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岛发生偷窥事件

On 2004/05/12, in 日本事情, by Yue Ma

本以为德岛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今天读到一则新闻,赫然写着德岛的研修生被偷窥的事件。这才明白,变态在日本是普遍现象。

这篇报道的真假尚待考证,但是本身也接触过一些研究生,确实深深地为研修生受到不公正待遇表示同情,一个月的工资,只相当于他们雇佣日本人的四五分之一,而干得却是超出要求的劳动强度。但值得思考的是,这种所谓研修生的劳务市场居然还是买方市场,很多中国人趋之若鹜,不仅令日本提供的工资越来越低,也为中介公司白白赚取了暴利。

新闻转自文学城www.wenxuecity.com

日本老板“关心员工生活” 洗浴间偷窥中国打工女孩 华商晨报

 5月9日母亲节这天,家住在新民市胡台镇的龚先生接到远在日本的女儿小婕(化名)接连打来的越洋电话。

  电话的内容让他和妻子忐忑不安:女儿工作地的洗浴间里竟然发现了摄像镜头!

  4个越洋电话和9个女孩的家人

  上午10时许,正开着车外出的龚先生突然接到远在日本的女儿小婕打来的电话:“爸,出大事儿了!”她在电话里告诉父亲一个惊人的消息,“我们在洗澡的地方发现一个摄像头!”

  “什么?你看清楚了?”

  “看清了,摄像头我不认识吗!”父亲的心情顿时陷入焦急中。

  中午12时许,小婕再次打来电话:“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下午2时许,小婕给妈妈打了第三个电话。因为是母亲节,她在电话中祝妈妈节日快乐,随后又提起了此事。她的妈妈更是着急万分,立即表示,“不行回国吧。”

  晚间6时许,小婕打来第四个电话:“爸,摄像头拆下来了,日本警察也到了。”

  接连4个越洋电话,让这对父母坐立不安。而与他们一样的还有另外8个年轻女孩的家人。

  女孩们意外发现正在运转的摄像头

  昨日下午,龚先生再也控制不住一个父亲的焦急心情,来到本报寻求安抚女儿的办法。

  据龚先生介绍,自己对园林艺术很有研究,小婕耳濡目染也非常喜欢园艺。

  去年夏天,得知日本有家花卉养殖中心招聘时,小婕与另外8个女孩通过新民市一家中介公司与日本国德岛县德岛市入田町西月宫有上野绿丰园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外出劳务协议,双方约定每月工资4000元人民币,公司负责提供住处。主要工作为花卉养殖、打药除草、搬运花盆。

  去年10月17日,小婕与另外8名女子一同赴日。

  据龚先生介绍,她们在日本工作的地方在一座山上的大棚里。平均一两周时间,几名工人结伴下山购物一次,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山上度过。

  龚先生转述了女儿发现摄像镜头的经过———

  5月9日中午,结束了一上午的劳动后,小婕和同伴们回到日本老板提供的休息室里休息。休息室是由更衣室及洗浴间两部分构成的。小婕等人突然发现更衣室与洗浴间之间的天花板上闪闪发光。经过仔细辨认,她们确认,这个闪光的圆柱的东西是一个正在运转的摄像头!

  60多岁的老板:这是关心员工生活

  “工人们日常工作都是在大棚里进行的,特别容易出汗,所以她们每天会洗澡多次……”龚先生说,小婕和几个姐妹看见摄像头后感到很难过,又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年纪稍大点儿的姐妹机警地让小婕用照相机拍下摄像头,并报了警。

  然而警方还没到,公司的负责人就带着很多人来了,他们开始拆除摄像头。小婕等人阻止未果,只好将他们拆除摄像头的行为用照相机偷拍下来。

  据龚先生介绍,日本警方在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解之后,初步表示因摄像头安装在公共浴室里,况且没发现录像带等设备,不会对9名中国女子带来很大影响。

  60多岁的老板承认,摄像头是他在今年2月份安装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关心员工生活。

  日方中断通讯不允许女孩们下山

  “9个女孩集体提出不再继续工作了,想回到中国。”龚先生告诉记者,小婕和几个姐妹觉得自己的隐私权受到侵犯,更害怕在别的什么地方还有她们没发现的摄像设备。

  日方目前不让她们下山,更于昨日晚停止了通讯条件的提供,几名女子无法向家中打电话。

  昨日,9名在日女子的父母们没有上班,心急如焚地奔波了一整天。昨日上午,龚先生等人到当时为几名女子办理劳务输出的中介公司,中介公司感到震惊,同时无奈地表示“无能为力啊”。

  经过一天的奔走,昨晚7时许,龚先生已与中方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并提供相关资料。龚先生得到“将派有关工作人员前往事发地进行调查”的回复。

  昨日晚,龚先生给女儿打通电话后得知,日本老板正在催促她们复工。 (来源: 华商晨报 记者 王巍 经淼 实习记者 程喜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