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哪去了?

2006/08/18 - 4 条留言

昨天,和秘书聊天,说到带小孩儿看阿波舞,她提起说小孩子可能是到三岁之后就开始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有记忆了。她说她曾经在她儿子两岁的时候去过迪斯尼乐园,但她儿子从不记得,而三岁又带他去过一次,却记忆深刻,说他儿子总是提起那次。这时我就想我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可是脑子一片空白。天啊,我的童年哪儿去了?

真的是一片空白,我在海林县生活到小学二年,可海林县的记忆什么也没有了,想不起来任何人名和地名。

我在牡丹江机车小学的记忆也几乎荡然无存。

记得一个冬天,一个叫苏辉的同学在教室抽冰嘎,把黑板打碎了,仅仅因为冰嘎是我“非法”带到学校的,便被定为同罪,找家长,赔黑板,虽然苏辉家把“巨额”的黑板全包了,但给我的打击也是不小,因为耽误了班级正常教学好几天,这是大罪啊。

还记得学校操场有个老防空洞,里面没有光,全是冰。

还记得什么?还记得一个叫“颜林波”的大眼睛女同学,学习好,后来上一中了。

还有,我的同桌叫“金花”,朝鲜族人,实际叫“金金花”,她有个妹妹叫“金银花”,可大家省了,就叫她“金花”。

还有个叫“刘铁军”的同班同学,小名叫“铁蛋儿”,因为住的近,关系非常好,他总是带我偷铜卖铁,教我学坏,还好,后来没有在邪路上走太远。有一次被第二纺织厂的保卫抓住,毒打一天后,就彻底改邪归正了。

还记得我那时侯并不叫现在这个名字。

还有呢?很少了,小学老师的名字一个也想不起来了;小的时候去过哪里也想不起来了,也许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过?其他小学同学的名字也没有印象了。似乎是到了中学后,记忆才渐渐清晰起来。

“朝花夕拾”?我的“朝花”还没到中午怎么就都不见了?

为什么呢?也许是我的童年太平淡了,对大脑没有什么能够形成烙印的大事?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对岁月的记录太少了,没有文字,没有影像,没有纪念品,父母也没有特意记,所以很多东西就那么被时光吹得烟消云散了。不象现在,芊芊才九个月就已经有一千多张照片和大量动画了,同时也尽量用文字为她记录她的成长,所以等她长大了,我们可以告诉她很多点滴。如果让我们写自传,恐怕能积累的素材太少,而如果下一代人想写,只怕是素材太多挑不过来了。

日本人对童年记忆非常珍惜,很多小学的同窗会都可以开到老。他们还有一个习惯叫“时间胶囊”,很有意思。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把全班的有纪念的任何东西收集起来,可以是一篇涂鸦,可以是一张作文,可以是一张照片,然后装到一个盒子里封好,埋到校园里的一个地方。若干年后,这些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再聚到一起把当年的这个盒子挖出来,流着激动的眼泪分享那个时候的点滴。电视里有时会有这样的节目,有些人因为校舍变动,时过境迁,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那个“胶囊”了,于是借助一些类似特异功能等勘测手段来定位。

日本人同学聚会有一个先天的好条件就是日本地方比较小,国民收入比较高。一次聚会无论在时间和金钱上都够不上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们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同窗会都搞得很热闹。中国可能客观上比较困难,很多大学同学能搞个毕业十周年聚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到这,眼看距离我的大学毕业也快十个年头了,和北京奥运一起,如果在北京的校友们能组织一次这样的聚会,该有多好啊。

尴尬的中国护照

2006/07/11 - 14 条留言

因为研究室要大规模地参加一个在韩国召开的国际会议,有中国留学生也要去,便和其他学生聊到了签证之事,日本孩子一再和我确认:难道只去几天旅游也需要签证么?我说需要,他们就很不理解,因为持有日本护照,到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是抬腿背包就走的,所以不理解我们中国人的烦恼。我告诉他们说中国的护照到世界上几乎任何地方都是要去领事馆签证的,而且大多数国家都要求本人持材料到窗口申请,不允许邮递或者代理的,那还说不定要被拘签。日本孩子迷惘的眼神告诉我他对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感到很不可思议。

这时正好一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也在,我就很有把握的说,很多国家都是这样的,马来西亚的也是需要签证的。可是很没面子的是,马来西亚的孩子微笑着说:我们去韩国是免签的。这回该轮到我不理解了。

