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不晚

2011/02/06 - 4 条留言

今天是初几了?懒得数,反正是正月里的第一个星期日就是了。

今年的大年三十儿是平日,甩给新入社的“小孩儿”几个指示之后就匆匆下班回家,有班不加算是给除夕一个很大的面子。但大年初一还是照常上班去也,午饭时和同事们聊起今天是中国人的大日子,有人问中国人春节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么?还真把我问住了。想想自己昨晚,除了看春晚也真没什么可作的啊。

“春晚”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每年看完之后都会痛骂自己,这么烂的东西也看,弱智!可365天之后还是会屁颠儿屁颠儿地被它折磨,这不是受虐狂么,看来人的忍耐能力真的是没有底线的啊。还有一种心理能让人这么一年一年地挺下来,那就是总有一种期待:去年的已经糟烂到那个地步了,今年的不会比去年更糟了吧。但事实证明,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春晚我同时还在看推特上大家的各种调侃,这显然要比春晚本身好玩儿多了。明年索性关掉电视只看Timeline就好了,

哎,去年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去年对我,对我家,那都是波澜壮阔的一年,很是虎虎生风。但虎年过后,只希望今年能平平安安,祥祥和和一点,象一只不喜欢跳的懒白兔儿一样就好了。哪怕是输给乌龟也行,只要稳稳当当地一年就很满足了。

除夕之夜还是有一点值得纪念的,那就是,自从有牙以来,这是第一个没有吃饺子的除夕。我还是今天在京都地区的留学生春节晚会上才吃了兔年的第一次饺子,当然是超市冷冻的。理由很简单,腊月里吃了太多次的饺子,有点儿吃伤了。

春节过后的几天里,这里天气暖洋洋地让人有春天已经到来的错觉。我虽然是生在东北长在东北,但现在想想我除了喜欢滑冰和滑雪之外,对冬天并无什么好感。春天快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