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护寺红叶

2014/11/22 - 6 条留言

以前这里有过一篇神护寺的图文,那时是早春,主题是绿色。那年的秋天,和几个朋友又去过一次,已是深秋,落叶萧瑟,感慨来晚了一步。今年抽空自己来了,红叶正好,又是雨后,别有一番风味。

SONY DSC
去时路上就开始下毛毛细雨,高雄的绵绵群山都隐在朦朦烟雨中。

SONY DSC
到山门的时候,雨便及时的歇了。

SONY DSC
山门右手既是本坊。

SONY DSC
僧人们行色匆匆。

SONY DSC
又陡又宽阔的石阶。

SONY DSC
金堂就在石阶之上。

SONY DSC
名虽为“金堂”,实际上极其朴素,但内藏有国宝:木造药师如来。它其实是神护寺里比较新的建筑了,建于昭和10年(1935)。

IMG_8025
上得石阶回首下望,便是这神护寺的招牌视角。五大堂和昆沙门堂两座元和9年(1623)的建筑和火红的枫叶相得益彰。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雨中的红叶似有珍珠镶嵌点缀,红的发亮,背景的石或木湿过后色彩凝重,与晴天时的味道完全不同。

SONY DSC
下山时天色已晚,山腰上的茶屋“砚石亭”也点起了灯光。其实神护寺这个季节里晚上也是有射灯来打亮红叶供人观赏的,时间有限,无缘夜枫。

SONY DSC
黄昏时分,雾霭似乎压得更低了,山中人家皆似居于仙境一般。

天龙寺的红叶

2012/12/11 - Comments Off on 天龙寺的红叶

第一次去秋天的天龙寺,因为新绿的时候来过,更增添了对红叶时的期待,这个周末,起个大早,先在岚山转了转就去天龙寺了。一般的寺院都是早上九点开门,天龙寺平时也一样,但红叶时分有特别的关照,早上七点半就可以进去了,所以人并不是很多。

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到了岚山的时候,正好是日出时分。赶紧拧上长焦,纪念这冉冉升起的朝阳,夕阳可见,这朝阳我可是一年见不到几天啊。

从天龙寺的总门到庭园的入口处有很长的路,两侧有停车场和一些其他的塔头。

上图:八幡宫

上图:摄于八幡宫

上图:隐在红叶中的石碑

上图:进得庭园入口,就是大方丈堂。大堂的窗开着,可以望个通透,那面就是曹源池庭园。日本庭园的味道就是这样,若隐若现。

曹源池庭园算是日本庭园的精品,和天龙寺同时代建造(天龙寺建于1339年),由大方丈“梦窗疏石”作庭,以岚山和龟山为背景,有瀑布,峡谷,石桥,池中三座巨石象征“如来”“文殊”“普贤”三位菩萨。

上图为iPhone拍的全景,如画一样。

下面来几张在天龙寺拍摄的红叶小品。

岚山流灯

2012/08/24 - Comments Off on 岚山流灯

8月16日,日本“お盆”(我们称“盂兰盆节”)的最后一天,也就是送先祖神灵回天的日子。这一天,各地都以各自的方式来“送”神。在京都最有名的活动就是“五山送火”,也有称“大文字烧”的。因为五山送火每年都看,今年想看看其他活动,就选择了这个知名度第二的“嵐山灯篭流し”,汉语怎么翻译好?这里就称之为“流灯”吧。

其实日本有很多类似的往河里放发光体的活动,这些年LED比较流行,规模比较大的有东京五月的“隅田川东京萤火虫”,还有前几天去看的“京的七夕”,等等。其实类似活动都是采用了同一种产品,看这个“银河计划”的主页就知道了。

但岚山这个灯笼漂流是用蜡烛的,所以你看不到LED那种铺满河面的壮观,流程也不会很长,对天气和水流都很挑剔。但这也就更显庄严,还透着点儿浪漫。

我坐地铁转岚电到渡月桥时是六点半左右,天还没全黑,但人已经围了好几层,渡月桥上,中之岛上全是人。在岚山渡月桥下游一点,围住一块平缓的水域,让灯笼缓缓地留下,在不远的地方就回收了。

