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稿人说

On 2010/07/27, in 岁月随想, 有关学术, 老马日记, by Yue Ma

刚刚受同行朋友之托,审了几篇会议稿件,虽是国内的会议,但有些在海外华人参与,所以名字前面还是加上International。首先要感谢同行前辈赏识,给我作审稿人,涨经验值的机会。另外也要深深道歉,就是本人实在是孤陋寡闻,所学肤浅,最近又有很多学术之外的事情分心,时间有限,仅草草过目,难免不周,还望海涵。

因为在以前搞的那个领域还小有成绩,有幸结识很多日本及国内的同行,偶尔就会有审稿的“任务”过来。审稿对于研究者来说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它是志愿者性质的,要花自己的时间,而且不能露名,有什么好处呢?第一,审稿人有一定的权力,有机会说服编辑接受或者是拒绝某个稿件;第二,审稿人可以在第一时间接触到同行的动向;第三,审稿人可以暗示作者引用自己的文章,这一条潜规则我在审稿时没有用过,但在投稿的时候被潜规则过,一点儿脾气没有。

读过稿子给意见就好了,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并不那么容易。

第一个比较难的情况是:作者是你的朋友。如果稿件内容很好那没啥说的,但如果朋友,更多时候是朋友的学生,写了一个烂稿子,怎么办?论文这个东西有时候很难客观的判断,因为即使是“烂”稿子,也不是没有做任何工作,结果也没有什么错误,只不过这个工作在别人眼里可能没有什么原创成分和意义,这样的稿子现在充斥着学术界,出现在各种学术杂志上,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是收还是不收往往要看它投的杂志是不是够严肃,够权威。烂稿子投烂杂志的话,也算相投,何必认真。

第二个情况是:你觉得这文章有点儿不靠谱,却又没有足够的证据。很多时候是在原创性上纠结。每个文章都说自己的方法和结果是从来没有过的,但你读完觉得这个不算什么新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那个文献能证明作者的工作以前有人搞过。而且通常如果文章不是抄袭的,就算你拿出文献说这个工作不新,作者也会找出蛛丝马迹说:我们的不一样。是啊,不是拷贝粘贴的,多少是不一样的,弄得你没话说。

第三个情况是:你同意审稿,却发现你读不懂。通常发生在满篇都是公式的情况下,你作为志愿审稿人,不可能去一步一步地推导看作者的公式有没有错误,往往就是跳过中间看两头,最后看了个一知半解,不知道写什么意见好。这个比较麻烦,后悔当初不接下来好了。最后往往是承认作者比较猛,挑些拼写错误,要求加些说明了事。

前些日子审了个稿很不痛快,发发牢骚。找我的编辑是一个前辈加师长的老朋友,投稿的是以前的方向的一个日本同行,也很熟,杂志是不好不坏的日本某学会的英文期刊。

作者那个组的工作我比较熟悉,多少年了都没变过,看了文章果不其然,显然是给硕士生的“课题”,用的是老方法,解决的是老问题。关键是我认为他们试图用一种实际电路中并不出现的“不稳定”工作状态的指标来衡量和预测电路的实际工作特性,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靠谱。于是就按照这个思路写了一个简单的拒稿意见。

编辑马上来信,意思是让我好好考虑考虑,拒稿要让人服,如何如何的,并说另一个审稿人同意原文接收,让我写的再详细些。那好,我就写了个再详细些的版本,并多说了一句:同意原文接收是最简单的事情,我也可以那么做,如果你觉得你们的杂志合适的话。编辑又回信说:其实我们也不是不拒稿,他们组的上一篇文章我们刚刚毙掉。

话说到这里就有些明朗了,因为编辑和作者的私下朋友关系我也很清楚,被一个水平不高的杂志连续毙稿并不是一个很光彩的事情,编辑这次其实是想让“条件采用”的。而我的意见和另一个不很负责任的审稿人正相反,这确实让编辑很不好下结论。于是我决定让编辑好办一些,回信说:我离开那个领域已经快四年了,可能很多发展都不知道,给的意见恐怕也有出入,您最好再找个审稿人来给意见吧。编辑马上回信说:如果你不介意,我就这么办了。

相对于审稿人,编辑的角色更难,审稿人异口同声还好,审稿人意见相左的时候真是麻烦。很多年前一次审稿也记忆犹新,那次的编辑也是同行朋友,作者是一个大牛的组,但工作应该是学生做的,投稿的杂志是电路领域的顶级期刊。那次也是拒,因为稿件正好撞到枪口上了,正是我最熟悉的方向,而他们的结论显然是错的,我写了个附带证明的意见告诉编辑,这个稿子绝对不行。后来真的拒稿了。而在随后的一个学会上,大家都在,编辑和我说他也觉得那个稿子的结果有问题,而大牛这时走来,编辑马上又得寒暄说:哎呀上次退了你们的稿子真的是不好意思,没有办法。哎,当学术杂志的编辑要为杂志把关,又要顾及人脉交际,确实不好干啊。

无论是编辑还是审稿人,都有作为作者被别人审的时候,不要以为搞科研的都是圣人,不协调人脉休想生存。好在审稿人是匿名的。

如今伴随着中印等国的“学术崛起”,论文的总量剧增,为给他们找出口,新杂志也层出不穷,已经成了一笔好生意。而在这样的氛围下,做审稿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你需要在垃圾里面挑出不是最烂的那一批,而且任务越来越重,很多研究者现在都拒绝接受审稿的邀请,除非顾及编辑的面子。也有教授接了审稿的活儿自己也没有时间,就交给手下的学生读,然后反馈意见。

在学术界的球场上,编辑就是主裁,审稿人就是边裁,作者们就是球员。现在的球员们都越来越会假摔,裁判们必须擦亮眼睛,尽量做出正确的判断,但也肯定有误判的时候。编辑,作者,审稿人,这三股力量就这么微妙地调整着学术界的平衡,在复杂地攻防中找寻着自己的位置。

Tagged with: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