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樱

2016/03/18 - 4 条留言

这是“游谱网”编辑约的一篇关于日本樱花的网文,主要是锁定一些有樱花的影视动漫作品,然后对其相关樱花景点作简单介绍的内容。文字不多,能涉及的内容很有限,最后交给编辑后陪了些图,删了些字后出现在如下网址。

http://youpu.cn/topic/detail?id=1007

在此贴出最初的原文。

《寻樱》

樱花,自古以来被日本国民钟爱,不仅因为它盛开时的赏心悦目,更因为其花期之短,且在最美的时候不选择枯萎,而选择散落。这种无垢和无常被认为是象征了大和民族的精神,所以古往今来无数日本的文艺作品都会用樱花来隐喻爱情和人生。本文将带您探寻几个作品中樱花的出处,一起更加深入作品,更加理解樱花。

很多中国年轻人接触日本应该都是从动漫开始的。那么恐怕最先联想起的就是新海诚的《秒速5厘米》了。那种欲说还休,刻骨铭心的初恋,在日式漫画的湿润笔触和精致台词下被表现得淋漓尽致。片中有男女主角贵树与明里在一棵雪景中的樱花树下相视的画面。本来按照剧情,那棵树应该在枥木县的岩舟町境内,但后来被人找到其原型是在东京代代木公园中央广场的靠北位置的一株。代代木公园在东京都涉谷区,据说在此可以看到东京最辽阔的天空。园内有600余株樱花,是极有人气的花见之所。日语的“花见”,直译的话就是赏花,但对日本人来说并不仅仅局限于赏,往往要有酒有朋友,樱花只是作陪。花见已经成为一种仪式一种社交一种生活方式。很多公司的年轻人为了这,还要被安排彻夜蹲点儿占位置呐。

《秒速5厘米》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电车。很多相遇分离和错过都是发生在电车,车站,道口等处。樱花的静和电车的动在一起,互相呼应,不论在车内和车外看,都是日本独有的风景。列车在线路两边栽种的樱花树间驶过,仿佛是行驶在一条粉红的隧道里。日本最有名的樱花隧道是在京都,京福电车北野线的宇多野站与鸣泷站之间,距离约200米的短短一段。樱花时节的周末晚上,会有特别的“夜樱电车”行驶。在经过此段时,车内熄灯,车外射灯,低速缓行,一个魔幻般的世界将展示在您的眼前。友情提示:最好能站在车头位置。

再介绍一个有很多樱花外景的电影《花与爱丽丝》。不同于前面的讲小学初中阶段的感情,此片说的是发生在两个高中女生和共同喜欢的一名男同学之间的三角恋。片中的樱花多拍摄于东京JR王子站附近的石神井川沿岸。从北口出来沿河向西,有夹在高高的水泥墙和盛开的樱花书之间的散步道。花与爱丽丝追逐着用落樱互相撒花的快乐场景就是在这里。不远有一条“红叶桥”,那是俩人去参加高中入学式走过的地方。其实这整条河二十几公里的沿岸都种有密集的樱花,选任何地方信步片刻都会很心旷神怡的。

同样是岩井俊二的作品,《四月物语》是通过女主角卯月开始大学生活来讲述起自高中时的一段暗恋。刚开片不久,搬家的小卡车停车问路遇到新娘上车那段戏,当时如雪的落樱场面印象相当深刻。那个坡道位于东京世田谷区中町,清泉国际学校的旁边。那附近有一片NTT的社员住宅,就是片中卯月的家了。春光中骑自行车的一段戏是在东京都国立市。出了国立车站,向南是一条宽阔笔直的大道,叫大学通。两侧种植的樱花在春天真的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拱形隧道,被选入东京百景。可以在国立站内,或在南边桐朋学园的过街天桥上观其全景,蔚为壮观。

您也许注意到了,日本的学生题材的作品很多都会出现樱花。这主要是因为日本的学校是四月开学,正好与花期重合。有趣的是,樱花的花期年年变早,以前是开学的象征,现在却渐渐变成了毕业的标志,这些年很多毕业和分离主题歌曲都是靠樱花来寄语的,如森山直太郎的那首《sakura》。

前面介绍了几个含蓄的青少年恋情的作品。而中年的爱情,特别是尚不易为世俗接受的那种,往往更容易让人联想起飞散的樱花。这类里最广为人知的当属渡边淳一的《失乐园》了吧。渡边还有一部叫《樱花树下》的作品,直接将此类感情与樱花作比,并以樱花为主线。在同名十八禁的电影里,京都的赏樱外景是在金戒光明寺内拍摄的。此寺山门雄伟,大堂气派,不仅占地辽阔,而且高低很有层次,上到顶处的三重塔还可俯瞰京都市区。但因为在京都世界遗产级别的名所太多,金戒光明寺便成了私密之所,清净之处。小声说一句:还不要门票呢。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在京都赏花相爱之后,又约了五月去看秋田县的角馆樱花,并在那里相许。角馆被称为樱花之城,每年的樱花祭都会吸引百万以上游人。古典风情的武家城邦绽放满城淡粉色垂樱,以及弧形的樱花河堤都是看点。

