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山神护寺

On 2012/05/30, in 老马视角, by Yue Ma

2012年5月28日,独自一人去高雄山的高山寺(世界遗产)和神护寺走了走。高山寺更古更幽,但神护寺更气派,更宏伟,感觉更好些。

神护寺,和平安京同时建造(公元794),始称“高雄山寺”。后来,在天长元年(公元824)与河内国神原寺合并,才有“神護国祚真言寺(じんごこくそしんごんじ)”的名字。高僧“空海(弘法大师)”和“最澄(传教大师)”都曾在高雄山寺活跃过。特别是空海从唐朝回来后,大同4年(公元809)起曾任14年住持。空海后来在高野山建立金刚峰寺,再后来,弘仁14年(公元823)受赐东寺。现在东寺是真言宗的总本山,但高雄山寺(现神护寺)作为真言宗立教酝酿的基础,亦不逊色。

后来因为灾害,神护寺曾一度荒废,直到“文觉上人”于寿永3年(公元1184)得到朝廷援助,才得以复兴。这一段在《平家物语》中略有提及。应仁之乱时,寺庙再次毁于战火,元和9年(公元1623)起,由“龙严上人”再建了楼门,昆沙门堂,五大堂,钟楼。到了近代,昭和十年又新盖了金堂和多宝塔,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高雄地区看似远离市区,但其实有巴士还是蛮方便的。JR巴士高雄京北线从京都站出发(山城高雄下车)每小时三趟车,京都市巴士8号线从四条乌丸出发(高雄下车)每小时一趟车。单程大约要50分钟,下车后要走约20分钟(高山寺是下车即到)。红叶旺季的时候会有临时加车,但那时山路堵车也厉害。虽然长了些,但这里的自然和名胜值得一去。另外沿着清滝川(Kiyotaki-gawa)的散步道走3公里多点儿就可以到嵯峨野一带。如果有时间和体力,这里是可以玩儿一大天的。

【数据】

神护寺的脚下就是清滝川,我从高山寺下来,过了红色的高雄桥就可以看到神护寺的参道的宽宽长长的石阶了。溪边边有旅店,溪水清澈见底,一直流向岚山的大堰川。

从这里上去要走很长的石阶参道,路边有几间料理店,茶社。还有个叫“砚石”的巨岩,据说是空海以此为砚,向对岸的投笔书匾。

终于,气喘吁吁地走到了神护寺的“楼门”前,因为它高高在上,从台阶下看起来异常雄伟。此门建于元和9年(公元1623)。

楼门边上有个叫“本坊”的院子,其实就是此庙的“事务所”和书院。

进的楼门是宽阔的沙地院子,右手是红色的“和气公灵廊”。“和气公”即“和气清麻吕”,是主张营造平安京的忠臣,并与迁都平安京同时在爱宕山修建包括“高雄山寺”的“五坊”(现存仅两个)的人。

绕过灵廊,有台阶通向钟楼(照片顶上的建筑)。钟楼并不公开,但据说里面藏有的梵钟高148cm,口径80cm,是“日本三名钟”之一,属国宝级文物。

金堂,即神护寺的本堂。内供有国宝级文物“药师如来立像”,高170cm,被认为是在神护寺之前的河内国神愿寺开创时制作。

金堂前有大台阶,向下看去是五大堂(前)和昆沙门堂(后)。

有台阶继续上到金堂的后面,是“多宝塔”,这个建筑相对比较新,建于昭和年间。里面供奉着“五大虚空藏菩萨像”,据称制作于承和3年(公元836),与金堂的药师如来同属于贞观时代的真言密教雕刻的代表作。

金堂前有条小路,有牌子写着走100米可达地藏院,可见绝景。走过去一看,果然是!高雄山夹着溪谷,层峦叠嶂。这里据说是高雄地区观赏红叶的第一名所。旁边有休息处,可以买素烧的小碟许愿向山下扔。日本很多高山上都有此一项,有的是扔瓦片,有的是扔小碟,称为“かわらけ投げ”。

