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米兰

2006/09/28 - 1 条留言
Sep 28, 2006 – 25 Photos

决定把将要整理的关于欧洲十日的东西叫做“走马观花”。首先是因为我在那里的交通基本靠走。一次出租车也没打过,除了少数的地铁和公共汽车之外,就一直用两条虽然不长但是很粗的后腿移动。另外就是时间太短,所见并没有“深度”。有人一定会奇怪,十天怎么还短呢?其实算算来回在机场的时间,我一共有九天时间,其间陆续走了米兰,博罗尼亚,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罗兹,华沙,共七个城市,所以,哪一个都只能是走马观花。按照时间顺序,第一站是米兰。

10号下午五点多降落在米兰Malpensa国际机场。第一印象非常糟糕。我要乘Malpensa Express到40公里外的米兰市中心,可是我被机场的标示箭头指了几个来回才找到站台,也许是我太笨了?列车上人出奇的少,一个车厢只有五六个人的样子,搞的我总觉得是坐错车了。在车上按照显示的站名在旅行手册上对号入座,这才发现这个Express的终点并不是我想要去的中央车站,而是另一个叫Cadorna的车站。可是我的旅馆订在了离中央车站不远的地方,因为我以为会从那里出来。于是临时设计路线,出了Cadorna,转地铁2号线,到中央车站的前一站下车似乎离旅馆更近些。

第一个挑战就是在地铁站买车票。意大利的英语提示比我想像的要少的多,而且好多自动的机器都坏掉了,看了几个人买过车票后才知道要按哪些扭。上了地铁很奇怪的发现这里的地铁居然是开着窗户跑的!噪音自不必说,空气也不好。后来到罗马发现那里的地铁也是一样,也许是为了环保吧。出了地铁口,站在十字路口徘徊了许久才搞明白方向,还好,没判断错,很顺利地找到了自己预定的那家旅馆。因为第二天还要从中央车站出发,于是便趁晚上还有时间过去探探路,顺便找点儿食儿。

这个中央火车站充分体现了意大利的古典与现代的融合。不知道车站的建筑是不是改造自什么,但从外面看就象是一个古老的神庙,粗粗的石柱,大大的门,高高的屋顶,精细的雕琢,破旧的墙壁。但这里到处都挂着巨幅的时装广告,都是一个叫D&G的牌子的。虽然是衣服的广告,但其实穿的都很少,冷不丁看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但在意大利呆几天后就习惯了,因为发现那里的雕塑,美术中的形象基本上没有把衣服穿全的,看来这就是文化的承传。现代的东方还在为“脱还是不脱”争论不休,几百年前的意大利就已经考虑是“穿还是不穿”了。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就退房了,直接把行李拉到车站存上,然后就坐着开窗的地铁去了米兰的大教堂。意大利语中称这种大教堂为Duomo,很多城市都有。米兰这一座非常有代表性,它是意大利最大的一座哥特式建筑,于1386年动工,耗时500年!1887年完成。随处可以见到雕像,共有2000多座!遍布整个Duomo的墙壁与房顶,甚为壮观。但不巧的是,我去的时候,它的正面正在装修,无法览其全貌。内部是庄严的教堂,幽暗的光,一排排长椅,墙壁与顶棚布满了壁画和浮雕。进门的管理很严,露肩膀露腿的装束都不得入内。照相可以,但用三脚架不行,被警备警告了,可能认为三脚架的三条腿没穿裤子有辱神灵吧。在里面战战兢兢的走了一圈出来后,从侧面的楼梯爬到了Duomo的房顶。据说清澈的天气里从这里可以看到阿尔卑斯山脉。上去之后就知道,米兰的建筑似乎没有比这高的了,整个米兰一览无余。后来走过的意大利的城市也发现,在这个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里,历史留下的东西决不会被允许淹没在现代的发展大潮里,即使是新的建筑也要维护城市整体的风格。所以,没有其他城市可以象罗马,可以象佛罗伦萨,可以象威尼斯。但在中国,所有发展的城市长的都很象,和东京和纽约也相似,本该保留和发扬的特点消失怠尽。

然后拿着地图在Duomo周围逛了逛普通市街,走了走就发现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地图上的什么位置了。反正知道自己不会丢的太远,就这么闲逛,等找到一条地图上标注的路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米兰大学的后面了,正好,进去看看。这是一个红砖结构的老建筑,建于15世纪,有很漂亮的回廊,以前是米兰公立医院的所在地,现在医院搬到了对面的新建筑,这个老的给了大学。

