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中国制造

2007/09/10 - Comments Off on 再谈中国制造

这几天去超市发现了一个变化,很多都在门前公布了一个告示,大意是说:我们这里的从中国来的商品都是有严格管理的进货途径,经过认真的检查,请大家放心购买。这让我想起来前几年美国疯牛病的时候,日本很多超市贴出告示说:我们的牛肉都是澳大利亚进口的,请大家放心。别怪人家敏感,人家就是对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环境比较在乎,比较“自私”么。这不,时代周刊再次“小题大做”,对今年的圣诞节的玩具礼物生意表示担心。

toyland_0917.jpg

与此相对的是国内媒体,其实我们也看不到什么国内媒体,无非就是每天由使馆代订送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在那里,对中国产品在海外受到的“不公”总是有大幅的评论。评论的不是如何加强监管,提供意识,而是说国外媒体蓄意造谣;有意诋毁中国形象;这是对中国的高速发展心存恐惧的表现;必有阴谋;海外公司应该负起全部责任;中国制造的产品是合格率最高的;美国老百姓替中国产品喊冤,等等等等,义正严词,慷慨激昂。

好,我承认上面的评论也是有道理的,中国制造当然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可很奇怪,日本的产品也经常出问题,也包括食品,也包括电子产品,经常要大批大批的召回。但为啥人家Made in Japan就依然坚挺呢?媒体也是大篇幅报道啊,可没见“日本制”面临这样的危机啊。为啥Made in China“一点点小事”就搞的满城风雨呢?

我想这就叫信誉缺失吧。就像在国内如果一说某某官员有问题,似乎不需要找证据,听到的人都会相信,即使政府如何宣传: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好样的,腐败的只是少数,可老百姓还是坚信:我们那里头头排着队拉出去枪毙,绝对不会有冤枉的。这就是因为一个群体整体的形象已经在人们心中形成了,“偶尔”出现的那“少数反例”只能反复加强人们的坏印象,反复歌颂的正面典型反而让人觉得很遥远。

中国制造在世界,就像中国官员在老百姓心中一样,虽然形象摇摇欲坠,可它们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躲也躲不掉,只能靠一些“安民告示”来使自己稍作安心,然后继续和它们在一起生活。

cartoons_03.jpg
FROM TIME

超英赶美

2007/06/21 - 1 条留言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特别是城市居民)同仇敌忾,艰苦奋斗了多年之后,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超英赶美已经不再是口号,它在去年就已经成为现实啦!

根据荷兰的环境评价机关的统计数字,2006年,中国的二氧化碳CO2的排出量已经达到了62亿吨,而美国是58亿吨。CO2是工业化的产物,没有生产就没有排放,排放量的膨胀不是正说明我们的生产力的飞速发展吗。但是不要忘记我们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我们的人均(这个时候不能把农民兄弟扔掉)排放量还只是美国的1/4,只是英国的一半。说明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国人民还要继续努力!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上我们虽然还不可能超英赶美,但在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上,我们有信心,有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实现超英赶美的伟大成就。

有感于新闻一则

UNIQLO≠优衣库

2006/12/13 - 9 条留言

新闻说日本休闲服装连锁直销店UNIQLO(在中国叫“优衣库”)在上海浦东新区开了正大广场店。此店是目前亚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纽约分店最大)的一家。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个牌子,最大的理由是因为它便宜,其次是因为它设计朴素。可在日本的新闻中看,说那里的售价和在日本的售价是持平的。这个事实我在几年前南京路的优衣库就感到了。这很奇怪,因为UNIQLO的衣服全部都是“中国制”,而在中国卖居然不比海运到日本后的便宜,何况两国人均收入水平相差之巨。一件普通的棉布休闲衬衣在日本UNIQLO如果卖1980日元,也就是一般体力零工不到三个小时的工钱,而同样的衬衣在中国“优衣库”如果卖同样的价钱,差不多要130人民币,体力活干一天也赚不回来吧。

显而易见,UNIQLO在日本走的是低价战略,而在中国却摇身一变成了中高档服饰。在日本穿UNIQLO是因为便宜,那在中国对其趋之若鹜是图个啥呢?不解⋯⋯

香港的大学的校训

2006/11/16 - 4 条留言

上香港浸会大学的主页,看到他们的校徽上写着四个篆字,很感兴趣,查了一下,那是“笃信力行”四个字。也就是他们的校训(Motto)。顺便看了看其他几个香港的大学的校训,大多透着点儿哲学的味道,强调人的精神修养。整理在此:

  • 香港大学——明德格物,出自拉丁语:Sapientia et Virtus。
  • 香港中文大学——博文约理,出自《论语》(The Analects of Confuciu)。
  • 香港浸会大学——笃信力行,写在校徽中展开的圣经图案中。
  • 香港理工大学——开物成务,励学利民(To learn and to apply, for the benefit of mankind)。
  • 香港城市大学——敬业乐群,拉丁语:Officium et Civitas。
  • 香港公开大学——有教无类,卓越进取。
  • 岭南大学——作育英才,服务社会(Education for Service)。

