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

2009/12/17 - Comments Off on 节能减排

在哥本哈根,大家为如何能够不影响发展的前提下缓解全球变暖的问题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在这个“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人还去管“可持续”这种身后之事。

地球的环境越来越糟,不禁想到现在的学术环境之每况愈下。现在学术界这个热,研究者这个躁。大多数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东拼西凑的倒腾,想让自己变得更热。在这个“文章数引用数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几个先生还热心于“教育”这种身后之事。

学术界也应该节节能,减减排了。少出些垃圾,多节约一点儿人民的税金。让这个过热的环境也凉快凉快。

可惜学术,所谓无国界,所谓无权威,哪里像COP15那样能提出个数字化的目标,更不用说去执行了。

难之更甚啊。

道歉否

2009/11/13 - 6 条留言

奥巴马同学要来亚洲转一大圈,这几天日本关于此话题比较多,昨天的新闻节目News Zero里做的一个访问很值得思考。

奥巴马表示要访问广岛和长崎这两个倒霉的城市(因为美国的枪击事件,访日延期,好像去不了),那么他会否针对60多年前的两颗原子弹道歉,就成了媒体的焦点。昨天的新闻里分别采访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当年扔下长崎那一颗的飞行员;另一个是日本的,九十多岁的幸存长崎老奶奶。

美国的老人说:奥巴马不应该道歉,因为就45年的情况来看,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美国没有必要道歉。根据民意调查,这似乎也是大多数美国人的声音。

另一方面,日本的老人说: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长崎被建设复兴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是对死者最好的交代。奥巴马对原子弹道不道歉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对将来不再使用原子弹作出承诺。

昨天也是日本现在的天皇即位20周年的纪念,在东京的皇居,明仁天皇做了个简单的讲话。他呼吁不要忘记昭和时代日本做过的事情,要为今后的和平作出努力。

与此相对,我们的初等教育还在不断地植入仇恨,一群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同学们整天跳着脚让这个道歉,让那个道歉,一有谁道个歉我们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关键就是挣这个面子。何必呢。将来的和平不是更重要么。

景观是国民的财产

2009/10/02 - Comments Off on 景观是国民的财产

因为保护景观而终止大型基础建设的案例,政府败诉,判决书上写到:“法律要保护住民的景观利益”;“这里的景观有文化和历史意义,属于国民的财产”。

阅读全文 ...

十年

2009/08/28 - Comments Off on 十年

这个帖子应该是昨天写的,但忙别的事儿没抽出时间和心情,今天也不算晚。

整整十年前,1999年8月27日,我登陆日本。五年纪念日的时候我在香港,写了个流水账。一晃,又一个五年。想一想,目前为止的人生竟有三分之一都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不禁感慨。

这十年是快乐的。特别是娶妻生女之后,那种归属感让你觉得这里不再是异国他乡,因为这里有个家每天都在等着我。

这十年是顺利的。恩师,朋友,合作伙伴。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让我有点儿担心我的运气会不会都在年轻时用光了。

这十年是批判的。从前坚信不疑的,现在发现都是笑话。从前孜孜以求的,现在看也并不重要。从前有的很多习惯,后来慢慢荒废,现在又觉得可惜。

十年真的仅仅是个开始。到了京都之后常常试着规划规划以后的生活,才发现我们原来才刚刚有了那么一点点还不牢固的基础,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算“安居乐业”。下一个十年会是什么样儿?真是雾里看花,前途无“亮”。

索性不去想了,十年前上飞机的时候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呢。就当今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的十年还是一个新鲜的,充满惊喜的十年。

这些天很闲,看了不少书(用iPod Touch的Stanza)。现在在读一本香港的词人林夕写的《原来你非不快乐》。他的歌词就不用说了,现在看书发现他的很多生活哲学也跟我很有共鸣。在第一章他就提到宋词中他的最爱:《定风波》-苏轼。不禁一震,因为这首词是我在中学时也是看过一遍就爱上的啊,曾经把它写的到处都是(我的所有课本从封面到封底全是字。)。就把它放到这里作个纪念吧。

三国演义

2009/07/10 - Comments Off on 三国演义

这几天看很多IT界的或者是关心IT界的人士议论Google将要推出的操作系统ChromOS。大家都拿它和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7来作比较好像这是一个两雄相争的故事。其实我看这其实是个三国演义,即使是两雄,也应该是Google和Apple的战争而不是Google和MS。

微软是一个越来越微越来越软的公司,象征着前20年的PC时代,可看这些年的发展来看,这注定是一个要瘦死的骆驼,剩下的就是一个比马还大的躯壳,毫无生机。唯一吸引眼球的就是频繁更换的名字,MSN换了好几次名字了;操作系统XP,VISTA,这回是7(欺);搜索引擎从Live(生)变成了Bing(病)。瞧他这些名字起得。在操作系统上,虽然Window的份额一直领先,但用过苹果MacOSX的人都知道,都可以很骄傲的说MacOSX比Windows优秀的不只一点点。微软在数字音乐领域也远远没有对苹果的iTunes+iPod市场产生丁点儿影响,它出的那个播发器叫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微软的失败这几年才刚刚开始,而且还会继续。所以说三国鼎立把MS算上我觉得都有点儿牵强。

将来的对抗(也许也是合作)注定是Google和Apple之间,而这个其实是从去年才刚刚开始,那就是在Google推出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之后。以前这两家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苹果专注于Mac和iPod,而Google则集中在网络应用上。现在苹果有了iPhoneOS,Google有了Android,两家才有了交点。下一步Google要搞在Netbook上的操作系统,而Apple的类似Netbook的产品也似乎正在路上。所以我说这里其实没有微软什么事儿。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Netbook都是安装WinXP,连Vista都跑的费劲,更别说下一个什么7了,所以如果有其他的选择,微软的Windows就会被扔到。

Google和Apple都是我巨喜欢的两家公司,简单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他们的下一步还是各有侧重的,不一定会有真正的正面交锋。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苹果是软硬兼施的,它自己搞硬件然后自己开发软件,所以它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避开竞争,另辟蹊径去开辟新的天空。而Google是要依附于硬件开发商,而且它的产品,包括即将推出的OS,都太依靠网络,虽然移动网络越来越普及,可在internet anywhere的时代真正到来之前,Google的产品恐怕多少还是会收到限制。

所以说三国演义(M,G,A)可能不正确,应该说是双雄(G,A)逐鹿,但我更希望是能够合作的绝代双骄。

扫堂腿

2009/07/07 - Comments Off on 扫堂腿

按理说楼都倒了,“官方”都给了解释了,我们就去理解消化就好了么,就像小时候老师要求我们背政治题,不理解没关系,先记住,记住之后再加强理解。别说,很多事儿还真就理解了,而且还挺透彻。但是有些事儿就是能让大家去思考,去猜疑,去刨根问底儿。我们知道这样很不和谐,很不厚道,但愣要瞪着黑色的眼睛去摸黑寻找光明就是人类的本能吧。

功夫片谁都看过,当使出旋风腿命中对方头部的时候,对方会向踢的方向飞出,逼真一些的会有血和汗也向同一方向飞溅。而当使出扫堂腿攻击对方下三路命中的话,对方通常会向相反方向倒下,如果是黄飞鸿的话还会上手把你转一圈后还站在原地。现在我不明白的就是这楼明明是中了扫堂腿,却还倒向了另一面。这个电影拍的太不专业了。

莫非是此楼想要旱地拔葱躲开扫堂腿却不慎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