转了一圈,在Duomo广场旁的麦当劳吃了顿午餐。出来后正不知道去哪里好,却看见一个红色的观光巴士开了过来,一问说周游一圈大约一个小时。还有些时间,就上去了。巴士的上层没有窗户,看街景很合适。观光巴士上有七种语言的即时解说,但没有汉语。就这样,在米兰市里的连接主要景点的道路上晃了一圈。在车上看那个Sforzesco城堡好像不错,下车后坐地铁又去转了一圈。这个城堡建于14世纪,15世纪易主,才叫现在的名字,达芬奇等文艺复兴时的大师都参与了它的设计。城堡附近有一个修道院,名画“最后的晚餐”就在那里的的一面墙上,1999年修复后公开。但时间比较紧,估计那里要排队,就没过去,稍留点儿遗憾。

从城堡乘地铁回到中央车站,取了行李后就买票去博罗尼亚了。

一共也就在米兰溜达了四五个小时。挑了些照片上载到了Google的影集服务PicasaWeb,点击图片进入浏览。有Google账户的欢迎留言。

回家咯

2006/09/22 - 4 条留言

正在倒时差,躺下半天睡不着觉,索性半夜爬起来折腾。

在意大利和波兰奔波了一个多星期,马不停蹄,颇感疲惫。特别是最后回程比较难熬,在华沙为赶20日早上6点半的飞机,要4点多起床,那一宿,归心似箭辗转反侧,明明定了闹钟可还是一再醒来看表。

9点到了米兰机场,就在候机厅开始漫长的等待。因为飞大阪的航班要将近下午4点,没有了签证也出不去机场。逛商店,买了本《National Geography》看了两个多小时。06年9月的这期NG封面故事是中国的振兴东北,里面讲到一对农村夫妇迫于生计外出打工,放下刚刚断奶的孩子在家,过年回家的时候孩子根本不知道他俩是谁。孩子刚刚开始会叫爸爸妈妈,却又到了上路的时间。小两口以泪洗面。我的眼眶也湿了,因为我现在太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了。我就想,芊芊啊,可别把爸爸忘了啊。

然后听iPod睡了20分钟,真是百无聊赖,懊恼自己的回程安排的失败。想起了电影Terminal中的主人公,那么长时间他是怎么呆的?

终于上了飞机,飞行时间要近12个小时。好在波音777上有点播系统,吃了饭,看了两个电影后,精力也差不多到极限了,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开始睡大觉。还好,这一觉睡得很香,睡了很长时间,但飞机上的睡眠也许可以休息大脑,但休息不了身体,刚下飞机的时候腿都不会走路了。

21日上午10点半多飞机着陆。出机场正好就是去德岛的巴士的时间,没有耽搁就上车了。这回倒是省了等待,可却也没有了午饭的时间。巴士还没上淡路岛就感觉肚子闹意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快到站了才醒。到家差不多两点半,意大利时间早上七点半,也就是说这回家的路整个儿折腾了二十七个小时。

不出所料,芊芊起初显然对我这个“陌生人”感到很奇怪,到我的怀里就开始哭。过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她才渐渐的接受我的存在。十天不见,小家伙胖了不少。喜欢两手撒开站着,很有成就感,很刺激的样子,哇哇大叫,然后往大人的身上扑倒,然后再爬起来,再扑倒,乐此不疲。

刚刚回来,会很忙,会尽量抽时间整理照片(有3.3GB之巨)和记忆。否则过一段时间怕自己都忘了。

明日起飞

2006/09/09 - 3 条留言

九月十日至二十一日,我将坐四次飞机,赶若干趟火车或者汽车,在五个城市(米兰,博罗尼亚,罗马,华沙,罗兹)的旅馆居住,还计划看看佛罗伦萨和克拉科夫两座古城。哦,差点儿忘了,还要参加两个国际会议。

听说意大利不太安全,更糟糕的是据说波兰还不如意大利。虽然是头一次去欧洲,但从图书馆借了三本日本人编的旅行手册,翻了翻,其详细具体让我安心了不少,看的我都觉得象已经去过了一样。

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家里的一大一小,回来后芊芊会不会把我忘了?那时侯芊芊会多了什么新本事啊?老婆会不会太累?哎,等丫头大了,咱们一家三?口一起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