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少子化问题的国际意识调查

2006/04/28 - 3 条留言

日本的“少子化”目前十分严重,人口高龄化的问题日益显现,针对此,最新的小泉内阁甚至专门设立的一个新的“少子化对策”的大臣。4月27日,内阁府发布了一个国际调查报告。调查在去年10-12月进行,以日本、韩国、美国、法国和瑞典五个国家的20~49岁的男女每国一千人左右为对象,调查问题围绕结婚,生子和育儿。

“想要的孩子人数”这个问题的答案各国最多的都是“2人”,其次是“3人”。当实际有的孩子数比想要的少的时候,问道“还要继续要吗?”。在日本的回答最多的是“不要”(53.1%);在韩国的答案也是“不要”超过了半数。而其他的三国都是答“继续要到希望的人数”的最多。问及“不想继续要孩子”的理由,日本和韩国回答“对育儿和教育投入的资金太~多~啦”的比例占到了最多。

另外一个主要的问题是“你认为在自己的国家生儿育女容易么?”。在日本,回答“不认为”和“基本不认为”的超过了一半(50.3%);答“认为”和“基本认为”的为47.6%。韩国持否定态度的更多,达到了79.8%。而在欧美三国的答案中,持肯定态度的瑞典是97.7%;美国是78.2%,法国是68.0%。

有关在学龄前儿童的育儿过程中夫妇二人的分担问题中,日本和韩国答“主要是妻子”的占到了七成。美国认为女方为主的占四成,而在瑞典回答“夫妻同等”的竟有九成!

从以上调查结果就可以看出为什么欧美的发达国家现在出生率开始回升,而日本韩国等却持续走低了。

如果这样的调查在中国做会是什么结果呢?我觉得在日本的条件下生养孩子已经是非常非常地方便了,真不知道瑞典那里会是什么样儿啊?!日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肯定会大量引入其他国家的经验,把少子化作为一个关乎日本未来的大问题来解决,政策应该会越来越好吧。

上文翻译自《朝日新闻》稿件

Technorati Tags: ,

俄罗斯去得去不得?

2006/04/18 - 4 条留言

因为六月份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有一个国际会议,合作者办了一个Special Session,投了个稿,打算去凑个热闹。这给了我一个机会见识见识俄罗斯的制度。因为中国的护照基本上到哪里都要签证,所以到除中国和日本之外的地方开国际会议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听说美国麻烦的要命,也就从来不奔在美国的会议使劲。可是这俄国的也够呛。

一般情况下,办参加会议的签证只要会议组给发个邀请函过来,然后和其他材料一起到目的国在当地的使领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这次的会议主页上就写着这样不行,如果持会议邀请函到东京的俄罗斯领事馆是百分之百不会给签证的。要由会议组向俄罗斯的相关部门(也许是安全部)提出申请,会议经过俄罗斯政府认可后才可以,然后由会议组提交参加会议的人员名单,并要求与会者提交护照的扫描文件。然后由政府部门逐一下发对应某护照的邀请函,持此函才可以到东京办理签证。而这个过程是相当的漫长,在二月份就把个人材料全都发给会议组了,可现在还没有收到邀请呢。

昨天看《人民日报海外版》,还看到了由中国政府发布的关于圣彼得堡的旅行警告,说三四月份是那里排外的年轻人闹事的高峰,有不少外国游客受到袭击。555,好怕怕。这个会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唯一感到平衡的是:在俄罗斯面前,几乎所有护照一律平等。去大多数国家甚至中国,日本人的护照都可以免签,有时感到极端的不爽。可是俄罗斯对日本也不免,嘿嘿,看来他们的改革开放还做的很不够啊。

Google的日历

2006/04/14 - 2 条留言

Google Calendar终于可以用了,当然,是Beta版。

因为使用的是Mac,日历和日程的管理自然就是在iCal上搞定的。可是总希望同时有一个在线的同步版本,以便这个Powerbook不在身边的时候也可以随时的确认自己的计划。iCal有一个publish的功能,设定好了之后,就可以使本地与在线的日历保持同步。如果你是.Mac的会员,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可是那是需要银子的。有一个叫PHP icalendar的开源软件,安装在自己的空间上就可以实现此功能,但是需要空间具有WebDAV的支持,我的没有,所以,一直也没有弄好。有一个叫iCal Exchange的网站提供了托管PHP icalendar的服务,但是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版本比较低,但还是可以凑和着用。

早就听说Google要推出日历的解决方案,并会有对iCal的支持,就一直翘首期待。今天早上收到的ITMedia的邮件里说已经发布了,就马上试用了一下。界面很喜欢,配色和排列一如Gmail的风格。确实可以从iCal以及Outlook中导入日历,但这并不是我提到的publish的功能,使用publish,每当日历有变化就会自动的更新,而现在Google calendar提供的是文件的导入功能。我要从iCal中输出成文件,然后提交给Google才行,这要麻烦许多。另外,我在iCal中的中文或者日文事件在导入之后并不能正常显示,全是问号。555,看来这个新服务需要加油的地方还很多么。相信Google可以做的更好。

