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

2009/12/17 - Comments Off on 节能减排

在哥本哈根,大家为如何能够不影响发展的前提下缓解全球变暖的问题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在这个“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人还去管“可持续”这种身后之事。

地球的环境越来越糟,不禁想到现在的学术环境之每况愈下。现在学术界这个热,研究者这个躁。大多数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东拼西凑的倒腾,想让自己变得更热。在这个“文章数引用数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几个先生还热心于“教育”这种身后之事。

学术界也应该节节能,减减排了。少出些垃圾,多节约一点儿人民的税金。让这个过热的环境也凉快凉快。

可惜学术,所谓无国界,所谓无权威,哪里像COP15那样能提出个数字化的目标,更不用说去执行了。

难之更甚啊。

道歉否

2009/11/13 - 6 条留言

奥巴马同学要来亚洲转一大圈,这几天日本关于此话题比较多,昨天的新闻节目News Zero里做的一个访问很值得思考。

奥巴马表示要访问广岛和长崎这两个倒霉的城市(因为美国的枪击事件,访日延期,好像去不了),那么他会否针对60多年前的两颗原子弹道歉,就成了媒体的焦点。昨天的新闻里分别采访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当年扔下长崎那一颗的飞行员;另一个是日本的,九十多岁的幸存长崎老奶奶。

美国的老人说:奥巴马不应该道歉,因为就45年的情况来看,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美国没有必要道歉。根据民意调查,这似乎也是大多数美国人的声音。

另一方面,日本的老人说: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长崎被建设复兴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是对死者最好的交代。奥巴马对原子弹道不道歉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对将来不再使用原子弹作出承诺。

昨天也是日本现在的天皇即位20周年的纪念,在东京的皇居,明仁天皇做了个简单的讲话。他呼吁不要忘记昭和时代日本做过的事情,要为今后的和平作出努力。

与此相对,我们的初等教育还在不断地植入仇恨,一群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同学们整天跳着脚让这个道歉,让那个道歉,一有谁道个歉我们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关键就是挣这个面子。何必呢。将来的和平不是更重要么。

Sesame Street 40周年

2009/11/04 - Comments Off on Sesame Street 40周年

今天Google的Logo变成了这个,点开一看原来是Sesame Street这个儿童节目在美国开播40周年纪念。

恐怕很多中国人对此系列节目不是很熟悉,在台湾将其称为“芝麻街”。我是不久之前打算教芊芊One two three的时候在Youtube上找到这个1972年的节目片段后才慢慢知道Sesame Street这个节目的。不同于一般的动画节目,Sesame Street里面多是用人操纵的木偶来表演,很多片段非常有创意,也有大量的歌舞内容。节目都很短但看得出制作之用心。

在iTunes的Podcast目录里面有Sesame Street的频道。芊芊最喜欢了,我的iPod Touch里面全是这些节目,芊芊自己经常摆弄着看,看完就满嘴跑外星人的语言。

在节目的主页中也有大量节目视频的在线观看,按照各种分类组织的很好,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游戏,相关内容的下载等等,即使不在美国也一样可以体验人家的创意。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2009/11/02 - Comments Off on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这个人就是Michael Jackson。昨天一家去电影院看了根据MJ生前演唱会彩排时的片花剪辑而成的电影《This is it》。真的,看过之后就像有个幻觉:这个浑身都是发条的人还活着。对他的离去无比惋惜,无比怀疑。

除了结尾出字幕时唱的新歌This is it之外,其他歌都已经熟悉的不得了,他的舞也看过无数遍,可是它还是能让你目不转睛,全神贯注,被他吸引。这就叫阴魂不散?

我想连他自己和此电影的发行公司都没有想到他在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不离不弃地歌迷。上映首日就有两千多万美元的票房,在日本也破了上映初期观看人数的记录,昨天发行公司已经决定将放映由原来的两周延长至一个月(别的国家和地区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延长)。

看来神话还会继续。

京都之美

2009/10/27 - Comments Off on 京都之美

京都24节气视频集。

阅读全文 ...

折腾完了

2009/10/22 - Comments Off on 折腾完了

这些天有点儿折腾大劲了。从14号到昨天21号,一个星期我做了六次飞机,到过六个机场,中间的巴士,电车就更不用说了,到现在脑袋还嗡嗡的振,身子也还有一种不着地儿的感觉。

数一数这几天的交通工具:

14日:出租车到京都站,巴士伊丹机场,坐飞机那霸机场,然后又坐飞机石垣岛机场,最后租车到住地。

16日:坐船到竹富岛。然后坐水牛车在村子里转了一小圈,晚上又坐船回来。

17日:和14日基本上反着,除了机场不同。还车,然后坐飞机到那霸,再坐飞机到关西机场,然后坐巴士到京都站,打车回家。

18日:骑摩托到火车站,坐巴士关西机场,坐飞机飞到北海道新千岁机场,然后坐巴士到札幌车站,再坐旅馆的巴士到旅馆。

19,20日就在旅馆开会,连门儿都没出。21日又和18号基本上反着来,坐巴士到火车站,再坐巴士新千岁机场,坐飞机神户机场,乘轻轨到三宫车站,换电车到京都站,最后骑摩托回家。

什么叫折腾,这就叫折腾。收获是,这些天在路上用iPod的Stanza把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