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的尴尬

- - 10 条留言 -

上个周日咬了咬牙决定去理发。因为夏天了,短一点的头发可以凉爽些。离我家不远,有一个连锁店叫Lucky,比别的地方都便宜点。去了之后我说,剪短一点。老头子问:多短?我说:尽量短。他指了指我边上的一个正在被糟蹋的脑袋问:这样儿行么?我瞟了一眼,看了个侧面,觉得还行。就说:OK。

经过了一番乱砍乱伐之后,我头顶的植被彻底的被破坏了!刚剃完后被他梳了梳吹了吹,没看出来问题的严重性。可回家见了老婆立刻就被批评了,我自己照镜子也越来越觉得镜子不平。说这头像狗啃的可能都有点儿高抬那老爷子的手艺了。

说起这日本的理发,可真的是罄竹难书啊!

刚到日本那会儿,根本不敢剪头,所有的理发店都是3500日元(250块)左右一个头。刚刚从工大浴室边上的那一片热情又廉价(大学几年,从两块涨到五块)的理发店伸出来的脑袋实在是不敢往二百五十块的店里钻啊。在日本弄一次够我回国整十年的。心理上承受不了可是头发不懂事儿啊,还是猛劲儿的长,起初被何亮,金鹏等有识之士剃过几次,他们从国内带的理发的工具,经常的“助人为乐”,顺便自己练练手。虽然不是专业但是很敬业,花的时间虽然长但是工作很细致,倒也没糟蹋过我这一头“锈发”,;-)

后来,听说德岛县的国际交流协会(TIA)有几个合作单位,为外国人提供优惠服务,1000日元(70块)一个头。那时已经对日本的物价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了,再加上根3500比起来,那简直是太便宜了。所以就去办了个卡,正好有一家店在学校附近,头一次让朋友领着就去了。还真不错,师傅留着小山羊胡,说不明白还能弄几句英语或者汉语,之后还给洗,所有服务据说根3500是一样的。那一段时间还不错,觉得1000日元能这样也算合适,日本同学听说对外国人只要1000块还都觉得不公平,想让我教他们几句汉语然后他们冒充中国人去。呵呵。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学校那家店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了。具体的原因不知道,也许是离学校太近,海外的脑袋太多,入不敷出?没办法,换地方,有一家在市里两国桥附近,也不远。这一家要大一些,但是去了几次感觉不是很爽。动不动就不想给洗头,还有就是有个女的是新手,速度比中国的业余还慢,我的头总是被她练。也许是立场不一样吧,店方认为只收你们1000日元就理所应当用简化的服务来对付,所以在那里理发就总有一种被歧视的感觉。

后来听说在文理大学附近有一家还不错,于是找了去,也是一家比较大的店。领着老婆去了两次觉得还挺好,就是远了点儿。

也就是一年多以前,出现了几家叫Lucky的连锁店,很大很大的黄色广告牌打着CUT1500(100人民币)。心里想真是没天理,100块钱剪头居然成了便宜的。这个店的玻璃设计的高度很缺德,不像别的都希望外面看到里面,也好招揽顾客,可是Lucky的窗户让你只看得见里面站着走动的人头,根本看不见座着被剪的人头是什么样子。因为离家太近了,所以终于有一次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其实最关键的原因是,来这里的一律1500,日本人也一样,大家平等,去那种1000块钱的地方就总是觉得有无功受禄或者是受不到公正待遇的两种极端感觉。第一次去还可以,也是一个老头子,弄得特快,在日本头一次见这么快的理发。搞定了告诉我,如果洗头再加三百,1800了。我说不洗,反正离家近,回家洗。剪完回家一看还对付,就是感到服务差了不少,说话一点儿不客气,也不怎么问顾客意见。便宜么,没办法,不过多要求了,心里也很轻松。

可是这第二次去可实在是让我死了心了,还不如让老婆在家里那我练手呢。弄得实在是不怎么样。

在日本,理发居然也面临这么多的抉择,唉!真的想剃个光头,那样的话就能很长时间不用面临理发的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