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民主和大师的种子

- - Comments Off on 学校的民主和大师的种子 -

那天收到研究室助教来的群体邮件,说物理系要开协同会议,议题中有一项是关于一个副教授的人事问题。

我不解,便问之是否与我有关系。助教告诉我说,京都大学的物理系有协调会议的制度,所以老师和博士生都是成员,如果我想加入,也可以申请,如果加入了就可以而且是必须去投票。

我惊讶:那博士生可以投票决定系里的人事?

回答是肯定的,博士生可以对教师们筛选出来的最终人选投反对票,如果赞成不过半数,该人选就被否决,然后要重新公开招聘。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情。我继续确认,博士生的人数不是比老师要多很多么,生杀大权岂不是落到了学生手里?

——嗯,理论上是吧。但好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否决的倒霉蛋。

我又问,这是京都大学定的制度?

——不,在京都大学里,也只有物理是这么操作的。

京大的物理出过日本第一个诺贝尔奖——汤川秀树,一直在国际上保持着很强的实力,听今天助教这么一说觉得有些释然。中国不是有句话说:一个好的大学不在有大楼,而在有大师。那“大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显然不是,那是种下种子长出来滴。

日本的很多大学也都有保守势力,试图提拔一些自己的亲信,我以前在的那里就是这样。曾经一个教授打算把自己的一个刚刚要拿到硕士学位的学生招成自己的助教,和很多掌权的老教授们不知达成了什么默契,居然在系内就通过了,我当时坚决投了反对票。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过了学部长的那一关,还要重新招聘和选考,系主任很郁闷,在会议上向大家道歉。

其实造成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事决定的根本就是缺乏监督,某些当权派一手遮天。如果有象京都大学物理系这样的学生投票制度,相信他们想都不会想。因为博士生们怎么会让一个硕士来当他们的老师呢,显然会成为一个最终通过的障碍。有这样的顾虑的话,教授们也会尽量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虽然还是会有人情上的倾向,但至少候选人也要说的过去才有可能。

这种系内的民主,为师资队伍种下了很好的种子,在本来就肥沃的土地上,将来长成大师的机会自然就大了。或许这也是京大物理保持优势的一个原因吧。

在国内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里,并不怎么重视选择种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谁都懂,可是有多少大学愿意等百年呢?反正现在有银两了,直接“引进”长好的树木见效更快,于是就有了大量“大师”在寒暑假回国带队的“盛况”。我们称之:它山之石,可以功玉。孰是孰非,不辨自明。

注:“民主”这个词本是个日语,大约一百年前传入中国,即五四运动时的“德先生”。其词学会了,其义却一直没有掌握。后来被加上了“集中”二字,就变成本土的东西了。

对不起,为防垃圾留言,旧帖留言功能自行关闭,请在新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