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少子化问题的国际意识调查

2006/04/28 - 3 条留言

日本的“少子化”目前十分严重,人口高龄化的问题日益显现,针对此,最新的小泉内阁甚至专门设立的一个新的“少子化对策”的大臣。4月27日,内阁府发布了一个国际调查报告。调查在去年10-12月进行,以日本、韩国、美国、法国和瑞典五个国家的20~49岁的男女每国一千人左右为对象,调查问题围绕结婚,生子和育儿。

“想要的孩子人数”这个问题的答案各国最多的都是“2人”,其次是“3人”。当实际有的孩子数比想要的少的时候,问道“还要继续要吗?”。在日本的回答最多的是“不要”(53.1%);在韩国的答案也是“不要”超过了半数。而其他的三国都是答“继续要到希望的人数”的最多。问及“不想继续要孩子”的理由,日本和韩国回答“对育儿和教育投入的资金太~多~啦”的比例占到了最多。

另外一个主要的问题是“你认为在自己的国家生儿育女容易么?”。在日本,回答“不认为”和“基本不认为”的超过了一半(50.3%);答“认为”和“基本认为”的为47.6%。韩国持否定态度的更多,达到了79.8%。而在欧美三国的答案中,持肯定态度的瑞典是97.7%;美国是78.2%,法国是68.0%。

有关在学龄前儿童的育儿过程中夫妇二人的分担问题中,日本和韩国答“主要是妻子”的占到了七成。美国认为女方为主的占四成,而在瑞典回答“夫妻同等”的竟有九成!

从以上调查结果就可以看出为什么欧美的发达国家现在出生率开始回升,而日本韩国等却持续走低了。

如果这样的调查在中国做会是什么结果呢?我觉得在日本的条件下生养孩子已经是非常非常地方便了,真不知道瑞典那里会是什么样儿啊?!日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肯定会大量引入其他国家的经验,把少子化作为一个关乎日本未来的大问题来解决,政策应该会越来越好吧。

上文翻译自《朝日新闻》稿件

Technorati Tags: ,

爱国心

2006/04/13 - 3 条留言

从小就有人让我们举起右手面向国旗高喊“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没有人可以有任何疑问。可是关于这个“爱国心”,这段时间又在日本的议会里争论了起来。起因是对“教育基本法”的修改。

日本的现行的“教育基本法”是在战后的昭和22年(1947)颁布的,60年来第一次提出修改。当时,联合国部队总司令部在审阅教科书的时候,把“爱国心”这样的提法全部删掉了。现在有人批评说在那样的历史条件下通过的宪法和教育基本法根本就不清楚是哪个国家的基本法。可在这次改法的过程中,关于“爱国心”究竟应该如何表现,党派之间又有了分歧。

自民党起初比较强硬的表示“爱,国,心这三个字绝对不能让步”。但有关“爱国”的“国”,公明党表示,只一个“国”字,容易使人联想起战前的“国家主义”,一定要以某种形式明确的表示这个“国”并不包含它的统治机构,不可以把“爱国”和“爱统治机构”混淆。最终通过的是一个折中的方案。这段表述是这样:“尊重传统与文化,热爱孕育着传统与文化的祖国和故乡,同时也要尊重他国,培育为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发展做贡献的态度”。通过把祖国与故乡并列,并顾及他国来淡化“对统治机构的服从”这样的含义。而把“心”字去掉也淡化强制灌输的因素。

在日本现行的教育基本法中还有一条:“教育不服丛不正当的支配”。在我以前的一片文章里提到过的反对唱国歌的运动就是根据这一条。有人担心这次修改基本法会不会把这一条改掉来为强制唱国歌来铺路,还好,这一条并没有被修改掉。

对“爱国”的教育如此谨慎的国家恐怕只有日本,而这种谨慎也是有它战前的那段历史原因的。可是这个把“爱国”与“爱统治机构”分开考虑这个方针确是很多民主国家都奉行的。当“统治机构”不能很好的统治国家的时候,“爱国”实际上就意味着反对“统治机构”。这样的方针我们的党恐怕很难接受,至少目前是这样。我们的“三热爱”什么时候能变成“两热爱”呢?

