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5

RE

首先感谢有网友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中做了很认真的留言。这样针锋相对的留言已经不是一次了,我的很多关于中日之间的事情的看法都有一些网友出来批评,大多数充满了愤怒,甚至是肮脏的言语,对那些我是一笑置之的。而今天早上这位网友说看我的帖子很长时间而终于出来说话,而且写的比我的原帖还要多,可见其良苦用心。虽然有些词句对我的家人不敬,但且谅之。 首先我觉得有一个大误会,也许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在对我国的一些现象发表不满或者意见的时候,并不等于我就站在了日本的立场上。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也是我一直反对的东西,因为这是一种典型的毛泽东时代的思维方式,是导致了很多悲剧的一种思维方式。对某人的某种观点或者作风有意见,并不等于就是他的敌人;对执政党的某些政策持不同的态度和看法并勇于提出,并不等于就是要反党夺权的坏分子;对于国外好的思潮和经验积极学习并宣传,并不等于就是崇洋媚外的小人。正是因为不具备这种宽容,在我国才会出现“万众一心”的局面,才会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有了问题欢迎讨论。 第二个冲突应该是在战争观上。而战争观,自古以来就是有很多的观点与争论,所以我也不想说服其他人如何,只是再次表达一下我的想法。在战争中表现出惨无人道的绝不是日本一只军队,听听西路军幸存女兵讲讲她们的遭遇,看看中国大地改朝换代东征西伐的几千年进程,你就会明白一个事实:中国人在打仗的时候,无论对外族还是自己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是注意,我绝不是说日本人的所作所为可以原谅,而是想说,过度的失去平衡的只强调敌人的残忍,就会忽视了战争本身的惨酷。 我们的教育对战争观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常说一场战争是“正义”的。其实,没有什么正义的战争,只有残绝人寰的战争。就如现在美军进入伊拉克一样,不管美国说的多么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战争的本质。无非是一个政权要击败另一个政权而用人命去做的赌博,胜利的一方都说“我们是正义”的。 这种给战争涂上喜欢的色彩的一个最现实的例子就是,我们在诅咒日军的侵略战争的同时却在歌颂那四年的内战。其实,这四年和那八年,对普通老百姓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更可悲的是,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勇气承认国民党在那场战争中的作用,还不能给跟着国民党而战死沙场的将士一个公正的评价(参见【1】【2】)。 第三点就是我们到底该“恨”什么的问题。中国的年轻人在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情况下对日本这个国家却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恨我想是有原因的,恐怕就是我们对那场战争失衡的教育。在中国以前巨牛的时候,也曾经欺负过周围的小国,在两个力量相差悬殊的时候,弱小的一方必然要被欺负。那个年代的中国和日本之间相差就很悬殊,所以我们被侵略了,而且不是只被一个日本侵略,从历史的角度来讲,这是历史的必然,伟人也说过:落后就要挨打,没脾气。可是我们一直被铁蹄践踏了多年之后,却成了胜利国的一员,这下有了脾气,我们有了数落日本的资格。可悲的是,我们只记住了战争的结果,却忘记了战争的起源——旧中国的落后。我们只是恨日本挑起战争,却不恨自己为何不争气,不强大些。我们很多人只知道反日,却不知道现在的日本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东西。只知道怨别人,却从来不找自己的原因,这是中国人的老毛病。 很高兴当今的中国能有这么多热血青年,但热血都用来往别人的头上浇未免有些浪费。对于这样的日子,与其庆祝所谓的胜利,不如想想该做些什么能解决自己的问题。缅怀先烈当然是应该的,但更应该想想如何能保护我们的子孙。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10 Comments

