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4

WIND OF CHANGE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谭咏麟的歌迷的话,应该记得他在92年我中学的时候出的一盘国语专辑《让爱继续》,那里的最后一首歌叫《当年》。那个年代听歌不像现在,用MP3一听就是上百首,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那个时候没钱买磁带啊,都是用空带从有钱的朋友那里录的,歌词都用手抄到本子上,一听就是若干遍,而且磁带不能跳曲目,所以那些歌曲的旋律都是整张专辑连在一起刻到脑子里的。哎,那个时候的歌真的是一辈子都不忘啊! 以前下载了一张叫《金属柔情》的合集,收录了一些软摇滚的代表作,在那里听到了《当年》的英文原版——《WIND OF CHANGE》。 原唱乐队叫“蝎子”——SCORPIONS。是德国乐坛上最成功的硬摇滚乐团,创办于1965年,四十年后的几天仍然活跃,2004年还在亚洲举办了巡回演唱。最新的一张专辑叫《Unbreakabe》,也是推出于2004年。 这首《Wind of change》是1990年出版的单曲,另外有俄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全都是主唱Klaus Meine一手包办。随后收入在同年推出的专辑《Crazy world》当中。这是在他1981年失声后经过长期治疗后在1989年写出的歌曲,可以说是他们后期的代表作品。有对SCORPIONS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乐队的官方网站。 本站提供这首歌曲的MP3,谭咏麟的《当年》我是真到找不到了,如果您有这首歌曲,希望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下载 歌词:WIND OF CHANGE Music: Klaus MeineLyrics: Klaus Meine I follow the MoskvaDown to Gorky Park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An August summer nightSoldiers passing byListening to the wi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音乐精品 | 7 Comments

请教

这两天电脑出现这么个毛病: 选中文件后点击鼠标右键,理应出现相关的菜单,可我的系统却关闭窗口!针对空白处或者目录或者软件界面处的右击都没有问题,正常出现菜单。 如果有朋友有过同样的问题,请告知解决方案。多谢!

Posted in 老马日记 | Comments Off on 请教

断章取义

好像外国人写书有个习惯,在扉页上写上这本书是为谁而作,有的是母亲有的是爱人有的是恩师,多为感谢之意,显得很有人情味儿。可今天在一本有关数字信号处理的英文书的扉页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This second edition is further dedicated to the cause of peace for all humankind. We hope that its contents will be used for this purpose. 此书完全是一本学术类书籍,出版于1990年(附带了一张5英寸的软盘,现在估计任何一台机器都没办法读取了)。那是一个相对现在来讲非常和平的年代。现在的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可是用到和平上的又有多少呢? 前些日子发明蓝光LED的中村修二来我们这里座谈时,讲到他在美国有巨额的经费,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美国的国防部,研究的东西也就是要服务于军队。对于美国的高校和研究机构,来自军队的经费是大头,因为美国在这方面的预算很高。咳!真的是爱因斯坦那句话啊:这个世界缺少善意和力量的组合。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3 Comments

论“博”

今天看到博客中国征集博客公社的模版通知,便随便提笔在纸上写了几遍“博”字。(我有个习惯,就是经常抓起笔在空白处随便写些脑袋里面冒出的只言片语,多为歌词。所以我中学的所有课本几乎没有空白之处,有空白的都是些不怎么看的课本。)写着写着,发觉博字的右边和“专”的繁体有几分相像。于是打开日文输入法输入“专”,果然,只差了一点。 左边是个“十”,右面是个“专”,再加一“点”,即为“博”。那么我猜,古人发明这个“博”字,是不是就出于这样一种初衷:对十种学问都有专门的研究才可称为博。十是一个虚数,指很多,应该是至少大于十的。而关键是这个“专”,浅尝辄止不可,略知一二不可,必须样样精专才可。 那一“点”怎么解释呢?有一点儿专?那时不行的,要是没有那一“点”,似乎就恰当了。但也可以可这么理解:要想博,就要比专还要多那么一点点。事实往往也是这样,当对众多领域融会贯通后,对某一单个领域的理解也会比那一方面的专门人士要深一些,更独到一些。可见祖宗们造的字真是博大精深啊。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1 Comment

北京新交法听证报告节选

10月9日,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首都之窗网站发布了《北京实施<交通安全法>办法》立法听证报告,就9月3日举行的立法听证会情况进行了总结,并就“机动车撞人负全责”等争议比较大的条款提出了修改和完善的建议。全文连接 本站节选如下: 法制委员会认为,本次听证会是北京市首次立法听证会,其意义超出了这项立法本身,它标志着北京作为首都,在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扩大扩大公与有序政治参与,保证立法更好地体现人民的意志的进程中,又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意义超出立法本身”是什么意思?难道立法的所采取的形式高于法律的内容么?另外,立法容易,执法难,如何将新法清清白白地执行到底,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在法规草案修改工作中必须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从北京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以及道路交通安全的实际出发,以保障人的生命安全为基本点,把提高交通效率放在重要位置,通过立法促进首都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现代化和交通文明建设。 真是服了。

Posted in 岁月随想 | Comments Off on 北京新交法听证报告节选

两个有关狗熊的新闻

今天是日本的体育日,放假,在家里也没有做什么运动,看到两则关于狗熊的新闻,消遣一下。 原文(日语) 昨天(10月10日)晚上八点二十五分,从富山开往名古屋的JR(Japan Railway)撞到了一只体长一米左右的熊。乘客450人无一受伤,列车在现场耽误了20分钟,影响了后续的六辆列车和大约1300名旅客。 (新闻未提及狗熊的下场) 原文(日语) 今天早上,在富山相继有三名老人遭遇狗熊而负伤。三人的年龄吻别为76,77,90,均被送往医院。三起袭击发生在早上6点20分到55分,在早上9点15分左右狗熊被发现并射杀。 两件事情都发生在富山,不知有何关系。日本的环境保护可谓成功,但也多少找来些烦恼,有些高速公路上也会有“动物出没”的告示牌。昨天我们去神山森林公园居然还看到了蛇,能有一米长,吐着舌头,挺吓人!但是,动物终究是动物,迟早要倒霉在人手上。

Posted in 日本事情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