是很客观的时间,争取能每周一本。

跟新职场的人打交道也是必修课。公司人少,都是搞技术的,平时交流并不多,因为大家都是在低头忙着自己的一摊儿。但中午吃饭基本上是在一起,还是能扯扯淡。不过,不像大学里都是同龄人,而且有男有女,有各个国籍的,话题比较多。公司里年长的巨多,共同关心的话题暂时还比较少,还远远没有“打成一片”。顺其自然吧,投不投机要有些缘分。

如果读者里有搞电力电子(非器件)与电机驱动控制的同行,还望多多联系,多多指教。

 

研究者的最后一天

On 2010/10/01,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很久以前,我们唱“十九岁的最后一天,阳光似乎也被带走”。今天是俺在大学里呆的最后一天,阳光就没出现过。

上班以后,平时恐怕连去医院的时间都没有了,所以,今天俺的第一件是去医院,开了些过敏性鼻炎的药。这是老毛病了,现在的药比以前好了,也不困也不渴,开出些药备着,省着到了公司狂打喷嚏的时候束手无策。

从医院出来看也没有合适的巴士,决定走着去学校。以前都是走路上班的,搬家之后远了就改坐巴士了,今天有时间有心情,走一走。

老天很配合地在这个时候飘起了雨,丝雨。不大不小,不用狂奔或者躲进咖啡馆,也不可以悠悠哉信步而行,就这样穿过京都御所,然后在出町柳过鸭川,疾步走了四十分钟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但是不出意外,我所在的屋子还是黑着灯,我依然是早上第一个来的。

这就是研究者典型的生活方式,自己支配时间,自己计划工作,自己总结结果,很多时候自己就是自己的老板。

所以,研究者大多不愿意离开学术界,我想,其中有很多不是真的喜欢“研究”,真正难舍的是这研究者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起草了一封告别的Email发给研究室的邮件列表,表达了一下感谢之情。中午照例和研究室的女同事们在食堂吃午饭,以后的午饭时间就彻底没有女同事了,新公司里清一色的雄性,这恐怕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胃口和消化。

吃过饭用摩托往家折腾了一箱子资料,虽然恐怕以后不会再用上,但就这么扔了也太可惜,先搬回来再说吧。天一直下着牛毛细雨,细的不穿雨衣也不会湿。

回到学校后几个研究相关的同僚和学生三四个人又做了一次最后的讨论,看看我剩下的工作有没有谁感兴趣接下去总结总结。找到工作之后很久没有说起研究了,今天谈谈写写画画之后还蛮解脱的,否则似乎总是没画上一个句号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做最后的打扫,不要给别人留下垃圾。到了晚上,和还在研究室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就和往常一样回家了。

明天一觉醒来就要匆匆忙忙开始钻到电车里通勤的日子了。想做一个合格的公司职员,第一关要过的就是这个按点儿上班,按点儿下班这种钟表似的节奏感吧。

还有,从明天起,白天不上推发推了。

 

挑战大胃王

On 2010/09/19,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今天中午,俺干了一件老顽童似的事儿,挑战大胃王!14分钟之内干掉一海碗超级拉面。

上午和研究室相关的一些球友去踢市内足球,完事儿一起去旁边的一家饺子王将吃饭。饺子王将是日本的一家中华料理连锁店,属于同行中的“大手”,很多日本人超喜欢去那里吃。但作为中国人,实在是不以为然,我到了京都还一次也没有去过呢。

在门口就看到了这样一个海报:超大量四川拉面,14分钟内吃光的话,不要钱!(吃不完的话要付1050日元)。

踢完球比较兴奋,加上要告别这个研究室了,在一起图个乐呵,最关键是觉得这样的事儿挺好玩儿。就当即拍板,就吃它了。本打算拉上几个和我一块儿挑战,但后来其他兄弟都觉得还是看着我吃比较过瘾。于是,俺就只能单挑了。有个学生立刻拿出iPhone检索到了一个吃过的人写的Blog,说最难的是汤太烫,应该一个手吃,一个手凉。我也想了想对策,准备了四个小碟子,两双筷子。

没有多久就上来啦,还真是挺吓人,大大红红的一海碗,比普通的尺寸直径要大上一倍,面的上面堆满了豆芽。还没来得及照相,店里的人就开始计时了。开吃!用勺子尝了一下汤,果然如意料之中烫嘴。二话不说,把四个小碟子都放上拉面,不吃碗里的,先吃碟子里的,吃完一个盛上一个,轮着来,这样就不会因为热影响速度了。吃的时候手不闲着,一个手托碟子,另一个手把面放到嘴里之后,嘴嚼着的时候,就一直翻腾碗里的面和汤,为了让它们更温一些。旁边有人给我报时,我大约在八分钟的时候就把面都捞完了,剩下的时间对付汤。手持两把勺子,右手盛汤一勺一勺喝,左手一直搅和碗里的。汤还是很有挑战性的,对一般的日本人就是非常辣,对我还好,没觉得因为辣难以入口,关键还是热,但因为一直翻搅倒也不算烫嘴,一勺一勺地喝到还剩两分钟,我就把勺子放下,站起身来,捧着大腕喝,看着很豪放,但其实从时间上看我已经不着急了,缓缓喝完之后,还剩三十秒!