纪念日

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都知道,看好多网站和BLOG都有提到8月15日。可是似乎有一个错误的,也不能说是错,但多少有些不准确的认识。见到有不少BLOGGER都写道: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是日军向中国投降的日子。我觉得这句话有问题。 第一,严谨一点讲,这一天应该叫: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60周年纪念日。并不只是抗日战争胜利,并不是一些国家打败另一些国家的日子。二战没有哪个国家是真正的胜利了,实际上是整个人类的一次失败。所以,这一天,应该是全人类沉痛悼念,深刻思考的日子,并没有什么是可以庆祝的。 第二,日军并不是向中国投降,而是向盟军投降,更准确的说是向美国投降。我们在整个二战中,虽然起到了牵制日军的不可忽视的作用,但真正正面击败日军的战斗非常少。虽然我们总说是抗日胜利,可实际上从根本上使日军投降的是美军的原子弹和他们自己过于膨胀而超出能力的野心。 这一天本来是可以游行的,我们作为盟军一只力量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结束60周年,本是理所应当。可是,我们网上那些号召的,全是要在这一天搞个“反日”的游行。这未免太过狭隘了吧,好象这场战争只有我们和日本一样。国民总是在这一种基调上的话,政府是不可能再让愤青们上街泄愤的。 其实我真的觉得我们在这一天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人家别人都打累了,签了和平协议,各自开始废墟中的复兴。而我们又抖擞精神开始了四年之久的内战。这样的1945年我们有什么资格庆祝呢? 另:在日本,这一天叫“终战纪念日”。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11 Comments

阿波舞前夜祭

一年一度的阿波舞的季节又来了,每年的八月12日~15日,日本德岛市都会是阿波舞的海洋,会引来大量的观光客。而之前的11日晚上,就是阿波舞的“前夜祭”。前夜祭有很多活动,有专门为外地观光客安排的阿波舞选拔赛,还有自1990年开始的Sound Festival。每年都会请来一些知名的艺人到德岛献艺,有摇滚,有流行,有爵士,风格不一,舞台在中央公园前的广场,而演出的费用全部由本地企业赞助,观看演出是免费的。今年请来的是冲绳的大鼓和著名的歌手:夏川りみ(Rimi Natsukawa)。 喜欢日本流行音乐的人应该会知道一首叫《涙そうそう》的歌曲,由冲绳的演唱组BEGIN作曲,著名音乐人森山良子(《SAKURA》的演唱者森山直太郎的母亲)填词。这两个人也都唱过这首歌曲,而一下使此歌风靡日本的,却是夏川的精彩的演唱。此曲自2001年直到现在都是在日本卡啦OK的点唱榜上的前列,新歌上上下下,维此曲稳居前列,可见其受欢迎程度。 夏川属于那种很早就出道,却大器晚成的那种。73年出生在冲绳,82年就开始获各种演唱比赛的奖项,89年起出过若干单曲,但都没有引起注意,92年心灰意冷返回家乡冲绳。96年起,在那霸市(冲绳省会)姐姐开的饭店里帮手并唱歌,客人们反映热烈,后来这个店成了一个小演唱会场。在观众的鼓励下又重起斗志,重登舞台,重新签约,98年底再上东京。终于在2001年,由《涙そうそう》一炮打响。后来又陆续出版过几张专辑,成绩都很好。夏川确实是一个实力派的歌手,嗓音就象冲绳的海一样清澈,我本人很喜欢她那冲绳独特的民谣风格。 昨天她到我们这里来演唱自然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的盛事,五点半开始入场,我五点二十多到达的时候,吓了一跳,在德岛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队伍,有近一公里吧。找到队伍的尾巴排了过去,又等了一会儿老婆,入场的时候就已经在后面了。后来连公园对面的马路上都站满了人。 队伍的后半截 六点半开始是一个叫”琉神“的冲绳太鼓队的演出,到七点半左右夏川才登场。一身黄绿色的象道袍一样的装束,上来没说话先唱了一首冲绳民谣《花》,也就是周华健的《花心》的原曲。夏川说起话来很快,带有浓浓的冲绳方言味道,一挑一挑的,很好听。她说她很长时间没有象这样在户外演唱了。她还自己弹三味弦(一种冲绳的民族乐器)。虽是盛夏,但晚上还不是那么热的难受,观众反映也很热烈,和她一起和冲绳的那种典型的号子:yiyasasa ~ hayiya ~ hayiyayiyasasa。她唱了能有七八首歌,最后观众掌声不绝,返场一首叫《童神》的歌,是给新生儿和妈妈的歌曲,非常的悠扬,据说给哭的婴儿听这首歌可以让他睡着,也不知道老婆肚子里的娃娃能不能听见。 难得看一次名人的现场,特别是自己喜欢的歌手,真的是很高兴。后来看网才知道昨天是农历的七夕,和老婆携手听演唱会,幸福的七夕,牛郎织女也会羡慕吧。 最后把那首《涙そうそう》献给大家,如果有没听过的,欢迎下载欣赏。

