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ucket List

2009/03/09 - 1 条留言

最近加入了Rakuten的网上租碟服务,每月980日元4张,每月1980日元8张。把想看的碟在网上加入列表,每次就会有两张送上家门,看完扔到邮筒里就还了,然后下两张就会来。虽然不便宜,但比上Tsutaya去挑去还要省时省力,长期使用还有打折。虽然包括Tsutaya等也有网上租碟服务,但都是8张的套餐,可对我来说,也就是周末有点儿时间,每月4张应该也是足够用了。

昨天看了一个2007年出的叫《The Bucket List》的片子。汉语翻译成《遗愿清单》,我觉得不太合适。因为遗愿是指到死也没有完成的愿望或者希望死后如何如何安排。这和片子中的The Bucket List是完全两回事儿。相对来讲日本引进的翻译叫《最高の人生の見つけ方》(意思是:发现最精彩人生的方法),要更恰当些。因为The Bucket List讲的是要在人生的最后的时刻要完成的事情。

有关剧情和很多评论到豆瓣去看就很清楚了。

人生无常,片中的两位主人公都被医生告知还有不到一年的余命,才刺激他们毅然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最后还是以珍惜家人扣题,闪亮地燃尽了最后的时光。

看完之后很有感触。想起了看鲁豫有约中采访李连杰的两集。那里面李连杰总是提到车祸如何如何,让鲁豫总是觉得很不吉利。李连杰其实并不是担心会有车祸这样的灾难而整天提心吊胆的意思,而是像告诉大家,人很脆弱,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画句号了,在还能做的时候把自己想做的做了,就无悔无憾了。所以他在08年全身心地扑在他的“1基金”上。而这些,都是在他亲身遭遇印尼海啸后的大彻大悟。

没有人可以保证我们一定还有多少时间,更多的人甚至都没有人告诉还剩多少时间的时候就去了。所以,想做的事情,该做的事情都努力去实现吧,别总是说自己没有时间,等真的没有时间的时候就什么都来不及了。或许这就是得到最精彩的人生的方法吧。

论文剽窃的问题

2009/03/06 - Comments Off on 论文剽窃的问题

最新的一期SCIENCE(3月6日)的POLICY FORUM专栏刊登了一个有意思的文章,是关于论文剽窃的各方反应的调查。

德克萨斯的研究人员用工具自动对MEDLINE数据库中的论文进行对比调查,从文字表现,引用文献等相似度判断,抽出了212对有可能涉及剽窃的文章,他们有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相似度。然后他们综合一些其他信息对其中163对文章的作者和杂志编辑发布了问卷,回答数很高,有144个反馈。

在接到问卷之前有93%的原作者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文章被抄袭,基本的反应是愤慨。

而抄袭者的回答就多种多样,(1)有28%完全否认,(2)有35%承认有“借鉴”了以前的研究并基本上做了道歉,(3)22%的说主要是合作者或者学生写的文章,本人并不太清楚,(4)另外还有17%比较搞笑,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为什么出现在了文章中。

如果这个调查在中国做,结果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恐怕(1)和(3)的比例会接近100%,至少从已经被揭发出来的某些Case来看,基本上都是“打死我也不说”的态度。

原文中还介绍了几个工具来查找抄袭的文章,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个需要,看看自己的文章是否被剽窃,或者用来找找是否曾经有人曾经做了类似的工作。

There are now dozens of commercial and free tools available for the detection of plagiarism. Perhaps the most popular programs are iParadigm’s “Ithenticate” (http://ithenticate.com/) and TurnItIn’s originality checking (http://turnitin.com/), which recently partnered with CrossRef (http://www.crossref.org/) to create CrossCheck, a new service for verifying the originality of scholarly content. However, the content searched by this program spans only a small sampling of journals indexed by MEDLINE. Others include EVE2, OrCheck, CopyCheck, and WordCHECK, to name a few.

很遗憾,目前的工具还只能是揭发剽窃,而对于更有技术含量,更有危害性的:论文造假还是毫无办法,只能考学者们的自觉,揭发机制还有惩罚措施来约束了。

附上原文中的回信抽样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