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裁员裁到大学了

2009/01/23 - Comments Off on 裁员裁员裁到大学了

日语里也有“景气”这个词,在汉语中通常用作形容词,而在日语中它是个名词,如:景气很好,景气不好。它的发音是:Keiki,和蛋糕的发音差不多。很多年前日语不好的时候,在一个工厂里打工,一个老钳工问我:中国的景气怎么样?我纳闷,没事儿问我中国的蛋糕好不好干嘛啊?确认了几遍还是蛋糕,我就告诉他,我在中国的时候不怎么吃蛋糕。

上面是我真实的笑话,下面是严峻的真实的新闻。

从去年年底,消费紧缩,日元独高,世界各地传来一片裁员之声,这不昨天SONY宣布巨额赤字,裁员!连微软也说要世界范围内裁员5000。日本很多工厂解雇了“派遣社员”。不禁想起和我脚前脚后毕业的几个朋友,他们都被“派遣会社”雇用,然后被派到大公司去上班,有的几年后就回国了,看来选择真是明智。

产业界裁员旋风如今刮到了大学,而且还是日本第二的京都大学,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2005年,日本的国立大学法人化,助教,事务,研究员等职位全都变成了任期制,合同5年。明年三月就是这第一批法人化后采用的人到期的时间。今天京都大学宣布,将对其中的100人左右不再续约,说白了就是解雇。这从一定的侧面反应了大学也面临着一定的经济压力。法人化之后,政府的拨款逐年减少,这个缺从哪里补?

用全拼打“裁员”,就会出来“财源”的候补项,可见汉语之博大精深。对,裁员=财源,特别是在工资比较高的发达国家,裁员是最好的财源来路。100个人,在日本少说按照年薪400万来算,一年就是4个亿,三千多万人民币啊。

京都大学尚且如此,很多小大学岂不更难?

看这个不像看别的负面新闻那样隔岸观火,因为这就发生在身边,好像公司里对面桌子的同事卷铺盖走人了,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轮到自己。

不同于产业界裁员的无奈,学术界的工作的朝不保夕,很有可能会造成正反馈,打击信心,推波助澜。要知道,日本在战后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减少对教育的投入,可现在是怎么了?

ku-restructuring

身边的诺奖

2008/10/08 - Comments Off on 身边的诺奖

昨天晚上从网上得知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发给了三名日本人:

  • 南部 阳一郎 (1921年生,42年东京大学理学部毕业,50年29岁就升为大阪市立大学教授,52年受朝永振一郎推荐留美,56年起在芝加哥大学任教,70年入美国籍)其中一人已是美国国籍,现为芝加哥大学的名誉教授)
  • 益川 敏英 (1940年生,名古屋大学理学部毕业,67年作名古屋大学助教,70年到京都大学,80年起在京都大学汤川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作教授,97年任其所长,2003年退休后在京都产业大学理学部作教授)
  • 小林 诚 (1944年生,名古屋大学理学部毕业,72年为京都大学助教,79年入日本高能物理研究所,现在为高能加速器研究机构,85年起任教授,06年退休)

今天早上上便利店,看新闻的头版都是这三个人的大照片,诺贝尔奖果然是个能激发民族自豪感和信心的东西。

每天上班都会路过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它是以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京都大学汤川秀树的名字命名的,这次获奖的后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也都和汤川有些关联。益川和小林在名古屋大学的时候都是以“坂田昌一”教授为师,而坂田教授是在京都大学是汤川的后辈。汤川秀树,朝永振一郎和坂田昌一三个人共同创立的日本的素离子理论的黄金时代,而他们的弟子到今天还可以拿到诺贝尔奖,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这不,因为益川还曾经担任过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的所长,今天上班路上就看到好多电视台的卫星直播车和新闻记者挤在那里。正想看看热闹,就被好像是读卖新闻的一个小女记者逮住一顿盘问,关于听说获得诺奖的感想之类的。各界全都反应神速,这不昨天获奖,今天京都大学就把益川抓来演讲,今天下午(10月8日)三点在理学部六号馆401(我在五号馆)。

这么近的地方就有人得诺贝尔奖,在一个出了如此多诺贝尔奖得主的学校学科工作,虽然是丁点儿关系都没有,但还是觉得很光荣。要能沾到一点点大师们的“灵气”,也算没在京都大学混。

都是谁在读研

2008/10/03 - Comments Off on 都是谁在读研

来看个漫画:研究生在籍人数与失业率的关系曲线。

很久以前被保送研究生,从周围的情况来看也是差不多前面的同学也都是上硕士研究生,然后再好的继续读博。可到了日本发现,原来好学生都找好工作,找不到工作的才来读研究生呢。不知道国内现在的情况如何,但从考验的受关注程度和激烈程度看,应该还是优胜劣汰吧。看来什么时候大家都不再奔研究生了,什么时候国家的产业界也就是发达了。