我面前在最下游灯笼回收的附近找到了个前面的空隙,打了招呼坐下静静地等候天黑下来。七点的时候,灯笼便陆陆续续地入水了。这些灯笼其实都是大家花钱买的,写了祈愿,算是一种寄托,望祖先显灵来成就心愿。

两张近景:

两张长时间曝光,用三脚架,20秒。

如果一直在这里等到八点半左右的话,会看到渡月桥那边有五山送火中的“船形”,配合流灯应该会更有氛围。但我在七点半多点儿就赶回去了,八点开始五山送火的时候,我正在地铁里,这是来京都这些年头一次没有看到燃烧的大文字,略有遗憾。

京都大原三千院

2012/06/11 - Comments Off on 京都大原三千院

三千院在京都左京区的大原,从市区过去并不是很方便。虽有京都巴士,可以从京都站(60分),四条河原町(40分),出町柳(30分),国际会馆(20分)坐到那里,但终究属于“山里的”庙。但是那一带旅店,饭店等都不少,相对于高雄那边,这里其实还是蛮热闹的。周围还有很多名胜,如:寂光院,胜林院,来迎院,等。从大原还有山路可以走到贵船神社,对于不用露营的爬山爱好者来说,是个很合适的路线。

其实严格来讲,三千院本来不是个庙。它是一个为了管理大原那些寺庙而设的“政所”。在明治维新时从御所的东边(现在的府立医院)搬到现在的地方。很多皇室出身的都在这里作过住持,是一个典型的“门迹寺庙”。

三千院占地很大,整体错落有致,红叶,新绿,紫阳花,苔藓,园林,都很美。

【数据】
三千院官方网站:http://www.sanzenin.or.jp/top.html
入门费用:700日元
山号:鱼山
宗派:天台宗

这就是三千院的“御殿门”,建在高高的台阶之上。

三千院门前有很多礼品店和料理店,生意很不错的样子,图为京都的纸制和伞。

买票进门后先脱鞋入殿,和大多数庙不一样,这里的鞋要自己拿着(发免费的方便袋),因为这里的大殿是七拐八拐地穿过去,再不回到入口。

进来后几步就到宽敞的“客殿”,望出去是“聚碧园”。聚碧园并不大,但碧绿配上铺在榻榻米上的红毯,精致和别致的很。下面是用iPhone的app: Photosynth拍摄拼接成的一个类似广角的“全景图”。

客殿有廊通到“宸殿”。在这里出去就需要把鞋穿上了。

宸殿出来是一条笔直的小路,两侧布满苔藓。左前方隐约可见的叫“往生极乐院”,里面供奉着国宝文物:阿弥陀三尊坐像。

上图即为绕到往生极乐院正面拍得。在自然之神的守护下,小小的庙宇也倍显庄严。

那天出门前看天气预报说是午后有雨,可是山里的天气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正逛着,突然风起云涌,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至,我又护着相机跑回到了客殿。

人不多,就三三两两地坐在栏前望着聚碧园赏雨。说是赏雨,其实只能是说在这样的地方避雨显然比被逼到路边的什么小店儿的状况要好。没有什么杂念,谁也不知道雨何时能停,但心里一点儿也不急。望着雨丝垂下,甚至想,如果雨不停的话,就这么在这里剃度算了。

这位女施主是否也懂了类似的念头,望着这瓢“清静水”,似真能洗心。

雨来的快去得也快,一个小时的工夫吧,雨住云开,阳光撒在青苔。如此变化就叫“无常”吧,菩萨上了一堂生动地公开课。

再次回到凡尘,一切如洗,也不是“如”啦,是真的洗过了。殿外的庭园叫“有清园”,但雨留下的水气似给这园林罩上一层纱,看上去不是那么清澈。下图为从“弁天池”方向透过林隙望往生极乐院。