从地藏院绕回来,又过金堂,五大堂和昆沙门堂,就会看到有个不起眼的小屋,叫“大师堂”。是空海的住房遗迹。里面又安正4年(公元1302)雕刻的“板雕弘法大师”。每年只在11月1日至15日公开。

转一圈后就回到山门前。总的来讲寺庙并不大,但是宗教,历史,自然结合的很好,结构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并且这里毕竟立地比较偏,寻常的观光客很难涉足与此,所以颇为宁静,值得静心一游。

 

二尊院

On 2012/05/28, in 老马视角, by Yue Ma

知道二尊院这里其实是在红叶的时候,特别是进门后长长的参道被称为“红叶的马场”,尤其有名。昨天第一次去,春色稍晚,但夏暑未至,虽不是严格的“新绿”,但依然生气勃勃,并无墨色。

二尊院在小仓山东麓,距离岚山名胜并不远,从JR的“嵯峨岚山”站向西北走不到20分钟,或坐京都巴士(不是京都市巴士)在“嵯峨小学校”下车走5分钟即到。这里官方的名称比较长:小仓山二尊教院华台寺。所谓“二尊”,是指“释迦如来”和“阿弥陀如来”二佛。是受嵯峨天皇旨义,由慈觉大师在承和年间(公元834~847)开山。应仁之乱(公元1467~1477)时各法堂皆遭焚毁,但在后来的几十年里又都重建,保存至今。明治维新之前,该寺因受旨承办御所法事,与公家(重臣)交流甚密,很多名流的祖坟还在这里。(以上粗译自二尊院入口处发的册子)

【数据】参拜时间:9:00-16:30; 门票:500日元。

入口处的茶社

进门可见的长长的参道,秋天时被称为“红叶的马场”。

穿过参道,即可看到勒使门(唐门),挂匾“小仓山”。

进得门来,即见本堂。

“二尊院”的匾额,是后奈良天皇所赐。

本堂中,有一首题诗。不知道如此断句对不对?

“国宝何物,宝道心也,有道心人,名为国宝,故古人言,径寸十枚,非是国宝,照于一隅,此则国宝,古哲又云,能言不能行,国之师也。”

绕过本堂后,有长长的台阶继续上山,山上多为古墓,皆是以前的名士名臣。上图为桃山时代的豪商“角仓了以”的墓。此人在京都修运河搞船运,他的工程(大堰川,高濑川,等)现在也都在。

很多家墓都是这样有界有台,很气派,但大多布满了青苔,看来早已无后人维护。也能看到不少新墓,应该是有钱的大户人家吧。

境内安静得很,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等到了秋天,恐怕就不是这样的氛围了。

从二尊院出来,找了个阴凉地方吃个饭团,准备去下一个地点。这时过来个人力车,车上坐着两位太太,这在岚山一带十分常见。帅哥停下车后用十分流利的英语为游客讲解二尊院,有问有答,绝不是单纯地背诵一段英文介绍。心生佩服,一个看似简单的职业居然需要这个高端的业务水平。

 

地震进行时

On 2011/03/13,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先报个平安。这两天收到很多电话和Email来确认俺和家人的安危。很抱歉更新迟了,让亲人朋友担心。感谢大家的慰问,请大家放心,俺们这里没事儿。

昨天下午(3月11日)两点半左右,我正在被三台马达的工作折磨着,当时单腿手拄着桌子思考,就觉得有点儿眩晕,不是那种地震的摇动,而是有些象摇篮的那种低频的晃动。第一反应就是最近太累了,都有点儿晃了。可听见身后的几个同事也小声交流说怎么觉得悠啦悠啦啊,才意识到:这是地震。实验室马上沸腾,上网确认马上就知道宫城县发生了大地震,不妙。但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各自忙各自的工作。

昨天加班到很晚,一直也没有上网,回家的路上用手机看才知道事态严重。回家后看了电视画面就惊呆了,这不是好莱坞的电影,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啊。

按照日本的建筑等级,如果同样的地震发生在陆地,不见得会有如此大的波及面。但这次海中断层错位造成的海啸确实是让日本的防震建筑也防不胜防。加上地震和余震影响电车运行造成的首都圈交通混乱,核电站被海啸破坏造成的核泄漏,种种方面的受害影响了整个日本,特别是东日本。

