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5

《山村写真集》获奖

本届上海电影节刚刚落幕,看新闻得知,居然我介绍的那个《山村写真集》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这两个奖都是电影节的很重要的奖项,实在是意外的很,意外之余更大的是高兴,更使我对德岛的山山水水有了一层眷恋。 今天又到德岛的山里转了转,去的是德岛市东南部“佐那河内村”的大川原山区一带。日本的山路修的非常到位,就像人体的毛细血管一样,延伸到了几乎日本的每一个角落。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山顶的风很凉爽,正逢紫阳花盛开时节,山坡上一簇簇的蓝紫色煞是好看。那附近很多德岛县立的设施,有个风力发电的风车,BBQ的小木屋,野鸟观察的森林,供孩子们娱乐的草坪和玩具,等等。而这些设施的利用率非常之低,人非常少,因为完全是县级的福利,所以不存在经营的问题,如果在中国,这些自然的地方恐怕早就批给开发商盖别墅了。因为老婆带着五个月的身孕,也没有挨个看,反正也就是为了出来散散心,听听山风鸟鸣,享受周末的时光,没有必要搞得太累。久居这种离自然很近的地方真的很不原意回到那钢筋丛林的世界里去啊。 扩展阅读by老敖 山中的林道,除了鸟鸣和溪水潺潺,就只有自己的脚步声。 不知名的山中湖,湖前是BBQ的露营地和供出租的小木屋,湖后有幽静的山路,湖水被周围的森林染成了深邃的蓝绿色,而享受此恬静的竟只有我们夫妇二人。

Posted in 老马日记 | 5 Comments

《乡村写真集》

刚刚看德岛日报,得知日本电影《乡村写真集》获得了正在举办的第八届上海电影节的最佳影片金爵奖的提名。 《乡村写真集》这部电影中的“乡村”就是我所在的德岛县西部祖谷一带,其实我觉得翻译成《山村写真集》更为贴切。这部片子是日本去年的这个时候公映的,但是我一直没有看过,看网站上的观众投票反映不错,有78%的人投满分,这是很多国外大片也达不到的。 看了一下此片的广告短片,里面出现的很多场景我都曾经去过,祖谷藤桥,祖谷温泉,吉野川等,感觉十分亲切。想起了去年秋天去那里玩儿的场景(见影集)。 这是一部反映亲情,故乡情的片子,应该很感人。很多人对日本的印象可能都是东京大阪那样的繁华喧嚣,可是其实真正的日本大部分地区都是如此片中所描述的那样,祥和宁静,乡土气息。过几天去租来看看。想了解日本的朋友也建议欣赏一下哦。

Posted in 老马日记 | 3 Comments

从教授贬值说起

前一段时间刚刚讨论过博士生过多而贬值的现象,今天又看到新华网上的名为“过去的教授和现在的教授”的文章。文章说以前连竺可桢,严济慈这样的大师在南京大学也只是副教授,鲁迅在北大也只被聘为讲师。可是今非昔比,今日中国重点大学校园内所谓“五步撞一教授,十步撞一博导,五十步撞一院士”的现象值得思考。 “过去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 新华网原文(较长) 如今中国的大学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大!。从本科生起膨胀,本科生数量过多必然质量下降,社会上的需求过剩以及对本科生素质的不满造成考研热,结果是研究生,博士生也膨胀,所以自然教授数量也要膨胀。其实从每个导师指导的博士生数来讲,我国的高校还要远远高于国外的大学,甚至我们每个导师要指导的博士生要多于国外导师要指导的本科生数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国的教授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现在的教授过多乃至贬值的问题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而已,实际上是整个教育系统乃至社会急功近利所致。社会和市场和大自然一样,是有一定的自平衡能力的,而往往一些人为的规则打破了这个平衡后,就会造成一系列的倾斜,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Posted in 岁月随想, 有关学术 | 1 Comment