2008诺贝尔奖预测

2008/10/02 - Comments Off on 2008诺贝尔奖预测

THOMSON REUTERS(去年还是Thomson呢,什么时候和路透社合并了?)又发布一年一度的诺贝尔科学奖的预测了。根据他们的统计数据,按照文献被引用的排行榜,每年都会在正式发布之前公布一个预测名单,在他们的名单中,每年都会有成功的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看成功预测的名单),所以说可期待度还是很高的。

今年日本又有一人榜上有名。医学生理学奖候补:大阪大学的审良静男。同组的还有美国和法国的科学家,理由是“FOR THEIR RESEARCH ON TOLL-LIKE RECEPTORS AND INNATE IMMUNITY”。他的研究连续两年在同领域被引用最多,关于他的研究NATURE在2007年有一个专访

记忆中,这些年日本总会有一些距离诺奖很近的学者。虽然大众媒体呼声很高的第一个制作出万能细胞iPS cell的京都大学的中山伸弥并不再Thomson的预测之中,但不意味着没有希望。正式的获奖者将在下周揭晓,严重期待。

Science聚焦中国环境

2008/08/01 - Comments Off on Science聚焦中国环境

眼看闹运会就要开幕了,中国真的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不,继《Nature》做了一个中国特辑之后,最新的《Science》也在它的NewsFOCUS中出了四篇关于中国的报道。Nature的标题是China’s Challenges – 中国的挑战;Science关注的比较具体:CHINA’S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 中国环境的挑战。看来,大家都认为中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而且是复数的。

除此之外本期SCIENCE还有几篇文章是介绍闹运会的科学(SCIENCE AT THE OLYMPICS)。

对于那些感兴趣但是没有看Science权限的同学们,我整理了这四篇关于中国环境的文章的PDF文件(2.3Mb),供大家下载。

留学生扩招

2008/07/30 - 1 条留言

日本现任首相福田在一月的施政演说中提出要把日本现在大约12万人的留学生人数在2020年左右提高到30万,这被称为“留学生30万人计划”。昨天(7月29日),文部科学省和外务省等相关六部委提出了施行此计划的一个大纲。指定了30个国际化重点大学,在英语化教育,学分交换,外国人教师采用,住宅提供,签证特批,就职支援等等方面提出了方案。

我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联想就是我国的本科生扩招。也就是说,日本究竟有没有能力来接受如此多的留学生。这个能力包括大学教师的接受能力,留学生的管理能力,留学生毕业后的保障,还有日本社会对外国人的融合能力。

日本不同于美国,有一个语言上的天然障碍,去美国的留学生要过英语这一关,而来日本留学的可以说绝大多数是不具备足够的日语能力的,包括我最初也是。从日本的角度来讲,如果能来日本的人都主动积极并能成功掌握日语是最好的了,可是这个事情不能强制,完全靠自愿,一部分人压根就不想学日语,大部分是没有精力去接受正规的日语课程,而进展缓慢。所以,大学与社会要让这些留学生感觉舒服,就必须要付出大量额外的代价来用英语对待这些留学生,而更糟糕的是,很多留学生的英语也不怎么样。这个无形的成本是很难估量的。所以,大学的教授有些是比较排斥留学生,或者是某一个国家来的留学生。

外国人的就业也是问题。日本人自己的就业现在都是问题,所以,除了一些很适合外国人的工作外,当需要和日本人同等竞争的时候,外国人这个标签就很有可能使你丧失很多机会。这个倒也无可厚非,因为即使是克服了日语这一关,在文化等方面的差异有的时候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那么为了避免这样的风险,在没有特别的理由的情况下,选择本国人也并不是什么意外。这里就有了矛盾,因为“留学生扩招”这个政策,即使政府不明说,也是为了引进高层次人才的一个做法,是希望优秀的留学生留下为日本的发展贡献力量的。何况这样的扩招是要拨出巨额的预算来支持的,就这么挥挥衣袖轻轻的走了显然是一个损失。接收单位的排斥和政府的挽留在留学生毕业的时候出现了分歧。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留学生毕业后何去何从是个未知数。

最大的难题恐怕还是民间的不满,虽然可能只是少数。在相关新闻的留言里,看到的都是反对的声音,而留言中一个特别显著的特征是:留学生被默认为中国留学生。日本留学生人种的单一是它区别于欧美的另一个严重缺陷,全体来看中国人占七成,有些学校里要超过九成。留学生=中国人,中国威胁论=留学生很可怕,少数中国人在日本作奸犯科=留学生没有好人,象这样的等式就莫名其妙的在少数(但愿是少数)日本人的脑中形成。这种民间的潜意识应该不会直接左右政策,但却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留学生以及外国人的生活。保持现状以求改善,或者至少不提出什么30万这样的具体数字,而任其自然增长,可能还好一点。而从首相的嘴里喊出30万,难免会激发一些人的反感。

参考链接:

  1. 每日新闻
  2. reiko’ blog
  3. 2ch
  4. 国会讨论视频[YouTube]受优待的留学生[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