最近继新西兰和中国云南之后日本又发生8.8级地震,可见地壳活动之频繁。这个级别的天灾即使是在多灾的日本也绝对是重量级,不过日本的政府和人民在灾难面前表现的依然是冷静和有序。1995年阪神大地震,受灾严重,可我99年到日本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告诉,我是绝对想象不到这里是刚刚发生过地震的地方。

“救灾”和“灾后重建”应该是日本的长项,希望这个国家和民族能迅速把“震”转变成“振”,重新找回凝聚力和自信心。

祈祷当地更多的人平安。

 

春不晚

On 2011/02/06,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今天是初几了?懒得数,反正是正月里的第一个星期日就是了。

今年的大年三十儿是平日,甩给新入社的“小孩儿”几个指示之后就匆匆下班回家,有班不加算是给除夕一个很大的面子。但大年初一还是照常上班去也,午饭时和同事们聊起今天是中国人的大日子,有人问中国人春节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么?还真把我问住了。想想自己昨晚,除了看春晚也真没什么可作的啊。

“春晚”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每年看完之后都会痛骂自己,这么烂的东西也看,弱智!可365天之后还是会屁颠儿屁颠儿地被它折磨,这不是受虐狂么,看来人的忍耐能力真的是没有底线的啊。还有一种心理能让人这么一年一年地挺下来,那就是总有一种期待:去年的已经糟烂到那个地步了,今年的不会比去年更糟了吧。但事实证明,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春晚我同时还在看推特上大家的各种调侃,这显然要比春晚本身好玩儿多了。明年索性关掉电视只看Timeline就好了,

哎,去年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去年对我,对我家,那都是波澜壮阔的一年,很是虎虎生风。但虎年过后,只希望今年能平平安安,祥祥和和一点,象一只不喜欢跳的懒白兔儿一样就好了。哪怕是输给乌龟也行,只要稳稳当当地一年就很满足了。

除夕之夜还是有一点值得纪念的,那就是,自从有牙以来,这是第一个没有吃饺子的除夕。我还是今天在京都地区的留学生春节晚会上才吃了兔年的第一次饺子,当然是超市冷冻的。理由很简单,腊月里吃了太多次的饺子,有点儿吃伤了。

春节过后的几天里,这里天气暖洋洋地让人有春天已经到来的错觉。我虽然是生在东北长在东北,但现在想想我除了喜欢滑冰和滑雪之外,对冬天并无什么好感。春天快来吧。

 

年终初雪

On 2010/12/31, in 老马日记, by Yue Ma

一边看红白歌会一边把这篇Photoblog写完吧。作为向2010年的告别贴。

这个冬天的雪来的正好,今天下,明天好像还要下,作为一场越年之雪,为节日增色不少。

在京都,下雪虽不是奇事,但也算难遇。能留下雪景的大雪一年也就是一两次的样子,其他都随下随融,更象是雨。这个时候下雪最好,不会影响通勤时间的交通,不喜欢雪的可以休息在家,喜欢的也有足够的时间出门踏雪,各取其乐。

早上睁眼雪已经在下了,女儿爬上窗台兴奋异常,带她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雪一直也没停,DSLR怕雨雪在包里没有怎么拿出来,就用防水的随身机,边陪丫头玩儿雪,边采了些雪景。

 

家出来就是御池通,两边的树都被银装素裹。

 

市政府广场在日本完全没有“衙门”的印象,人们在这里玩儿雪,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雪人。

 

想想不到一个月之前还是红叶正盛的时节,秋天一转身,世界就从红色变成了白色,仅有一些倔强的还能存在,却也已成了白雪的点缀。

 

鸭川,作为京都的动脉,它最能敏感地感觉和体现京都季节的变化。

最后来一张虽负莹莹白雪却还能傲立的小小小小花吧。

祝朋友们在2011年象雪中花一样骄傲,象花上雪一样纯真。

 

岁岁年年

On 2010/12/25, in 岁月随想, by Yue Ma

圣诞&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