想起了母校的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不禁失笑。不知道的以为是到了少林寺呢。看了看其他高校的校训,除了清华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有点儿味道之外,很多都象中学里悬挂的条幅一样,用“团结”“进取”“求实”“严谨”“创新”“勤奋”“活泼”“紧张”等词来罗列而成。

一个学校的校训往往体现着一个学校的方针和传统个性,那么多个学校的校训是不是就体现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教育方针和政策了呢。

参考:WikiPedia - 各国大学校训

Technorati Tags:

Powerpud

2006/11/06 - 1 条留言

来学习一个新词:

Powerpud

很多人可能都是“Powerpud”,就是把很多字都罗列到幻灯上,然后在演讲的时候一字一句的念出来,没有自己的语言,眼光不敢和观众交流,其效果可想而知。

看到这幅漫画之前刚刚看了Guy Kawasaki的一个叫The art of the start的演讲。这个演讲被Know more HR网站列为与“I have a dream”等著名演讲并列的10个最出色的演讲之一

第一次知道Kawasaki这个人的名字是因为他曾经提出一个叫“10/20/30”的演讲原则:幻灯不超过10页;时间不超过20分钟;字体不小于30pt。前两条也许根据具体情况会有例外,可最后一条我觉得是真的很重要。在Kawasaki的演讲里讲到这30pt的原则的时候大概是这样说的。

当一个人把他要说的话全都用小字体写在幻灯上的时候,就是在告诉听众“我对我要讲的东西并不明白”。听众也会意识到:台上这个衰人他在读,而不是在讲!而我可以比他读的快。教你们一个选择字号的原则:把你的听众中最大的年龄的人的岁数除以二,就是你要使用的最小字号。

虽然他的很多建议都是针对商业,针对产品宣传和企业宣传,但我想在学术界也是一样,一个有魅力的演讲自然可以证明自己对所在领域的了解,证明自己思路的清晰,证明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一个优秀的研究者不能只是局限在与计算机和各种实验器材打交道,如何sell自己也是需要锻炼的一个基本技能,而这正是很多从小趴在书本上长大的中国人所缺少的。

用数码相机做报告

2006/08/29 - 2 条留言

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为了开会做幻灯片演讲,特意背着个电脑去,因为怕机器不同,软件版本不同造成显示上的问题(换成PDF就好了,可很遗憾,大多数人还是在用Powerpoint)。现在我所知道的“轻型”笔记本电脑大都在1到1.5公斤,只有索尼的Type-U可以达到500克。电脑除了演讲一般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来回折腾还有损坏和丢失的可能。那么,如果不用带电脑也可以做漂亮的演讲就好了。

今天看到一个文章叫:Powerpoint to iPod Hack。意思就是说可以利用iPod video或者iPod nano的幻灯浏览功能来实现会议的演讲,并专门为此开发了软件和附件。看了这个我茅塞顿开,就是么,一个没有动画等复杂功能的幻灯片(在学术会议上大多数都是这样的)不就是一幅一幅图片,一张一张地翻么。那么何苦用iPod这个牛刀呢,一般的数码相机不就可以了么!

  • 数码相机都有一个AV视频的出口,一般用来在家里接到电视上使用。现在的投影仪除了用于电脑的视频接口之外,普遍接受这种通用AV接口,所以用数码相机来投影技术上不成问题。
  • Powerpoint或者苹果的Keynote都支持图片输出功能,不用特殊的软件。这样把幻灯的最终版本输出成一组图片,考虑到空间和效果的中和,我认为JPG的画质可以稍低些,但分辨率最好高一点。
  • 为了不和其他私人照片搞浑,最好把图片保存到单独的媒体中。数码相机在购买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小容量的卡,一般8MB,用那个就行;现在的数码相机除了卡之外很多都有机内的存储空间,有的几十MB,我觉得最适合这个用途了。
  • 在演讲时把相机调到浏览一档,然后就象自己翻看图片一样一张一张过就可以了。在那之前一定要保证电池充足,另外别忘了把相机的节电自动关机模式取消。
  • 目前能想到的不足就是(1)AV线通常不会很长,不象电脑的视频线,所以对于距离投影仪比较远的位置的演讲恐怕有点儿难度。(2)不能在会场修改,可又有多少人这样做呢?

目前最适合做这个工作的数码相机有两款,索尼的Cyber-shot DSC-N1和Pentax的Optio T10。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触摸屏。支持很多动画翻页浏览模式和小样浏览。最爽的是,你可以在图片上任意写画!这个功能在电脑上反而很不方便。演讲的时候根据内容在这里画个圈,那里拉条线,效果一定很好。以后采用大尺寸触摸屏的微型数码相机肯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便宜,相信采用这种方式来做报告的也会越来越多。

目前还没有做过这样的实战演习,下个月的国际会议上值得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