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民主和大师的种子

2007/10/24 - Comments Off on 学校的民主和大师的种子

那天收到研究室助教来的群体邮件,说物理系要开协同会议,议题中有一项是关于一个副教授的人事问题。

我不解,便问之是否与我有关系。助教告诉我说,京都大学的物理系有协调会议的制度,所以老师和博士生都是成员,如果我想加入,也可以申请,如果加入了就可以而且是必须去投票。

我惊讶:那博士生可以投票决定系里的人事?

回答是肯定的,博士生可以对教师们筛选出来的最终人选投反对票,如果赞成不过半数,该人选就被否决,然后要重新公开招聘。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情。我继续确认,博士生的人数不是比老师要多很多么,生杀大权岂不是落到了学生手里?

——嗯,理论上是吧。但好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否决的倒霉蛋。

我又问,这是京都大学定的制度?

——不,在京都大学里,也只有物理是这么操作的。

京大的物理出过日本第一个诺贝尔奖——汤川秀树,一直在国际上保持着很强的实力,听今天助教这么一说觉得有些释然。中国不是有句话说:一个好的大学不在有大楼,而在有大师。那“大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显然不是,那是种下种子长出来滴。

日本的很多大学也都有保守势力,试图提拔一些自己的亲信,我以前在的那里就是这样。曾经一个教授打算把自己的一个刚刚要拿到硕士学位的学生招成自己的助教,和很多掌权的老教授们不知达成了什么默契,居然在系内就通过了,我当时坚决投了反对票。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过了学部长的那一关,还要重新招聘和选考,系主任很郁闷,在会议上向大家道歉。

其实造成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事决定的根本就是缺乏监督,某些当权派一手遮天。如果有象京都大学物理系这样的学生投票制度,相信他们想都不会想。因为博士生们怎么会让一个硕士来当他们的老师呢,显然会成为一个最终通过的障碍。有这样的顾虑的话,教授们也会尽量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虽然还是会有人情上的倾向,但至少候选人也要说的过去才有可能。

这种系内的民主,为师资队伍种下了很好的种子,在本来就肥沃的土地上,将来长成大师的机会自然就大了。或许这也是京大物理保持优势的一个原因吧。

在国内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里,并不怎么重视选择种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谁都懂,可是有多少大学愿意等百年呢?反正现在有银两了,直接“引进”长好的树木见效更快,于是就有了大量“大师”在寒暑假回国带队的“盛况”。我们称之:它山之石,可以功玉。孰是孰非,不辨自明。

注:“民主”这个词本是个日语,大约一百年前传入中国,即五四运动时的“德先生”。其词学会了,其义却一直没有掌握。后来被加上了“集中”二字,就变成本土的东西了。

日本JST的中国综合研究中心

2007/08/29 - 1 条留言

日本的JST(科学技术振兴机构)下属有一个研究开发战略中心,那里很多组来负责收集国际上各个领域的关于科学发展,学术研究,国家政策等方面的咨询,然后进行分析,做成报告和策略提案。这些最新的报告都全文公开,供感兴趣的人借鉴。

JST还专门有一个“中国综合研究中心”,那里面公开的各种调查报告我相信有些在国内的也不一定清楚,因为国内官方政策等的透明度并不是很高,很多时候都是些口耳相传的流言占上风。而且往往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时候,会更客观实际。我今天扫了一下这个月初的一个关于中国的研究经费制度的调查报告。里面以中科院为主要对象分析了中国的研究经费的改革,政策,以及操作中的问题等等,所有数据都注明了出处,重点部分都打了下划线,二十页的报告十分清晰明了。我打算以后抽时间将这里面的内容挑重点介绍一下。

这个研究中心的主页的中文版比较有意思。一般意义上,不同的语言版本都是对同一内容的翻译而已,而这个中文版却是完全不同的,是为了使中国人了解日本的科学界做的一个网站。很多内容都会跳到另一个更大的门户网站Sciencelinks,有打算到日本留学或者在日本从事研究工作的人一定要留意。

Life is not so easy for US postdoc

2007/08/24 - Comments Off on Life is not so easy for US postdoc

《Nature》的一篇文章《More biologists but tenure stays static》总结了一些来自FASB的数据,表明在美国的搞生物的博士后将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数据说,在美国搞生物科学的博士自1966年以来一直增加,而于生物医学相关的正式学术职位却自1981年以来没有太大的变化。生物博士得到终身职位的比例从45%降到了30%。拿R01经费(NIH为博士后提供的一个养家糊口的工资?)的博士后的平均年龄已经从1970年的34岁涨到了42岁。

