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德岛。你好,京都。

2006/12/28 - 18 条留言

今天是我在德岛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okushima)上班的最后一天。早上,一身正装,很庄严地从学部长的手中接过一纸辞令,标志着我人生很重要的一段的结束。上周,研究室的忘年会,昨天,学科的忘年会,里面都有送别的主题在其中,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还要和朋友师长们告别。撒油那啦,让这个冬天平添一分萧瑟。虽然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真的到了喝干最后一滴酒,放下碗筷,起身结帐的时候,酸甜苦辣却又涌上心头。真的,笑笑转身这个动作可以做的很潇洒,但鼻尖一酸,喉头哽咽的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99年夏天从码头出来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生活七年半到今天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就留在了这青山绿水的小城。小城故事多啊。读书,打工,拿学位;研究,教课,领工资;恋爱,成家,养孩子⋯⋯。人生的大事都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多年,我身边的人一茬一茬地来来去去,只有我熬啊熬啊,熬成了这里的老前辈。现在我也该和这个城市说再见了。

这一去并不是永别,因为下一站其实并不远,从我们这里开车不到三个小时,日本的古城:京都。那里有日本第二位的大学:京都大学。我在那里的物理系找到了一个博士后研究员的位置,因为那里的研究风气,经费支持,课题方向,周围研究者的水平都比目前要好很多。新老板是我博士导师的老相识,人很好,不但为我提供了一个安心奋斗的环境,而且连为我的家人也做了足够的考虑。对我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安排。

比较可怜的是还不懂事的女儿。她现在已经和这里托儿所的阿姨们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换个新环境,最容易“水土不服”的就是芊芊。今天也是她在城南托儿所的最后一天,因为事情比较多,去接她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可还是有很多阿姨特意留下来等着我们,要送芊芊离开。据说芊芊今天是非常的乖,心情好到别的组的阿姨来抱都没问题。好像她也知道这是和这些可爱的阿姨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了,特意在逗大家开心。

办公室的行李都已经整理完毕,家里的行李也一点儿一点儿地在收拾,该办的手续基本也都办完,就等着时间把我们推向另一个陌生了。

不知道来本站的朋友有没有在京都的?还望多多关照。

UNIQLO≠优衣库

2006/12/13 - 9 条留言

新闻说日本休闲服装连锁直销店UNIQLO(在中国叫“优衣库”)在上海浦东新区开了正大广场店。此店是目前亚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纽约分店最大)的一家。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个牌子,最大的理由是因为它便宜,其次是因为它设计朴素。可在日本的新闻中看,说那里的售价和在日本的售价是持平的。这个事实我在几年前南京路的优衣库就感到了。这很奇怪,因为UNIQLO的衣服全部都是“中国制”,而在中国卖居然不比海运到日本后的便宜,何况两国人均收入水平相差之巨。一件普通的棉布休闲衬衣在日本UNIQLO如果卖1980日元,也就是一般体力零工不到三个小时的工钱,而同样的衬衣在中国“优衣库”如果卖同样的价钱,差不多要130人民币,体力活干一天也赚不回来吧。

显而易见,UNIQLO在日本走的是低价战略,而在中国却摇身一变成了中高档服饰。在日本穿UNIQLO是因为便宜,那在中国对其趋之若鹜是图个啥呢?不解⋯⋯

百度把我毙了

2006/12/12 - 6 条留言

刚刚做网站的时候,很关注自己的名字在搜索引擎上的名次。但很不幸,有个叫“马跃”的演员很长时间都在我的头上。后来时间长了,在Google上已经可以进第一页了。在百度上,我曾经超过了那个演员,搜索“马跃”,第一个就是我的“马跃伯乐谷”。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我的域名下的结果已经完全从百度的搜索结果中消失了。搜索任何关于我的信息都只能得到其他网站链接的结果。⋯⋯⋯⋯我的网站被百度过滤了,蒸发了,枪毙了。

实在是很莫名奇妙,难道是因为我的服务器在国外?可试着搜索其他在同样服务商托管的中文网站是可以的啊。或者是我写了什么不符合“和谐社会”的标准的内容?可比我这里敏感的有的是啊,不都没事儿么。何况我已经不关心政治很久了啊。

有没有熟悉百度的,给我个理由?

