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散记:出租车

- - Comments Off on 回国散记:出租车 -

5月15日到24日,借开会的机会一家人回了趟上海,顺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访问几所大学的朋友,上班这些年来算是在国内逗留比较长的一次了。每次回国都要受一些刺激,松松散散记录一下,也算没白呆。国内的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我记录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作为长居日本的我来说,一切都真的很新鲜,很刺激。

先说说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吧:打车。因为带着芊芊,就不想做机场大巴,想打个车到家算了。可这个“奢望”居然没实现。

按照标牌指示,到了TAXI专用的岛,也许是时间不好,没有出租车的长龙,只有两台。第一台的司机正在用上海话和顾客吵架,旁边有管理的在劝什么,但听不懂。要坐第二辆车,还没上车,司机就问我们要去哪里,我家在浦东,告诉他之后,那厮马上一脸不满,说:太近了,不去!因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时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和司机商量商量吧,他还一肚子不乐意,说他都等了四个小时了。我说你总想着拉个远的当然拉不到了。向旁边管理的两个人(这里居然要浪费两个人力)求助吧,他们也只是记了个号码,然后告诉我们第一辆车也正在为拒载吵架呢。这时那个司机突然冲向我们后面的两个女孩子,话都没说就把人家的行李扔到后备箱,将两个女孩子请到车上,一加油门,扬长而去。而那两个丫头的打扮,凭我们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看来,用汉语打车显然是个错误。

等了一小会儿居然也没来一辆出租车,一怒之下,还是坐了机场大巴。

第二天早上要出去开会,因为坐巴士要换车,又很小资地想打个车算了,可又没有实现。

这次倒是没有拒载的,而是因为上班时间,路上没有空车,看来中国人民生活真的好起来了,打的的人口这么多。正着急呢,一辆黑色的别克停在了我面前,窗户打开司机伸头道:到哪儿去啊?这车怎么看怎么不是出租啊,车里的小伙儿我怎么看也不面熟,显然不是什么偶遇的老朋友。我迷惑地问:您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算钱啊?司机很干脆地说:打表啊。一伸手,把助手席前的盒子拉下来,赫然里面一个计价器。我真的很胆小,虽然回来上了一万日元的旅行保险,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扭头就奔巴士站点走去,这台别克在旁边跟了一段看我确实是没有上的意思才离开。晚上回家后,家里人告诉我那叫“黑车”。车是黑色的可以,开车人的心可别是黑色的啊。

当然也不都是坏事,碰到一个好的。那天开会回家赶上下雨,让旅馆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顺路打算去家附近苏宁电器把前一天看好的一个电饭锅给老妈买回去。因为下雨,再叫车或者坐巴士都比较麻烦,于是让司机在车里等着,我去去就回。我很小人,却喜欢度君子之腹。按照我的观念,中国人之间互相缺少信任,司机应该会让我把到苏宁电器的钱先付掉再让我下车才符合逻辑,否则我进去后不出来或者就此走掉,他岂不是白跑了50元钱。我就说我尽快回来,这个“傻乎乎”的司机居然就这么让我下车了。不知道是我面善,还是国内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增加了?

对不起,为防垃圾留言,旧帖留言功能自行关闭,请在新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