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东京奥运会的网上投票

2008/08/25 - Comments Off on 有关东京奥运会的网上投票

热烈庆祝奥运会圆满结束。

现在日本东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申请2016年奥运会。隔一届回到亚洲的可能性虽然不打,但东京现在似乎很需要这么一个“强心针”。可刚刚看到在Livedoor上的一个调查,问:希不希望东京主办奥运会。结果如下:红色是不希望,黄色是希望。投票还在进行,但目前来看,有三分之二的投票是反对的。

Blogger的中文版是机器翻译的?

2008/08/21 - Comments Off on Blogger的中文版是机器翻译的?

刚刚在Blogger上更新内容,发现在标题框的左边出现的是“职务”二字。这这这,难道是谷歌的幽默?故意把取了“Title”的职务的一个意思?

再有可能就是机器翻译的?

老萨说

2008/08/21 - Comments Off on 老萨说

此老萨不是那个被吊的,是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先生,他老人家昨天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了下面的话,被很多媒体放在醒目的位置:

中国人民表现的非常热情,我应该说在我一生当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这么一个干净的城市。

不知道老人家西班牙语的原话是怎么说的,但翻成汉语后会有两种解释吧。(1)从来没有见过北京象奥运会期间这么干净过;(2)北京是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干净的城市。

如果老萨说的是第一个意思,说明老人家还没糊涂,眼睛也没花。但如果是第二个意思,就说明88岁的萨马兰奇已经开始失去记忆了,他现在的记忆可能最多只有10天的时间。

老萨保重哦。

第一次吃钡餐

2008/08/20 - Comments Off on 第一次吃钡餐

JST的研究员每年都有个体检,不像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医疗机关来校园里配合学校保健所走一下,JST的雇员散布在全国,所以是我们去医院做非常正规的检查。有视力听力,验尿验血,胸透心电,还有眼底拍照。也许是上了年纪,今年检查的项目里多了这个用钡餐的胃部检查。俩字儿:难受!

首先,为了让胃部减少蠕动,当天不能吃早饭。早上送芊芊去托儿所的时候肚子这个叫啊,后来上坡的劲儿也没有了,就推着上去的。检查之前,还要打一针,是为了让胃部的蠕动停止。这一针可挺疼,到现在还有点儿头晕,也不知道是不是它闹的。然后呢,要喝一种发泡剂,为了产生气体把胃撑开,就像吹气球一样吧。有了气,胃胀,要打嗝放气还不行,必须尽量憋着,否则还要重喝,重灌气。没想到,这憋嗝可比憋屎憋尿难多了,我一共喝了三次才搞定。钡餐的“主食”是硫酸钡,我以为不定多难喝呢,可其实没什么味儿,不是那么难以下咽。喝了这种白汤,就开始上台子上打滚儿了,大夫在窗户里面指示着,一会躺一会趴,侧卧还有几个角度,还要憋嗝,又要屏气。头一回么,角度还摆不太好,大夫出来“塑造”我好几回。这通折腾,持续了能有十几分钟吧。全弄完了还要喝泻药,把钡餐排出来,真痛苦啊。

大夫送我出来跟我说:辛苦辛苦,希望明年您还到我们这里来。555,如果每次体检都像上刑一样的话,次数少点儿不行么。搞临床医学的多努力,开放出简单舒适点儿的方法好不,拜托。

刘翔是被谁推上去的?

2008/08/19 - Comments Off on 刘翔是被谁推上去的?

刘翔的退场让我想起了日本的野口(日本女子马拉松选手,雅典奥运会金牌)。野口是在奥运马上要开始的时候从瑞士的训练突然回国,然后就有官方消息:野口左大腿有伤,需要做精密的检查以及专业的判断。最终是在12日,日本田径队去北京之前由日本的奥委会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野口因伤退出比赛。与之相对照,刘翔的退场让人觉得太突然,太不可思议。

教练在紧急记者招待会上哭了,说刘翔一直是在拼命,伤是6,7年前的,16日还在奥运村做过检查,等等。好家伙,这么多事儿啊!那国人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啊?!九万人挤在体育场里,几亿人在电视机前,还有象我们这样的就在电脑前刷新屏幕,就等着刘翔冲刺呢。这会儿你们这帮孙子才蹦出来说刘翔有伤,这是拿刘翔当马使唤,拿中国人民当猴耍呢。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过知情权,居然连体育都是一样。所有事情都是到最后实在包不住了大家才恍然大悟。也难怪大家愤怒。

现在刘翔还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就这帮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的说法,好像刘翔死活要跑,他们怎么拽也拽不回来似的,我才不信呢。要真是那样,刘翔会忍痛跑到终点再退出,绝对不会选择在起跑线上转身。看刘翔一出场就是痛苦的表情,别说是运动员了,就是一般人,自己的腿能不能让自己跑动,自己应该最清楚,根本就不用上来试一下。我想刘翔是被硬推上来的。

罪魁祸首恐怕有两个,一个是体育的官员,而另一个是赞助商耐克。刘翔的镜头中非常显眼的就是大大的耐克商标的金靴。中国体育的唯利是图能让领奖的运动员穿着阿迪达斯听国歌,就肯定能让刘翔站到起跑线上。连面儿都没露弄不好属于单方面撕毁什么合同。而在中国,“上头”这个无形的大手一张开,谁也别想多说话,教练孙海平在这个意义上,应该就是一个拿刀的而已。这个无形的力量在开幕式上已经充分的行使了。

我想刘翔的退场也许也是他的一种表达方式。就像飞行员返航一样。都是国家培养的,但不满憋不住了,也要选择一个方式发泄啊。

在中国,英雄往往都不是“站”起来的,大多都是被“竖”起来的,什么时候能倒下也不是自己能说的算的。希望这个事情的更多幕后的猫腻能早日揭开,更希望刘翔能尽快恢复状态,卷土重来。

宇治川焰火大会

2008/08/12 - 1 条留言

到了夏天,日本各地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焰火放。京都周围比较大的一个是琵琶湖焰火,另一个就是宇治川焰火。

本来以为开车会很堵,但因为象这么想的人太多,所以车还真不是特别的拥挤。还有几公里的时候,远远的就已经能听到咚咚的声音了,觉得如果再靠近就会开堵了,于是看到一个小路就拐了进去。很巧,边上就是一大片农田,很开阔,附近住家的就拿板凳坐在田边上,摇着扇子很悠闲的在看。我们在路边找了个空地把车停下,下车抱着芊芊一起看。

规模真不小,一共7000发,放了有一个多小时。芊芊听见咚咚的声音就说害怕,但一停了她还问还有没有了。想起去年在国际会馆看焰火的时候她吓得嗷嗷叫,今年算是好多了。

数码单反照焰火要得心应手的多了。选了些自认不错的,与朋友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