Technorati Tags: , ,

爱国心

2006/04/13 - 3 条留言

从小就有人让我们举起右手面向国旗高喊“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没有人可以有任何疑问。可是关于这个“爱国心”,这段时间又在日本的议会里争论了起来。起因是对“教育基本法”的修改。

日本的现行的“教育基本法”是在战后的昭和22年(1947)颁布的,60年来第一次提出修改。当时,联合国部队总司令部在审阅教科书的时候,把“爱国心”这样的提法全部删掉了。现在有人批评说在那样的历史条件下通过的宪法和教育基本法根本就不清楚是哪个国家的基本法。可在这次改法的过程中,关于“爱国心”究竟应该如何表现,党派之间又有了分歧。

自民党起初比较强硬的表示“爱,国,心这三个字绝对不能让步”。但有关“爱国”的“国”,公明党表示,只一个“国”字,容易使人联想起战前的“国家主义”,一定要以某种形式明确的表示这个“国”并不包含它的统治机构,不可以把“爱国”和“爱统治机构”混淆。最终通过的是一个折中的方案。这段表述是这样:“尊重传统与文化,热爱孕育着传统与文化的祖国和故乡,同时也要尊重他国,培育为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发展做贡献的态度”。通过把祖国与故乡并列,并顾及他国来淡化“对统治机构的服从”这样的含义。而把“心”字去掉也淡化强制灌输的因素。

在日本现行的教育基本法中还有一条:“教育不服丛不正当的支配”。在我以前的一片文章里提到过的反对唱国歌的运动就是根据这一条。有人担心这次修改基本法会不会把这一条改掉来为强制唱国歌来铺路,还好,这一条并没有被修改掉。

对“爱国”的教育如此谨慎的国家恐怕只有日本,而这种谨慎也是有它战前的那段历史原因的。可是这个把“爱国”与“爱统治机构”分开考虑这个方针确是很多民主国家都奉行的。当“统治机构”不能很好的统治国家的时候,“爱国”实际上就意味着反对“统治机构”。这样的方针我们的党恐怕很难接受,至少目前是这样。我们的“三热爱”什么时候能变成“两热爱”呢?

参考网址(日文):产经朝刊朝日新闻

谷歌

2006/04/13 - 2 条留言

据说Google憋了好久,憋出个官方的中文名字,叫“谷歌”。个人认为,不咋地。用拼音输入法,出来个“骨骼”,觉得这个名字都比什么“谷歌”要酷。不过也没办法,谁让Google这发音到了汉语里别扭呢。

什么东西到了中国都要有个中国名字,这可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儿。起好了自然是让人佩服,便于发展,但没有什么好名字,却非要找一个,不免有些牵强,何必呢,就写成Google还能有人不认识么?Adobe,Windows,Unix,Flickr什么的不也都没有什么官方的中文译名,大家用的不也挺好么。Windows虽然有人书面上写成“视窗”,但从来没听说人们聊天时用这个词,不都说“温XP”,甚至“温”都省了。

IT界的公司中比较好的译名恐怕要算“思科=Cisco”了吧;“惠普=HP”也不错;“雅虎=Yahoo”和“英特尔=Intel”翻译的也很勉强;其他的如“戴尔=DELL”,“迈拓=Maxtor”,等等都还算上口。“微软=Microsoft”,“苹果=Apple”和“网景=Netscape”等因为不是音译,还算不错。

据说这个“谷歌”是Google在全世界唯一一个非英语的名字?其实也不完全是吧,在日本的媒体中,经常是用片假名“グーグル”来标示Google的。当然这是日本人对外语的一贯做法,不属于官方发布,和“谷歌”的性质还不一样。

编程语言排行榜

2006/04/12 - 1 条留言

这里有一个每月更新的计算机编程语言的排行榜。当然,这个榜并不代表某种语言最“好”,也不能说明某种语言被写的最多,只是作为一个人气的参考指数而已。第一位是JAVA,其次是C,第三才是C++,第四位是PHP。MATLAB是第26位,MacOS编程环境Cocoa使用的语言Objective-C是第49位。

看来C语言真的是历久弥香啊,这么多年了还被广泛的关注着。确实,尤其在科学计算等领域,如果你不愿意选择Fortran的话,恐怕就是C语言了。C++虽然强大,但很多时候却是一把牛刀,more than enough。Matlab虽然在科学界很受欢迎,但因为它昂贵的价钱,在有替代品的情况下还是不选择的好,何况在海量运算的时候,它的速度慢的弱点就显得极其明显。

前段时间接触了一下MacOS的编程环境Xcode,这是一个强大而且免费的开发工具。可以使用Java或者Objective-C来开发Cocoa应用程序。Objective-C是在C的基础上加入面向对象的特点而成,完全兼容C的语法,又不象C++那么难学,对于我这种C用户,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MacOS的用户继续扩张的话,相信这会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