在厚厚的苔藓的绒毯上,休息着几尊“童地藏”的石像。他们算是这庙里很萌的一群。

绕过有清园,拾级而上,有紫阳花园(栽培了约3000株紫阳花),金色不动堂,还有观音堂(下图)。

观音堂前香火很旺,门侧有几排架子,排列的都是有小铜人,下面有捐了香火钱的信男信女们的名字。

转一圈后,就从这个供奉“弁财天(弁天)”的庙内神社处回到园林。

徘徊良久,才从下图的“西方门”出去,离开了三千院。

最后以两张雨后的特写来结束吧。意外的雨带给人意外的惊喜和感悟。

地震进行时

2011/03/13 - 24 条留言

先报个平安。这两天收到很多电话和Email来确认俺和家人的安危。很抱歉更新迟了,让亲人朋友担心。感谢大家的慰问,请大家放心,俺们这里没事儿。

昨天下午(3月11日)两点半左右,我正在被三台马达的工作折磨着,当时单腿手拄着桌子思考,就觉得有点儿眩晕,不是那种地震的摇动,而是有些象摇篮的那种低频的晃动。第一反应就是最近太累了,都有点儿晃了。可听见身后的几个同事也小声交流说怎么觉得悠啦悠啦啊,才意识到:这是地震。实验室马上沸腾,上网确认马上就知道宫城县发生了大地震,不妙。但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各自忙各自的工作。

昨天加班到很晚,一直也没有上网,回家的路上用手机看才知道事态严重。回家后看了电视画面就惊呆了,这不是好莱坞的电影,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啊。

按照日本的建筑等级,如果同样的地震发生在陆地,不见得会有如此大的波及面。但这次海中断层错位造成的海啸确实是让日本的防震建筑也防不胜防。加上地震和余震影响电车运行造成的首都圈交通混乱,核电站被海啸破坏造成的核泄漏,种种方面的受害影响了整个日本,特别是东日本。

最近继新西兰和中国云南之后日本又发生8.8级地震,可见地壳活动之频繁。这个级别的天灾即使是在多灾的日本也绝对是重量级,不过日本的政府和人民在灾难面前表现的依然是冷静和有序。1995年阪神大地震,受灾严重,可我99年到日本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告诉,我是绝对想象不到这里是刚刚发生过地震的地方。

“救灾”和“灾后重建”应该是日本的长项,希望这个国家和民族能迅速把“震”转变成“振”,重新找回凝聚力和自信心。

祈祷当地更多的人平安。

春不晚

2011/02/06 - 4 条留言

今天是初几了?懒得数,反正是正月里的第一个星期日就是了。

今年的大年三十儿是平日,甩给新入社的“小孩儿”几个指示之后就匆匆下班回家,有班不加算是给除夕一个很大的面子。但大年初一还是照常上班去也,午饭时和同事们聊起今天是中国人的大日子,有人问中国人春节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么?还真把我问住了。想想自己昨晚,除了看春晚也真没什么可作的啊。

“春晚”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每年看完之后都会痛骂自己,这么烂的东西也看,弱智!可365天之后还是会屁颠儿屁颠儿地被它折磨,这不是受虐狂么,看来人的忍耐能力真的是没有底线的啊。还有一种心理能让人这么一年一年地挺下来,那就是总有一种期待:去年的已经糟烂到那个地步了,今年的不会比去年更糟了吧。但事实证明,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春晚我同时还在看推特上大家的各种调侃,这显然要比春晚本身好玩儿多了。明年索性关掉电视只看Timeline就好了,

哎,去年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去年对我,对我家,那都是波澜壮阔的一年,很是虎虎生风。但虎年过后,只希望今年能平平安安,祥祥和和一点,象一只不喜欢跳的懒白兔儿一样就好了。哪怕是输给乌龟也行,只要稳稳当当地一年就很满足了。

除夕之夜还是有一点值得纪念的,那就是,自从有牙以来,这是第一个没有吃饺子的除夕。我还是今天在京都地区的留学生春节晚会上才吃了兔年的第一次饺子,当然是超市冷冻的。理由很简单,腊月里吃了太多次的饺子,有点儿吃伤了。

春节过后的几天里,这里天气暖洋洋地让人有春天已经到来的错觉。我虽然是生在东北长在东北,但现在想想我除了喜欢滑冰和滑雪之外,对冬天并无什么好感。春天快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