参考网址(日文):产经朝刊朝日新闻

日本地价出现两极化趋势

2006/03/24 - 1 条留言

昨天(23日),日本的国土交通部发布了2006年的“公示地价”。公示地价是日本一个官方的地价指标,根据1969年制定的地价公示法,每年三月底由国土交通部公布,地点为三万余个。其实就是由专业人士公布的一个土地的“正常价格”。

今年的数据出来后,都市与地方两极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虽然全日本平均的数据还是连续15年的下跌走向,幅度为2.7%。但三大都市圈(东京,大阪,名古屋)的商业用地涨幅很明显,东京的住宅地价也结束了连续15年下跌,开始上升,有些区域甚至出现泡沫似的激增。而另一方面,在地方,无论是住宅地还是商业地,都连续着14年的下落趋势,虽然幅度有所缓和,但还是很难有抬头的倾向。住宅地的倒数后三名为:山梨,德岛和香川,下跌幅度6%以上;商业地的倒数为:青森,岩手,秋田,德岛和香川,下跌幅度超过8%。可见东北地区和四国地区的问题严重。

根据一些评论,总的趋势是乐观的,地价走高象征着日本经济的复苏,但因为发展的不平衡,还是需要具备足够的警惕。

Technorati Tags:

神户机场

2006/02/17 - 2 条留言

二月十六日,神户机场正式开始运营了。这应该是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一个大机场了,开车一个小时多点儿就可以到。本来以为会是个国际机场呢,那样的话就方便了,但很遗憾,这是个针对日本国内航班的机场。随着第一架飞机的升空,有关这个神户机场的批评又一次高涨了起来。

最大的争议就是这个机场的存在是否合理的问题,因为在这个所谓的关西地区已经存在了两个机场,一个是“大阪国际机场(伊丹)”,另一个是“关西国际机场(关空)”,将这三个机场画个圈,直径还不到30公里。虽然伊丹空港将在今年四月起开始航空管制,还有政客提案将其废掉,然后在其地址上建设“副首都”,以预备东京发生大地震或者遭受恐怖袭击等情况的应急,但同时关西空港正在大兴土木进行第二期的建设。所以在这一片,神户机场在某种角度来讲实在是可有可无。

Airports in Kansai Area

实际上,早在1969年,日本政府就计划在这一片建设一个除伊丹之外的新机场,当时选择的地址就在神户港,可是当时神户的市长和议会以公害和环境等原因强烈反对,愣是把国家的提案给否决了。(这种事情在中国是很难想像的。)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关西国际机场(84年筹备,87年开工,94年开港)。后来,神户又后悔了,这个机场就在近二十年的赞成与反对的争议声中诞生了。花费超过三千亿日元,虽然市政府声称不花市民税,要靠卖地来自酬资金,可现在添海的地连1%都没卖出去,最后这款项如何搞定还是未知数。

同样具有争议的是将在三年后完工的静冈机场,那将是日本的第100个机场。从静冈去东京和名古屋都非常方便,那里是否需要一个机场呢?

稍微查了一下相关的背景知识才知道,日本是世界上民航机场密度最高的国家。我国那么大地方,机场才刚刚200,美国虽然多,将近两万,但按照面积每十万平方公里来平均的话,日本是23.3,法国其次21.7,美国才是6.4,而我国才刚刚1.4个。但不要忽略:日本的铁路高度发达和人口超级集中,要坐飞机可以有好几个机场可以选择 。所以说美国的机场也许还是不足,而日本则绝对是超标了。

活力门?

2006/01/25 - 6 条留言

昨天介绍了日本Livedoor社长崛江贵文被捕的事件,今天发现国内的媒体称之为“活力门”事件,呵呵,觉得这个翻译很有意思。

看过《阿甘正传》的都应该知道,在1972年的美国大选时,出了一个“水门事件 Watergate scandal”,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政治丑闻,呵呵,当时阿甘正好在对面楼里看到有人鬼鬼祟祟,就报告了警察。而这里的“水门”其实和“门”没有任何关系,是一个大厦(现在是旅馆)的名字,当时民主党的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在那里。可是中国的新闻界比较搞笑,再后来出的高层的丑闻都愿意给套上一个“门”字。什么“特工门”,什么“虐囚门”,好像家丑不可外扬,一定要关在门里。

