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not so easy for US postdoc

2007/08/24 - Comments Off on Life is not so easy for US postdoc

《Nature》的一篇文章《More biologists but tenure stays static》总结了一些来自FASB的数据,表明在美国的搞生物的博士后将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数据说,在美国搞生物科学的博士自1966年以来一直增加,而于生物医学相关的正式学术职位却自1981年以来没有太大的变化。生物博士得到终身职位的比例从45%降到了30%。拿R01经费(NIH为博士后提供的一个养家糊口的工资?)的博士后的平均年龄已经从1970年的34岁涨到了42岁。

印象上似乎认识的所有搞生物的中国人最后都跑美国去了,除了我老婆。还以为那里很好混呢,看来也是每况愈下啊。当然,相比日本来讲,恐怕情况还是要好的多吧。日本现在也在改革学术职位的雇用制度,引进任期制,还有学习美国的Tenure-track的体制,在很多高校设置特聘职位,通过考核计划有半数会转成终身,部分高校以引进外籍教员为政策,象“会津大学”,有38%的外国人教师。相信日本的政府及大学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机构严重国际化不够,通过各种改革,但愿会给国外的学者更多的机会。

日本人付账

2007/08/24 - 1 条留言

今天中午和老婆去一家很不错的西餐厅吃饭,很有人气,坐满了各个年龄段的女性在那里用餐。不同于东北人吃完饭抢着付账,日本人一般都是各付各的。今天旁边坐了两个老太太,一共吃了2688日元。分开付,一人1344,一点儿也不含糊,一个在钱包里翻了半天,给另一个精确到零头。虽然很习惯这种场面,但还是觉得有点儿那个。

我就想,很吉利的一个数字被分的很不吉利,多可惜啊。另外,如果账单是各奇数,没法被平分成两半,这两个老太太岂不是会很为难啊。

日本博士后超过一万五千人

2007/07/11 - Comments Off on 日本博士后超过一万五千人

翻一篇产经新闻消息

文部科学省在7月10日发表了一个调查数据:取得博士学位后,在研究机关或者企业中没有得到正式的职位,而继续研究的“博士后”在全国范围内超过一万五千人。相对去年增加了642人。

有关博士后的所属,在国立大学中有46%(7196人),比去年增加899人;在如理化学研究所(RIKEN)等独立行政法人中有5371人;私立大学1574人;而企业中的只有两位数32人。

年龄分布是这样的:30岁以下26%;30~34岁有46%;40岁以上的有10%。其中女性占21%,40岁以上的有27%。

日本和美国不一样,以前博士后是很少的,近些年大学等研究机构的人事趋向收缩,而读博士拿学位的年轻人却有所增加,这就必然会使很多博士找不到固定的职位而成为博士后。今年四月日本的大学深入改革,把以前可以是终身职位的助教也变成了任期制,所以以后这种“不定”的年轻研究者肯定是还会增加。文部科学省对此似乎很忧虑,希望民间企业为研究员敞开胸怀,增加雇佣。可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日本的博士后研究员相对美国来说还是不够多,应该继续增加比例。

以前和国内的人说话时经常要解释一下“博士后”这个东西,很多学术界之外的人以为“博士后”是一个比“博士”还高的学位,会很关心地问我们还要“念”几年啊。实际上博士后在这里就是一个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按照是否全职,年龄,毕业年数等等来计算工资,也基本享受各种福利。不同的就是,博士后是每年都要续约,而且一般会有上限(三年或者五年)。和国内的概念可能还不太一样,国内有很多“博士后流动站”,博士毕业后要“入站”,几年后“出站”,很大程度上被当作是很牛的事情,甚至被认为是在学术圈里混的必经之路,有点儿进修的味道。而在这里,博士后很普通,肯定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但也绝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至少年轻的时候是这样)。

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很少见到博士后的,因为那里有钱的老板不多;而在京都大学,就发现身边的同龄人很少有不是博士后的了,只是出工资的地方不一样而已。通常来讲,博士后因为要为自己合同期满之后的事情着想,所以工作会更努力一些;另外,博士后的课题往往不是全权由自己决定的,需要学习的东西要多一点;还有,固定的教职会有很多教学以及学校运营等相关的事务牵扯精力,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中去。所以,很多年轻人,在拿到博士学位后,并不急着找固定的教职,而是选择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做几年研究再说。我认为博士后的机会多一些,对年轻学者以及对一个国家的研究水平整体发展来说,应该是有推动作用的。文部科学省真的不需要太过担心。