上图:最后两分钟捧起碗喝汤的“壮举”,可见海碗之大。

上图:最终的战场。

午饭的钱省下了,好奇心满足了,自我挑战完成了,周围的人也乐呵了,现在该肚子难受了。

刚开始甚至有一点想吐的感觉,这个感觉似曾相识,后来想起来就是中学生的时候拿起啤酒棒子对着嘴儿一口气吹完的感觉,十几年都没有的感觉。还有就是热,大汗淋漓,衣服全是湿的。吃完之后为了更好更快地消化,我就一直在地上溜达,直到大家都吃完散伙。

研究室的讲师用相机录下了我的吃相,恐怕要成为研究室的新闻。我现在还没有文件,等过几天我也要看看当时是个啥情况。

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傻,但这种经历真的很好玩儿,一辈子应该有一回,但就一回足矣。

备注:俺今天的晚饭吃的是回转寿司,并不比平时吃得少,看来,汤就是汤,管饱但不抗饿啊。

 

如果说Life is a cycle,那么我的人生在下个月起要来一个大大的轮回。从这个国庆节起,我将离开大学,进入公司,放弃搞了十年的“非线性”,“分叉”,“分段平滑系统”,“数理生物学”,“斑图形成”……等一大串有玄机的关键字,重新翻开大学的课本,回到我本科的专业,做一个工程师。

我出身的哈尔滨工业大学被称为“工程师的摇篮”,因为再好些的大学都是“美国工程师的摇篮”,所以,如华为等本土技术型企业中,有大量哈工大的学生。我在这个摇篮里接受“电气工程系-工业自动化专业(校内俗称65专业)”的本科教育,硕士的时候中国向国外靠拢,搞研究生院的专业改革,我所在的专业叫“电力电子及电力传动”,说白了就是怎么让电动机好好转的技术。本来也是做着工程师的梦,打算混到硕士就象大家一样去“中兴”“华为”之类的企业去打拼了,可是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把我领到了另一条路上。

硕士,博士,助教,博士后,一路走来,在大学里面摸爬滚打了十一年。渐渐地发现身边的博士后越来越多,仅我所在的研究室就有十余人,大家都在这个如同黑社会一般的学术界里面战战兢兢地寻找着自己明年的出路。本来一心想要作个大学教授,带自己学生,搞自己课题,被人称为“马老师”。但这个美好的憧憬在拿到博士后的六七年里,被一张张从各地大学里退回来的带着“残念”二字的回信给涂的渐渐模糊,以致后来完全看不清了。

虽说“书山有路勤为径”,但“学海”既然“无涯”,你不能让我一辈子都“苦作舟”啊。说不清是学术界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学术界,总之,去意已决。

“转型”这个念头几乎是和要买房同时萌发的。因为如果还在学术界,就不保证下一个位置是在北海道还是九州,既然喜欢京都,那就换个活法吧。很多人都说我“犟”,其实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固执的人。

Change, we can.

“就职活动”从今年初开始,一切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我本来以为哪个公司会傻到要这么一个三十多岁只会纸上谈兵搞理论研究的老博士后啊。但和一些公司和中介实际接触下来发现自己还不是一文不值的,也许只值一文。

首先,很多中小型企业往往很难招到有“博士”学位的人,虽然在大学里面不觉得怎样,到了外面,这个称号有的时候还真是有点儿光环。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一个“工学博士”是具有科研和开发的潜能的。这对很多中小企业是求之不得的。

其次,“能说流利日语和英语的在日中国人”这个平时不太注意的身份,对企业来说有一种魅力。这个就要感谢国家了,中国现在这么牛,日本的企业都想方设法地要和中国的同行拉拉手,有时甚至是盲目的。所以,招个中国人进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的上。

最后,最重要的还是我在“工程师摇篮”里面接受的“规格严格,功夫不到家”的专业。“工学”对大多数公司来讲适用程度要比“理学”“文学”什么的要好些。最终相中我的企业也是因为看到了我硕士的“电力电子及电力传动”这个专业才对我感了兴趣,对他们来说,十年学术研究的方向并不重要。

就这样,我在十多年之后来了一个“团身540度空翻”,平稳落地,回到了电力电子工程师的角色。

人多说大学里面是“象牙塔”,但只有在这里面的才知道这颗“象牙”是什么货色。不过大学不管怎么变质,与会社里面的社会肯定还是不一样的。工作的内容,方式,方针都需要尽快地去习惯。我相信“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哲学能帮我跨过这个门槛。

如果有在日本公司工作的经验的网友们看到此文,还望多多提供入社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