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纪行(二)

- - 1 条留言 -

昨天到北温(North Vancouver)去了一趟。

从downtown坐船过去要十五分钟,然后坐bus往山上爬,第一站是比较出名的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以前在照片上见过。是那种吊桥,横跨在高高的山涧上面,两边是钢筋,下面是厚木板。总长要有一百多米的样子,因为太长了,无论如何都要晃,赶上个重一点儿的上桥晃得更厉害。两个桥头都开发了一些景点,很有看头,所有都走了一圈,每个地方还盖了章,最后还发了个“文凭”,上面写着:I made it!

继续往山上走是水库,TED跟我讲,这些水是从洛基山的冰原上融化而来的,是温哥华饮用水的主要来源。水库看起来像一个大湖一样,远处的山头上还有积雪,和湖边的绿草相应,很独特的一种氛围。而且还看到了水库放水,像瀑布一样,轰轰的。

山顶要坐缆车上去。山的名字叫:Grouse Mountain,是The peak of Vancouver。怎么翻译好,温哥华屋脊?山上冬天是滑雪胜地,2010年的冬季奥运会由温哥华承办,看来更要大建特建了。(经ted修正,此语有误,祥见留言)温哥华的天气是很奇怪,都快到六月份了这里还有雪,虽然已经不能滑冰了,但是能看得出来,冬天的时候学是相当的厚。还看到了训鸟的表演,倒是也没表演什么,但是拿出来的鹰挺酷的。

下了山直接去会场参加欢迎会。好家伙这个乱哦,找了好半天找到了香港的老朋友,一起拉到外面去吃了一通,聊了聊天,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因为搬到了May的家里,上网很方便,用自己的电脑和日本聊了聊天就后半夜了。

昨天时差就已经倒过来了,也许是玩儿的太累的缘故?也许是May的家里比较舒服的缘故?一觉睡到闹钟响,还挺精神。心想这下坏了,回日本还要倒!

七点就起来了,起得这么早主要是想听听八点的演讲,关于基因的序列数据处理方面的研究。结果是简单的都明白(因为老婆是干这个的,近朱者赤么),难的一点儿没听懂,白起早了。又听了几个关于电力电子的,一个上午就算过去了。下午没什么感兴趣的课题,回去取了相机奔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去也。

明天再说。

付照片一张:@Stanley Park

Resize of PICT069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