从毕业留言说起

今天看网站的访问记录,发现有不少人检索类似于“毕业留言精选”这种关键字,不禁发笑,笑后又颇为沉重。 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学校园里就飘着离别的味道,这种感觉我在多年以前也有过。一转眼,被大学糊里糊涂的上了四年,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身边有这么多人不舍得分开,可又不得不分开。于是,毕业的留言册就起到了说一句少一句的平台作用。我记得我那时候给每一本留言册写的都是很认真的,都是真情流露,都是“原创”。可是现在信息的泛滥让“原创”二字越来越远。连大学生这本该独立思考,标新立异的人群也开始向“天下文章一大抄”靠拢,就连毕业留言册这片纯洁的净土也开始有人想偷懒。其实这岂止是偷懒那么简单。 毕业留言说严重点儿和遗言差不多,毕业之后很多人恐怕你这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再见到,再说一句话了。所以,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说自己的话,说真话。如果你觉得无话可说,那就只留下个联系方式和几句祝福就可以了,找你留言的也不是非要你写出神来之笔来。在网上,在书上找来的词句即使华丽又有什么用呢?连毕业留言都要抄袭的人,是完全丧失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这样的学生流入社会将来还有什么不能抄袭的呢? 原创是一种精神,是一种诚实的美德,是一种坚持的信念。看我国的音乐,看我国的学术,看我国的产品,都是因为原创不够才如此苍白。这不能不说是教育的失败,这个教育不能只埋怨学校和教育体制,社会的教育和家庭的教育都有责任。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Comments Off on 从毕业留言说起

八和九生

刚刚看过一个新华网上专访窦唯的报道,里面透露了窦唯与不一定乐队的新作品的名字,叫《八和九生》。 为什么我很关注这张专辑的名字呢?我相信熟悉窦唯的作品的人都知道。他在和不一定乐队联手后,出版过了好几张纯音乐的专辑,名字都很奇怪,不知所云,分别是: 《一举两得》 《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 连续几张专辑从“一”至“六”,很多人都猜测下一张的名字会是“七上八下”?是“七荤八素”?还是“七嘴八舌”?结果,窦唯他们把“七”跳了过去,来了个《八和九生》。[6月13日:有网友留言说“七”并没被跳过。]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窦唯的音乐风格的,不只是《黑豹一》的辉煌,他单飞之后的几张专辑《黑梦》《幻听》等,我也很欣赏。我这个人很少在乎艺人的个人生活,我认为那是完全的两个世界。他与不一定乐队的合作的几张专辑除了《一举两得》我还真都没听过,但看介绍都是那种纯纯的民乐专辑。窦唯在其中负责了鼓、笛子、贝斯、钢琴等多种乐器,看来真的是专心的搞自己喜欢的音乐了。 附上专辑《黑梦》中的我很喜欢的一首歌的歌词, 高级动物 词/曲:窦唯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 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 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 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嫉妒 阴险 争夺 埋怨 自私 无聊 变态 冒险 好色 善良 博爱 诡辨 能说 空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老马日记 | 7 Comments

又没拿到

又没拿到!,摄于2005年6月7日,上海河南东路地铁站口 上面的图是前几天在上海南京路上的“河南中路”地铁站入口处拍的。一张号召大家纳税的公益广告,可是因为张贴的时候懒得将前一张撕掉,却让我这种“小人之心”想到了另一种效果,于是便将其拍了下来。我觉得上面那大大的“又没拿到!”四个字有点儿像我国政府税收部门的潜台词。让我往歪想并不是偶然的,因为在看到这张海报的半个小时之前,我在福州路的上海书城买书时,看到一本叫《合法逃税》的书,没有看内容,单单是书名就让我觉得不舒服,虽是合法但也肯定是钻法律的空子而已。所以,想要靠“诚信”来达到纳税的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要有严密的税法和严格的执法才可以。 这次回国听说国家要全面取消“农业税”,也可见政府的良苦用心。可是看到更多的是如何逃税,抗税,税收人员疏于职守等消息,不禁也有些心寒。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