有的时候中国人真的是很尴尬,一方面祖国经济腾飞,国际地位日益提升,大多数外国人都是很羡慕的口气和我们谈起中国,这使我们这些海外的游子经常是自豪感膨胀,飘飘然起来;而另一方面,所有国家都对中国人的入境持谨慎态度,一到要出去开会就会为签证头疼。前一段时间的俄罗斯的学会因为签证要我去东京,我嫌太麻烦没有去,九月份欧洲有两个连续的学会,意大利和波兰都要分别签证,好在意大利在大阪的有领事馆,而波兰的允许邮寄申请,这才让我觉得可行。

祖国的悠久历史和飞速发展让我们有了一种莫名的“大国”意识,我们的“大国”心态让我们经常瞧不起一些“小国”,完全不把一些东南亚,中东和非洲国家放在眼力。而我错了,我被这一件小小的事提醒了。我们中国人在海外的记录往往不如一些“小国”。

有的时候开玩笑会说:“等我们以后牛X了,我们在海外的领事馆门前也都排上长长的充满焦急眼神的队伍,我们看情况也拘签个百分之四五十,现在的日本朋友到时候为了子女能到中国来找我们当担保人,‥‥‥,那该多好啊”。希望真的会有那一天。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最好例子

2006/06/05 - 1 条留言

刚刚的帖子提到老罗那里有个关于“六四”关键字搜索的文章,那个是“谷歌.cn”的结果。突然感兴趣想看看“百度”会出现什么结果,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6?4?

又试了几个“敏感词语”,如“法轮功”,“文革”等,都出现这个页面。这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最好例子。不象“谷歌”,还象没有事儿一样输出大量的不相干的结果,百度这个弱智的公司就是明摆着告诉大家:“关于您所查找的字符串,我虽然知道但不想告诉你相关资料,别逼我犯政治错误,请使用相关技术访问境外门户。”

就象小孩子问大人:我是怎么来的?谷歌爸爸说:你啊,是从肚脐眼儿里钻出来的。敷衍了事。而百度爸爸则回答:问什么问,长大你就知道了。这样的回答只能让孩子对这个问题充满了好奇心,执著的孩子会想尽办法自己找答案。而很多想告诉孩子真正答案的爸爸却被“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给哄到了围墙外面。于是墙里面的孩子对这个问题很多都很糊涂。

今天六月五日

2006/06/05 - 1 条留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这么写起来比直接写八九年显得遥远了许多,事实上也确实是很多年以前了啊。想想看,那个时候不懂事的孩子现在也都快二十出头了,他们依然很多事都不懂,也很少有机会懂了;而那个时候的大学生们现在也都接近不惑之年,他们的孩子们都已经读了很多本历史教科书了。哇,真的是很遥远了啊,都已经看不见了。

老罗那里有几个很意思的帖子

四十不惑?

2006/05/17 - 5 条留言

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翻本地日报《德岛新闻》的时候,看到一篇文章,我才知道40年前的昨天发生了什么,以及那40年后的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今天上网看到还是有些微弱的声音在试图告诉大家不要忘记。很多内容也都是来自海外媒体。

人的一生很短,四十不惑就是说过了四十年很多事情就看透了,想开了,不糊涂了。可是政党不同,想要“不惑”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现在我的女儿六个月多,每天都抓身边各种各样的东西往嘴里放,我把它拿走的时候,她开始总是很不高兴的,可是马上用其他东西吸引她的注意力的,她会很快忘记刚才啃的是什么,来伸手够新的东西。现在就有些人把我们也当作六个月的孩子,把不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藏起来,然后用“历史上的今天”是《义勇军进行曲》的发表,八荣八耻等新鲜东西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可但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啊,我是孩子他爹啊!能不能不再逗我玩儿了。

Technorati Tags: ,

仅供参考

2006/03/27 - 6 条留言

今天看到这样的一个Blog文章,建议准备回国“创业”的游子们参考,别到时候拿不到良民证。估计象我这种,出来之前来不及把户口和档案安排妥当的“盲流”来说,恐怕回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必须在自己的祖国“非法滞在”或者“暂住”。

真是怪事,在国外从来没为身份发愁的时候,走到哪里都可以靠一张驾照搞定,可回国却很有可能长时间“黑”着,连护照都可能不好使。哎~,回国的大门始终敞开着,门口一堆拉客的笑容可掬地招着手说:回来吧。可门的里头灯光灰暗,烟雾缭绕,绕着房子兜一圈发现一个窗户都没有,你不进去就永远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进了门可能就会有大汉挡在面前让你买票,很多小门都不是一把钥匙能捅开的,可能还要钻些暗道,最后才能到自己的房间,找个板凳坐下,坐下之后很可能发现这板凳缺了条腿,有人扶着你才会坐稳。。。也许是我的印象太片面了吧。

总之,想进去的朋友们一定要多往门口凑凑,和进进出出的人聊聊,别到时候措手不及。

Technorati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