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笑话

转帖豆瓣上的一个《你才数学家呢,你们全家都是数学家》的帖子中的笑话,来影射一下如我这样高学历的人群的生活状态。

一个英国某大学的数学教授发现自己家的下水道堵了,就请来一个水管工来修。30分钟后,水管疏通了。教授相当满意水管工的表现,但当他看到账单后不禁大叫:“what!就30分钟你收的钱够我一个月收入的1/3了!我去当水管工好了!”。

水管工说,“你可以去啊。我们公司正招人呢,还包培训。不过你得说你只是小学毕业。公司不喜欢学历太高的人”。于是教授就去参加培训,当了水管工。他的收入一下翻了三倍。他比以前高兴多了。

几年后,公司突然决定把水管工们的文化水平提高到初中毕业,便要求旗下的工人们都去上夜校。夜校的第一堂课是数学。老师想先看一下这些水管工的基础有多好,于是他随便抽了一个人上来写圆面积的公式。这个教授被抽中了,不过干了这么多年水管工,他已经忘了圆面积的公式是PI * R^2。于是他只好从头推导:把圆无限分割后积分。但他得出的结果是负的PI * R^2。尴尬ing,教授重新又来一次,结果还是负的。他非常尴尬,于是回过头向教室里坐着的几十个水管工同事求助。只见这些同事正在交头接耳,纷纷给他说:把积分上下限交换一下。

想起去年搬家之前,找了个公司换壁纸然后把屋子整个清扫然后地板打蜡。在网上找了些公司,打电话问了问后选了一家奈良的。他干活的大多数时候我也在,就聊了聊。

他说他以前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干了近30年,辞了,自己开了这么一家清洁公司。问他为什么,他说就是想自己干点儿啥,搞清洁成本低,又没有什么技术门槛,肯干就好。现在已经上了轨道,还有几个自己的徒弟。

他们能挣多少呢?在日本,从里到外洗一个抽油烟机就要一万五左右。我找的是空屋全套清扫,从抽油烟机,窗户,到浴室,最后地板打蜡,他要价在七万左右,最后讲到五万六。本来就是一整天的活,但因为同步进行帖壁纸的工作,所以弄了两天。成本除了自己的力气就是大量的洗剂,和地板蜡而已,应该不到五千日元吧,他带着一个徒弟一起干,假设五万块钱四六开的话,老人一个活儿可以拿三万,小伙儿拿两万。这个收入是比我作博士后的要高的。我当时都想说:如果你到京都这片儿干活的话可以叫上我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