印象上似乎认识的所有搞生物的中国人最后都跑美国去了,除了我老婆。还以为那里很好混呢,看来也是每况愈下啊。当然,相比日本来讲,恐怕情况还是要好的多吧。日本现在也在改革学术职位的雇用制度,引进任期制,还有学习美国的Tenure-track的体制,在很多高校设置特聘职位,通过考核计划有半数会转成终身,部分高校以引进外籍教员为政策,象“会津大学”,有38%的外国人教师。相信日本的政府及大学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机构严重国际化不够,通过各种改革,但愿会给国外的学者更多的机会。

开会归来

2007/07/23 - 1 条留言

以跟班的身份陪老板回国开了一个会,在桂林。

别跟我说“桂林山水甲天下”,18号深夜到桂林,19号开了一白天会,晚上会议组织坐船看了那里所谓的“两江四湖”,然后因为老板有私事,20号凌晨就飞了,所以我对桂林的印象就只有水岸边上夜色之中那被绿灯装点的榕树和柳树,有塔,还有桥,和在岸边表演的民乐和戏曲。真正的山水还是电视中的样子。但是也没有觉得什么遗憾,因为现在不象以前了,去的地方多了,就不再有那种冲动,倒是希望快些回家,看看女儿又有了什么新本事。

虽然只有一天,但也还是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

因为这次有一些海外及港台人士是从香港转机,有24个都赶到一起了,于是当地的会议组织方说会安排专人专车去机场接机。可是我们八点半从机场出来之后,却没有想像的热情接待,没见到有人举牌子,到外面看了看也没有找到象等我们的巴士,于是一群人就在出口那里站着等。看见很多人都成帮结伙地跟着打小旗的兴高采烈地离开机场了,可除了一个接一个的出租司机来问我们要不要车,没有人理我们。后来我注意到在出口的显示牌上,我们的航班状态居然是刚刚起飞!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比飞机还快。所以猜测很有可能是接待方以为飞机晚点所以还没有过来。和香港的领队商量后决定不再等了,而这一群人中只有我是可以说流利的普通话的,于是负责找了两辆旅行社的中巴,把人们都哄上去,才顺利到达会议的宾馆。在那里遇到当地的老师,说他们特意派了一个英语系学生去接了啊。过了一阵,那个女孩子回来了,被老师很很的批评了一通。她也很委屈,说看显示牌明明说飞机还没到么,于是就在那里一直等着了。我也替她说情,说这事儿怨机场工作失误,大家都平安到了就好了。可是也不禁想这大学生的判断能力还不如出租车司机呢。桂林机场很小,那么一大群人堆在出口等了半个小时,她就不觉得不对劲儿?后来也有些怨自己,发现显示牌有错之后,我要是站到接客人的角度上想想,就应该主动地去大厅的各个地方去问问,那样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差错了,还能给自己省下20块钱,哎!亏了。

开始办入住手续,大家都在登录的时候预定了旅馆。他们也没问就一股脑把大家的护照都收去复印了,过了一段时间发房卡,还不错,房号和老板挨着的。在大厅和人寒暄一阵,还没等我回房,他们就发现有问题了,挨个问谁的房费是自付的,因为被邀请的演讲人的房费是由会议组支付的,而我是跟班的,他们就把我的房卡没收了,我就跟他们交涉说,如果那个房间贵点儿也没关系,我可以自付,就不要给我换房了吧。这个时候旁边一个颜色很深的大脸转了过来说:人家都是海外的专家。他说的虽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事实,但我听着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我说中国话,他就把我当成国内的学生了,可我长的这么老,怎么看也不应该是学生啊。不管是把我当成什么了,也不要拿“海外”和“专家”两个词来吓唬我吧,就说房屋都是预留的就好了么。就这样,我大概到了十点半才拿到另一个房区的房卡回屋休息。

在房间整理会议的资料,发现有一张“注意事项”,看完之后乐够呛,太有中国特色了。拍下来给大家看看。

p1050029.jpg

第二天开会,中间当地的组织老师不时地插播“广告”。其中说原定的留给演讲者之外的与会者张贴Poster的计划取消了。理由很简单,说旅馆方不允许在墙上张贴纸张,这不符合一个四星级宾馆的样子。很奇怪,Poster一般都是贴在板子上的,怎么会被安排贴到墙上?这是旅馆准备不足,还是会议组事先确认不足呢?