珍珠港

2006/12/07 - Comments Off on 珍珠港

Pearl-Harbor-Day-Posters.jpg

看美国的网站才知道,今天是美国被日本偷袭珍珠港的纪念日(1941年12月7日,次日美国向日本开展,正式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就相当于我们的9.18一样的日子吧,难怪最近听美国之音VOA Special English接连在做二战的节目

最近看报纸说日本的防卫厅要升级为防卫省。我们有个国防部,而日本一直是没有的,它的国防一直是部下面一级的机构,大概相当于我们的“局”?“厅”的权限当然要小于“省”(日语的省相当于我们的“部”),升级之后,现在的“国防长官”就会变成“国防大臣”。现在,日本借着北朝鲜的核试验等一系列举动,透过媒体大力渲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气氛,在国防的策略上也做了“顺理成章”的变动。

虽然我相信小平同志的“和平与发展将是世界的主题”这个预言,但现在“大国”们明里暗里的关于能源与主权的争斗也是剑拔弩张。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望珍珠港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再有。

被日本人遗忘的狂犬病

2006/11/29 - 1 条留言

继续上一篇说狗的事儿。新闻界有句名言:狗咬人成不了新闻,人咬狗才够新闻呢。可这个月在日本,狗咬人就成了够被关注的新闻。

分别有两个60岁以上的男性在菲律宾被狗咬了手,回到日本后狂犬病发作。京都的一人已于11月中旬死亡,另一名在横滨的也是时间问题。

或许有人又该说日本大惊小怪了,狂犬病有什么了不起的。是啊,全世界每年有约五万五千人死于狂犬病,单印度就有一万七千人,中国有两千人,菲律宾为三百人(以上为WHO发布的2003年的数据)。就两个人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可是如果你知道这是日本继1970年后36年没有发生的病例后,就明白这为什么成为新闻了。(日本在普及了为狗打疫苗和检疫等体制之后,在1950年之后狂犬病就已绝迹,1970年的患者是在尼泊尔被咬伤的。)

狂犬病很可怕。不止是狗,所有哺乳动物都可能感染狂犬病,并通过唾液进行传染。一旦感染,潜伏期为1到3个月,在这个期间无法诊断。发病后会发烧、食欲不振,之后会出现怕水、怕风等独特症状,最终精神错乱,无药可医,死亡率几乎百分之百!虽然发病很可怕,但其实狂犬病很容易预防,只要打了疫苗就会无碍,即使在被感染后进行疫苗接种也可以防止发病。所以日本政府一再宣传,无论被狗,被猫,被老鼠咬伤,都要立即采取措施。

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今年1月至9月,狂犬病发病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单单9月份就有318人死亡,已经连续5个月世界第一。看了日本的数据再看看狂犬病的常识,对中国的数字实在是难以理解。责任在政府宣传不利?相关部门管理不善?养狗人素质不高?还是被咬的人太过乐观?无论如何责任不该在狗的身上。但奇怪的是,一切责任现在都由狗来承担了。我看不是狗疯了,是人疯了。

Technorati Tags:

同样是狗,这待遇咋就这么不一样哪?!

2006/11/22 - 4 条留言

最近北京的狗很不幸。不用详说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也不会用那么简单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可就是有那些没有脑子的领导,一拍脚后跟,刀枪棍棒就都到了无辜的狗身上。我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绝对算不上爱狗人士,但也为此鸣不平。

与此相对的,刚刚正好看到一个新闻(原文),关于狗的,还是发生在我们德岛的,简单翻译一下,深刻思考一下。

OSK200611220013.jpg22日上午,在德岛市中心眉山的北簏的陡峭斜面上,德岛西消防局展开了一场为营救一条狗的行动。这里修了为防止泥石流的水泥墙(参看照片)。这条狗不知道怎么搞的,跑到了在高50米的地方困在那里下不来了。昨天就曾展开过一次营救,可无功而返,今天终于成功救出,共计花费11个小时。

17日的下午,现场附近居住的一名男性注意到这条大约50厘米长的野狗的叫声,便报告了消防队。消防队判断此犬已经不能自己脱身之后,在21日展开了一次营救,但因为狗总是试图逃出捕网,为避免意外而作罢。

22日上午,消防队派出共17名队员再次展开救助。用一个大约长宽各7米的网从上吊下并固定在遇难狗所在位置的下面。然后队员用带有网兜的棒子去靠近此狗。无路可走的它便纵身跳下,落如网内,救助成功。

成功的瞬间,在现场围观的约200人欢呼雀跃,拍手庆祝。一个主妇松了口气说:太好了,赶快喂它点儿吃的吧。

可见,狗对死的方式也是很挑剔的。被困四五天,再饿也不愿冒险跳崖。可当有人要逮它的时候,宁可一跳也不愿落入人手。这个真是:若为自由顾,啥都可抛。看看国外为救助中国狗的呼声吧,看看那些穿警服穿军装的畜生吧,看看那些狗的眼中露出的恐怖的目光吧。

狗能够享有的“狗权”和那里的人能够享有的“人权”应该是成正比的。珍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