Posted in 老马日记, 音乐精品 | 13 Comments

革命宣传画

今天看见MacGrass推荐了这么个网站:MAOPOST.com。顾名思义,都是毛泽东时代的海报,此站收集了有数百张,而且还经常更新,每张都有英文的说明,非常详尽。 虽然那个时代过去了,但走的并不远,不过才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实在不应该就让它象一层灰尘一样从中国的历史中轻轻地被抹去了。现在的孩子们虽然不怎么能看得到这样的画面,但海报上的红字,以及那种思维方式,至今还经常可以从各大报纸中入眼。该抛去的留下了,不该忘记的却被忘记了。

Posted in Web/Blog/Soft | 3 Comments

在中国有八有六都是好日子,可是八月六日是一个让日本人想起来就痛的日子,六十年前的那一天,世界上第一个非实验目的的原子弹被美军扔到了广岛(Hiroshima)。这是一颗夺取了很多人生命的,也间接的挽救了很多人生命的炸弹。 这一段时间的电视节目有太多关于那段历史的前前后后,当时的照片、影像都是黑白的,更透着凄凉。现在还有极少数的幸存者出来讲讲故事,等再过十年二十年,对那一天有记忆的人就应该都不在了。 距离爆炸中心160米的一座还算完整的建筑,现为平和公园标志。 广岛有一个纪念公园,起名叫“平和(日语的和平)纪念公园”。五年前我去过一次,并参观了那里的资料馆,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可那时的原子弹的能量以现在的技术来看是非常小的,如果现在再有核武被用到战争中···,不敢再想了。 六十年过去了,广岛现在依然是日本那个地区的中心城市,那里近十年来每年这个时候都要举办纪念活动,由市长发布一份和平宣言,目的就是要唤醒人们对战争恐怖的认识,企求永久的和平。可是今年的这个时候,北朝鲜在北京围绕核问题没完没了的耍赖,伊朗新政权也强硬的要发展核力量。原子弹成了当今世界江湖上的”屠龙宝刀“,谁都想要争一下,可肯定要受到现在的几大帮派的阻挠,于是纠缠不清。(这几天翻看倚天屠龙记,刚刚看了一册。) 六十年太长了?核的恐怖,对现在的人们好象越来越远,就连日本人自己的年轻一代也都很少关心了。经常听得到网友们“用原子弹把台湾炸平”这样的发言,但愿他们说的只是玩笑话,不是真的这么想的。纪念死去的灵魂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善待活着的生灵。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4 Comments

The Island

现在都是租DVD回家看,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电影院了。一直心里痒痒,终于昨天去了一趟。看的片子叫《The Island》,台湾的翻译叫《绝地重生》。台湾香港给电影起名好象特别喜欢“绝地”二字,用多了便不知所云。简单的搜索了一下,有:绝地战警,绝地引爆,绝地双尊,绝地狂龙,绝地生机,绝地任务,绝地归来······。看了名字一点儿联想都没有,拜托以后起个贴切的名字。 回到电影《The Island》,直译即为“岛”,这个ISLAND实际上是一个地下克隆工厂里的所有克隆人的一个终极理想,当然这个ISLAND并不存在,只是工厂为克隆人们设计的一个生活的目标而已,以使他们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克隆人们都是由真实存在的人订做,以达到使自己生存的各种目的。所以这里的产品往往只是需要其中的某个器官而已,可是影片中说:没有了精神生活,人的器官就会老化。呵呵,这个观点很有意思。于是为了能够被选中去那个没有污染的“岛”上去生活,就是克隆人们唯一的寄托,这有点儿象宗教信仰。而只有一个最先开始对这个工厂里的生活产生了怀疑,并偶然的发现了ISLAND的秘密,就是死亡。于是他和他的朋友开始了逃出去又回来拯救其他产品的冒险。 影片虽然是很多科幻电影所采用的题材:克隆,但还好,不算落入俗套。惊险刺激,蕴含哲理,值得一看。 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群真实的人,又何尝不是象在那个地下工厂里的克隆人呢?被灌输着几乎同样的记忆;被告知有一个美好的理想,虽然没有人真的实现过;没有外界的消息甚至不知道还有外面的世界;为了其他人的利益在必要的时候就命中注定的要牺牲;不能怀疑现在的状态和规定,否则就要被观察。等等特征,何其相似!

Posted in 老马日记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