基于论文被引用数的日本研究机关排行榜

2007/05/14 - 3 条留言

很久没有更新了,来一则(4月份的)旧闻

美国的Thomson(就是统计科学杂志影响因子的罪魁祸首)公布了一个根据过去十一年(1996-2006)科学论文被引用数来计算的研究机关排行榜。其中日本的头二十个是(方括号内为世界排行):

(1)东京大学[13]
(2)京都大学[30]
(3)大阪大学[34]
(4)东北大学[70]
(5)名古屋大学[99]
(6)科学技术振兴机构[110]
(7)九州大学[119]
(8)北海道大学[140]
(9)理化学研究所[159]
(10)东京工业大学[163]
(11)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190]
(12)筑波大学[217]
(13)广岛大学[276]
(14)自然科学研究机构[287]
(15)庆应义塾大学[293]
(16)千叶大学[295]
(17)神户大学[338]
(18)冈山大学[349]
(19)熊本大学[369]
(20)东京医科齿科大学[370]

原始数据来看,东京大学有68,434篇SCI收录论文,被引用849,355次。而第二位的京都大学论文数是49,593,被引用590,674次。可见东大和京大的区别还是蛮大的。而从平均被引用次数来看,京大的11.91次则是第七位。

简单的搜索了一下中国的数据,但没有找到什么实际的结果。

积水

2007/03/21 - 3 条留言

在日本看电视经常会出现一个“积水房屋”(Sekisui House)的广告。这是一个搞建筑设计,施工及材料的公司,属于业界的排头兵。可是这个公司的名字“积水”让我一直觉得很可笑,一个“积水”的房子,怎么会让人感到舒服么。以为这只是汉语和日语对词语的诠释有异,从未考证。可昨天看到“京都日报”中的一个整版的广告,才恍然大悟。

广告是积水化学的,以中国的黄果树瀑布为背景,写着

勝者の戦は積水を千仞の谿に決するがごときは形なり。

并注明这句话取自《孙子兵法》。查了一下,原文出自《孙子兵法》“军形第四”一节,是这样滴:

胜者之战,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

那句话有人这样翻译:胜利者一方打仗,就象积水从千仞高的山涧冲决而出,势不可挡,这就是军事实力的表现。大概可以和“势如破竹”意思相当。从物理的角度上讲,就是势能转变为动能的过程。

商场如战场,早就听说《孙子兵法》不仅仅是部兵书,在很多其他领域都有应用的意义。积水化学及其相关产业以其中的两个字为社名,可见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的影响。

注:“积水房屋”是1960年从“积水化学”分离出来的。积水化学创建于1940年。有汉语的主页,看来在中国发展的也不错。那里有他们自己的诠释

这句话的意思为「胜利者的战斗如同装得满满的水(即积水(SEKISUI))急坠入深深的谷底,以强劲势头,一鼓作气」。而涉及到企业营运时,随着业务的展开必然遇到众多困难,为解决它们,重要的是充分了解实情,着实分析,建立体制,然后再以满储的积水急流之势迈向成功。我们员工对积水(SEKISUI)这个企业名称感到非常自豪和亲切。

京都印象

2007/01/18 - 11 条留言

掐指一算,到京都也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可还一直也静不下来写写最近的生活。家里的网络还没有开通,偶尔地“凿壁偷光”,借邻居的没设密码的无线网上上。到了学校就更不得闲了。今天抽空先简单说说这些天对京都的印象吧。

所有日本人听说我们要搬到京都一定会告诉我们的是:京都那里冬天巨冷、夏天巨热。到了这里果然感觉和德岛完全不同。开车一从高速下来就看出这里的人穿戴已经不象德岛那么随便了,等红灯的时候看到的全是大衣和围巾从眼前走过,全副武装的样子。屋子里也是明显能感到寒意,需要空调来取暖,结果是电费暴涨,不到一个星期烧掉两千七百多。

家住的地方很方便,周围大大小小的购物选择非常多,但明显感觉是比以前的城市贵不少,至少农产品是这样。很多以前爱吃的东西也买不到了,东西的产地也大多都不一样。但价钱这个东西就是个心理承受的问题,就像刚到日本的时候觉得啥都贵的不得了,看惯了贵的东西后,偶尔看到稍微便宜些的就会欣然接受了。

京都的人看起来很冷漠。也许从东京来的人会觉得这里的人很热情了,可我们是从德岛来的。这里的陌生人之间不怎么打招呼,超市里也很少谦让,托儿所的阿姨也不如原来的周到。每到这个时候,就会让我们不自觉地说:这要是在德岛……。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民风和生活习惯,现在的这些差异远远不至于象刚来日本的时候那样不知所措,很快就会习惯的。等春天来的时候,我相信我会爱上京都的。

我们现在的活动还主要是在大学和家之间,其实现在的实验室和京都大学才是让我感到差异之大的地方。这个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