这不,又来了一个“活力门”。不过这个“活力门”其实还真不是牵强,我估计记者们是从公司的名字:Livedoor来直译的。但懂日语,经常接触日文媒体的人应该会想到另一个联系。在日文媒体中,经常用片假名表示崛江贵文的一个昵称:ホリエモン,发音是:HOLIEMON。这里的HOLIE就是“崛江”的日语发音,而MON是日语“门”的发音。也就是把社长和公司的名字合在一起的新名字(这是我的推理,不知道此名字的真正来历是不是这样)。那么如果把HOLIE用汉语念出来呢?是“候力哀”,很接近“活力”二字。

所以,这个“活力门”的名字从两个角度上讲还基本靠谱,或者应该是个懂日语的为了和“崛江”的发音相符而故意把“LIVE”翻译成了“活力”。但听起来还是很别扭。就象Google就叫Google好了,非要叫成“古狗”什么的就是别扭。

从六本木到拘留所

2006/01/24 - 5 条留言

昨天晚上的电视里,所有频道都在播放着同样的新闻:Livedoor的社长崛江贵文被逮捕了,罪状是违反了证券交易法,其中包括对公司股票的违规操作以及虚报公司业绩等等。

事情从一周前就已经沸沸扬扬的开始了,在16号的夜里,东京的警察对处在六本木的Livedoor公司本部以及崛江的住宅进行了彻夜的突击搜查,第二天早上就成了轰动全日本的新闻。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各说各的,崛江说违法的事情全是负责投资的子公司做的,他本人并不知情。子公司的社长也承认都是他的错。在冲绳还有他公司的干部自杀。Livedoor的股票也跌的稀里哗啦。终于,昨天,在证据确凿之后,逮捕了包括崛江在内的四个人。今天早上的新闻说大家都招了,崛江正式辞职。

整个Livedoor事件绝对不会是一个公司的神话与老板犯罪这么简单,它实际上代表了一种思潮一种期待的破灭,尤其对很多日本年轻人来讲,是一个偶像的倒掉,绝对会对日本的社会产生巨大的震动。

这个崛江贵文是个什么人呢?我并没有太深的研究,仅说几个印象。

  1. 此人年仅33岁,靠600万日元于十年前创业,能作到这个地步,不能不说此人翻云覆雨之能量的巨大。
  2. 此人创业初期时留的长发,一副不良少年的打扮。
  3. 此人身为老板却在公众场合几乎不穿西装,这在日本这样的西服领带的社会绝对是一个异类。为所有老一辈创业者所不齿,却赢得了大量反社会的年轻人的拥护。
  4. 此人在去年小泉解散议会后,居然参加竞选。他和所有支持他的人统一身穿黑色T恤,前后各两个白色大字“改革”,东跑西颠的拉选票,虽然获得了大量的支持,但结果还是落选,不过确实把广岛的选区搅的够呛。小泉以及很多知名政客都公开支持他,这也成为了今天很多人讨伐小泉的一个新武器。
  5. 此人收购职业棒球队,还曾巧妙的把富士电视台逼到被收购的境地,弄的一群老头子抓耳挠腮,束手无策,从而打捞一笔。可以说是资本运作的大手笔案例。
  6. 此人口口声声的说要把Livedoor打造成“世界第一”的上市企业,他的口头禅“想定内(意料之内)”成为去年第一的流行语。可见其信心的过剩。
  7. 此人在自己的一本书中,公然提出“钱可以买到人心”的论调,遭到很多非议,也有很多敢想不敢说的人的支持。至少给人了大胆直率的印象。

可见这个崛江的很多做法都与传统的日本社会规范和伦理格格不入,可正是这样的人也给日本缺乏活力的社会带来一些朝气。所以,特别是在年轻人的心中,他是很多人的榜样和偶像。他高喊的“改革”给很多人带来了希望。他的人气当然给他的网站Livedoor带来了人气,应该说作为后起之秀的门户网站,Livedoor还是不错的。

虽然现在事件还在继续深入调查阶段,但Livedoor的信誉已经荡然无存了,它的股票已经被监理,等待最后是否退场的判断。一个泡沫就这么破灭了,真的是一台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