常回国真好,总能受到很好的刺激和教育。

日本博士后超过一万五千人

2007/07/11 - Comments Off on 日本博士后超过一万五千人

翻一篇产经新闻消息

文部科学省在7月10日发表了一个调查数据:取得博士学位后,在研究机关或者企业中没有得到正式的职位,而继续研究的“博士后”在全国范围内超过一万五千人。相对去年增加了642人。

有关博士后的所属,在国立大学中有46%(7196人),比去年增加899人;在如理化学研究所(RIKEN)等独立行政法人中有5371人;私立大学1574人;而企业中的只有两位数32人。

年龄分布是这样的:30岁以下26%;30~34岁有46%;40岁以上的有10%。其中女性占21%,40岁以上的有27%。

日本和美国不一样,以前博士后是很少的,近些年大学等研究机构的人事趋向收缩,而读博士拿学位的年轻人却有所增加,这就必然会使很多博士找不到固定的职位而成为博士后。今年四月日本的大学深入改革,把以前可以是终身职位的助教也变成了任期制,所以以后这种“不定”的年轻研究者肯定是还会增加。文部科学省对此似乎很忧虑,希望民间企业为研究员敞开胸怀,增加雇佣。可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日本的博士后研究员相对美国来说还是不够多,应该继续增加比例。

以前和国内的人说话时经常要解释一下“博士后”这个东西,很多学术界之外的人以为“博士后”是一个比“博士”还高的学位,会很关心地问我们还要“念”几年啊。实际上博士后在这里就是一个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按照是否全职,年龄,毕业年数等等来计算工资,也基本享受各种福利。不同的就是,博士后是每年都要续约,而且一般会有上限(三年或者五年)。和国内的概念可能还不太一样,国内有很多“博士后流动站”,博士毕业后要“入站”,几年后“出站”,很大程度上被当作是很牛的事情,甚至被认为是在学术圈里混的必经之路,有点儿进修的味道。而在这里,博士后很普通,肯定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但也绝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至少年轻的时候是这样)。

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很少见到博士后的,因为那里有钱的老板不多;而在京都大学,就发现身边的同龄人很少有不是博士后的了,只是出工资的地方不一样而已。通常来讲,博士后因为要为自己合同期满之后的事情着想,所以工作会更努力一些;另外,博士后的课题往往不是全权由自己决定的,需要学习的东西要多一点;还有,固定的教职会有很多教学以及学校运营等相关的事务牵扯精力,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中去。所以,很多年轻人,在拿到博士学位后,并不急着找固定的教职,而是选择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做几年研究再说。我认为博士后的机会多一些,对年轻学者以及对一个国家的研究水平整体发展来说,应该是有推动作用的。文部科学省真的不需要太过担心。

学术?期刊

2007/06/19 - Comments Off on 学术?期刊

很少指望在中文的网站上搜到什么和学术研究相关的东西,今天想知道一个专业术语用汉语怎么说,就搜了一下。链接了几下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学术期刊”的页面,看了它的简介的第一句,我就不禁喷饭了。

complex.png

本杂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的办刊方针。秉承科教兴国方针,努力研究复杂系统与复杂性科学理论,努力用现代化科学理论指导复杂性科学研究的深入展开。杂志对⋯⋯

学术杂志的简介一般应该是搞学术的人写的吧?可写这样的文字的人,还怎么搞学术啊?看这个简介应该是几年前写的了,而且没有更新,如果现在再重写,是不是可以这样?

本杂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的办刊方针,高扬三个代表的伟大旗帜,以研究复杂系统为荣,以忽视系统的复杂性为耻,努力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学术期刊理论指导复杂性科学研究的深入和谐展开。⋯⋯

受不了了。

题外话:杂志的名字起的也很不科学。复杂性科学一词根据断句不同完全有两个意思:复杂性的科学or复杂的性科学。很容易引起我这种无知的人的歧义。另外,复杂性是复杂系统的特性,带有复杂特性的系统是复杂系统,“与”的两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莫不如就叫“Complex System”或者“Complexity”,最好按照现在的研究趋势,叫“复杂系统与网络”(Complex system and network)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