上述作品还隐藏了一个信息就是,樱花本身花期虽短,只有两周前后,但因为种类繁多以及地理差异,樱花前线自南向北缓缓推移,其实从二月到五月都有可看的地方。所以,根据行程安排合适的目的地才是上策。

日本涉及樱花的作品数不胜数,本文只是抛了块砖。曾经打动过您的是哪一个呢?不妨来日本走一趟寻樱之旅,去看看那故事的现场,去感受那作者的思量,去印证那喜悦和忧伤。

神护寺红叶

2014/11/22 - 6 条留言

以前这里有过一篇神护寺的图文,那时是早春,主题是绿色。那年的秋天,和几个朋友又去过一次,已是深秋,落叶萧瑟,感慨来晚了一步。今年抽空自己来了,红叶正好,又是雨后,别有一番风味。

SONY DSC
去时路上就开始下毛毛细雨,高雄的绵绵群山都隐在朦朦烟雨中。

SONY DSC
到山门的时候,雨便及时的歇了。

SONY DSC
山门右手既是本坊。

SONY DSC
僧人们行色匆匆。

SONY DSC
又陡又宽阔的石阶。

SONY DSC
金堂就在石阶之上。

SONY DSC
名虽为“金堂”,实际上极其朴素,但内藏有国宝:木造药师如来。它其实是神护寺里比较新的建筑了,建于昭和10年(1935)。

IMG_8025
上得石阶回首下望,便是这神护寺的招牌视角。五大堂和昆沙门堂两座元和9年(1623)的建筑和火红的枫叶相得益彰。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雨中的红叶似有珍珠镶嵌点缀,红的发亮,背景的石或木湿过后色彩凝重,与晴天时的味道完全不同。

SONY DSC
下山时天色已晚,山腰上的茶屋“砚石亭”也点起了灯光。其实神护寺这个季节里晚上也是有射灯来打亮红叶供人观赏的,时间有限,无缘夜枫。

SONY DSC
黄昏时分,雾霭似乎压得更低了,山中人家皆似居于仙境一般。

天龙寺的红叶

2012/12/11 - Comments Off on 天龙寺的红叶

第一次去秋天的天龙寺,因为新绿的时候来过,更增添了对红叶时的期待,这个周末,起个大早,先在岚山转了转就去天龙寺了。一般的寺院都是早上九点开门,天龙寺平时也一样,但红叶时分有特别的关照,早上七点半就可以进去了,所以人并不是很多。

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到了岚山的时候,正好是日出时分。赶紧拧上长焦,纪念这冉冉升起的朝阳,夕阳可见,这朝阳我可是一年见不到几天啊。

从天龙寺的总门到庭园的入口处有很长的路,两侧有停车场和一些其他的塔头。

上图:八幡宫

上图:摄于八幡宫

上图:隐在红叶中的石碑

上图:进得庭园入口,就是大方丈堂。大堂的窗开着,可以望个通透,那面就是曹源池庭园。日本庭园的味道就是这样,若隐若现。

曹源池庭园算是日本庭园的精品,和天龙寺同时代建造(天龙寺建于1339年),由大方丈“梦窗疏石”作庭,以岚山和龟山为背景,有瀑布,峡谷,石桥,池中三座巨石象征“如来”“文殊”“普贤”三位菩萨。

上图为iPhone拍的全景,如画一样。

下面来几张在天龙寺拍摄的红叶小品。

岚山流灯

2012/08/24 - Comments Off on 岚山流灯

8月16日,日本“お盆”(我们称“盂兰盆节”)的最后一天,也就是送先祖神灵回天的日子。这一天,各地都以各自的方式来“送”神。在京都最有名的活动就是“五山送火”,也有称“大文字烧”的。因为五山送火每年都看,今年想看看其他活动,就选择了这个知名度第二的“嵐山灯篭流し”,汉语怎么翻译好?这里就称之为“流灯”吧。

其实日本有很多类似的往河里放发光体的活动,这些年LED比较流行,规模比较大的有东京五月的“隅田川东京萤火虫”,还有前几天去看的“京的七夕”,等等。其实类似活动都是采用了同一种产品,看这个“银河计划”的主页就知道了。

