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的一篇文章《More biologists but tenure stays static》总结了一些来自FASB的数据,表明在美国的搞生物的博士后将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数据说,在美国搞生物科学的博士自1966年以来一直增加,而于生物医学相关的正式学术职位却自1981年以来没有太大的变化。生物博士得到终身职位的比例从45%降到了30%。拿R01经费(NIH为博士后提供的一个养家糊口的工资?)的博士后的平均年龄已经从1970年的34岁涨到了42岁。

印象上似乎认识的所有搞生物的中国人最后都跑美国去了,除了我老婆。还以为那里很好混呢,看来也是每况愈下啊。当然,相比日本来讲,恐怕情况还是要好的多吧。日本现在也在改革学术职位的雇用制度,引进任期制,还有学习美国的Tenure-track的体制,在很多高校设置特聘职位,通过考核计划有半数会转成终身,部分高校以引进外籍教员为政策,象“会津大学”,有38%的外国人教师。相信日本的政府及大学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机构严重国际化不够,通过各种改革,但愿会给国外的学者更多的机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