但岚山这个灯笼漂流是用蜡烛的,所以你看不到LED那种铺满河面的壮观,流程也不会很长,对天气和水流都很挑剔。但这也就更显庄严,还透着点儿浪漫。

我坐地铁转岚电到渡月桥时是六点半左右,天还没全黑,但人已经围了好几层,渡月桥上,中之岛上全是人。在岚山渡月桥下游一点,围住一块平缓的水域,让灯笼缓缓地留下,在不远的地方就回收了。

我面前在最下游灯笼回收的附近找到了个前面的空隙,打了招呼坐下静静地等候天黑下来。七点的时候,灯笼便陆陆续续地入水了。这些灯笼其实都是大家花钱买的,写了祈愿,算是一种寄托,望祖先显灵来成就心愿。

两张近景:

两张长时间曝光,用三脚架,20秒。

如果一直在这里等到八点半左右的话,会看到渡月桥那边有五山送火中的“船形”,配合流灯应该会更有氛围。但我在七点半多点儿就赶回去了,八点开始五山送火的时候,我正在地铁里,这是来京都这些年头一次没有看到燃烧的大文字,略有遗憾。

京都大原三千院

2012/06/11 - Comments Off on 京都大原三千院

三千院在京都左京区的大原,从市区过去并不是很方便。虽有京都巴士,可以从京都站(60分),四条河原町(40分),出町柳(30分),国际会馆(20分)坐到那里,但终究属于“山里的”庙。但是那一带旅店,饭店等都不少,相对于高雄那边,这里其实还是蛮热闹的。周围还有很多名胜,如:寂光院,胜林院,来迎院,等。从大原还有山路可以走到贵船神社,对于不用露营的爬山爱好者来说,是个很合适的路线。

其实严格来讲,三千院本来不是个庙。它是一个为了管理大原那些寺庙而设的“政所”。在明治维新时从御所的东边(现在的府立医院)搬到现在的地方。很多皇室出身的都在这里作过住持,是一个典型的“门迹寺庙”。

三千院占地很大,整体错落有致,红叶,新绿,紫阳花,苔藓,园林,都很美。

【数据】
三千院官方网站:http://www.sanzenin.or.jp/top.html
入门费用:700日元
山号:鱼山
宗派:天台宗

这就是三千院的“御殿门”,建在高高的台阶之上。

三千院门前有很多礼品店和料理店,生意很不错的样子,图为京都的纸制和伞。

买票进门后先脱鞋入殿,和大多数庙不一样,这里的鞋要自己拿着(发免费的方便袋),因为这里的大殿是七拐八拐地穿过去,再不回到入口。

进来后几步就到宽敞的“客殿”,望出去是“聚碧园”。聚碧园并不大,但碧绿配上铺在榻榻米上的红毯,精致和别致的很。下面是用iPhone的app: Photosynth拍摄拼接成的一个类似广角的“全景图”。

客殿有廊通到“宸殿”。在这里出去就需要把鞋穿上了。

宸殿出来是一条笔直的小路,两侧布满苔藓。左前方隐约可见的叫“往生极乐院”,里面供奉着国宝文物:阿弥陀三尊坐像。

上图即为绕到往生极乐院正面拍得。在自然之神的守护下,小小的庙宇也倍显庄严。

那天出门前看天气预报说是午后有雨,可是山里的天气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正逛着,突然风起云涌,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至,我又护着相机跑回到了客殿。

人不多,就三三两两地坐在栏前望着聚碧园赏雨。说是赏雨,其实只能是说在这样的地方避雨显然比被逼到路边的什么小店儿的状况要好。没有什么杂念,谁也不知道雨何时能停,但心里一点儿也不急。望着雨丝垂下,甚至想,如果雨不停的话,就这么在这里剃度算了。

这位女施主是否也懂了类似的念头,望着这瓢“清静水”,似真能洗心。

雨来的快去得也快,一个小时的工夫吧,雨住云开,阳光撒在青苔。如此变化就叫“无常”吧,菩萨上了一堂生动地公开课。

再次回到凡尘,一切如洗,也不是“如”啦,是真的洗过了。殿外的庭园叫“有清园”,但雨留下的水气似给这园林罩上一层纱,看上去不是那么清澈。下图为从“弁天池”方向透过林隙望往生极乐院。

在厚厚的苔藓的绒毯上,休息着几尊“童地藏”的石像。他们算是这庙里很萌的一群。

绕过有清园,拾级而上,有紫阳花园(栽培了约3000株紫阳花),金色不动堂,还有观音堂(下图)。

观音堂前香火很旺,门侧有几排架子,排列的都是有小铜人,下面有捐了香火钱的信男信女们的名字。

转一圈后,就从这个供奉“弁财天(弁天)”的庙内神社处回到园林。

徘徊良久,才从下图的“西方门”出去,离开了三千院。

最后以两张雨后的特写来结束吧。意外的雨带给人意外的惊喜和感悟。

高雄山神护寺

2012/05/30 - 1 条留言

2012年5月28日,独自一人去高雄山的高山寺(世界遗产)和神护寺走了走。高山寺更古更幽,但神护寺更气派,更宏伟,感觉更好些。

神护寺,和平安京同时建造(公元794),始称“高雄山寺”。后来,在天长元年(公元824)与河内国神原寺合并,才有“神護国祚真言寺(じんごこくそしんごんじ)”的名字。高僧“空海(弘法大师)”和“最澄(传教大师)”都曾在高雄山寺活跃过。特别是空海从唐朝回来后,大同4年(公元809)起曾任14年住持。空海后来在高野山建立金刚峰寺,再后来,弘仁14年(公元823)受赐东寺。现在东寺是真言宗的总本山,但高雄山寺(现神护寺)作为真言宗立教酝酿的基础,亦不逊色。

后来因为灾害,神护寺曾一度荒废,直到“文觉上人”于寿永3年(公元1184)得到朝廷援助,才得以复兴。这一段在《平家物语》中略有提及。应仁之乱时,寺庙再次毁于战火,元和9年(公元1623)起,由“龙严上人”再建了楼门,昆沙门堂,五大堂,钟楼。到了近代,昭和十年又新盖了金堂和多宝塔,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高雄地区看似远离市区,但其实有巴士还是蛮方便的。JR巴士高雄京北线从京都站出发(山城高雄下车)每小时三趟车,京都市巴士8号线从四条乌丸出发(高雄下车)每小时一趟车。单程大约要50分钟,下车后要走约20分钟(高山寺是下车即到)。红叶旺季的时候会有临时加车,但那时山路堵车也厉害。虽然长了些,但这里的自然和名胜值得一去。另外沿着清滝川(Kiyotaki-gawa)的散步道走3公里多点儿就可以到嵯峨野一带。如果有时间和体力,这里是可以玩儿一大天的。

【数据】

神护寺的脚下就是清滝川,我从高山寺下来,过了红色的高雄桥就可以看到神护寺的参道的宽宽长长的石阶了。溪边边有旅店,溪水清澈见底,一直流向岚山的大堰川。

从这里上去要走很长的石阶参道,路边有几间料理店,茶社。还有个叫“砚石”的巨岩,据说是空海以此为砚,向对岸的投笔书匾。

终于,气喘吁吁地走到了神护寺的“楼门”前,因为它高高在上,从台阶下看起来异常雄伟。此门建于元和9年(公元1623)。

楼门边上有个叫“本坊”的院子,其实就是此庙的“事务所”和书院。

进的楼门是宽阔的沙地院子,右手是红色的“和气公灵廊”。“和气公”即“和气清麻吕”,是主张营造平安京的忠臣,并与迁都平安京同时在爱宕山修建包括“高雄山寺”的“五坊”(现存仅两个)的人。

绕过灵廊,有台阶通向钟楼(照片顶上的建筑)。钟楼并不公开,但据说里面藏有的梵钟高148cm,口径80cm,是“日本三名钟”之一,属国宝级文物。

金堂,即神护寺的本堂。内供有国宝级文物“药师如来立像”,高170cm,被认为是在神护寺之前的河内国神愿寺开创时制作。

金堂前有大台阶,向下看去是五大堂(前)和昆沙门堂(后)。

有台阶继续上到金堂的后面,是“多宝塔”,这个建筑相对比较新,建于昭和年间。里面供奉着“五大虚空藏菩萨像”,据称制作于承和3年(公元836),与金堂的药师如来同属于贞观时代的真言密教雕刻的代表作。

金堂前有条小路,有牌子写着走100米可达地藏院,可见绝景。走过去一看,果然是!高雄山夹着溪谷,层峦叠嶂。这里据说是高雄地区观赏红叶的第一名所。旁边有休息处,可以买素烧的小碟许愿向山下扔。日本很多高山上都有此一项,有的是扔瓦片,有的是扔小碟,称为“かわらけ投げ”。

从地藏院绕回来,又过金堂,五大堂和昆沙门堂,就会看到有个不起眼的小屋,叫“大师堂”。是空海的住房遗迹。里面又安正4年(公元1302)雕刻的“板雕弘法大师”。每年只在11月1日至15日公开。

转一圈后就回到山门前。总的来讲寺庙并不大,但是宗教,历史,自然结合的很好,结构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并且这里毕竟立地比较偏,寻常的观光客很难涉足与此,所以颇为宁静,值得静心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