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一篇产经新闻消息

文部科学省在7月10日发表了一个调查数据:取得博士学位后,在研究机关或者企业中没有得到正式的职位,而继续研究的“博士后”在全国范围内超过一万五千人。相对去年增加了642人。

有关博士后的所属,在国立大学中有46%(7196人),比去年增加899人;在如理化学研究所(RIKEN)等独立行政法人中有5371人;私立大学1574人;而企业中的只有两位数32人。

年龄分布是这样的:30岁以下26%;30~34岁有46%;40岁以上的有10%。其中女性占21%,40岁以上的有27%。

日本和美国不一样,以前博士后是很少的,近些年大学等研究机构的人事趋向收缩,而读博士拿学位的年轻人却有所增加,这就必然会使很多博士找不到固定的职位而成为博士后。今年四月日本的大学深入改革,把以前可以是终身职位的助教也变成了任期制,所以以后这种“不定”的年轻研究者肯定是还会增加。文部科学省对此似乎很忧虑,希望民间企业为研究员敞开胸怀,增加雇佣。可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日本的博士后研究员相对美国来说还是不够多,应该继续增加比例。

以前和国内的人说话时经常要解释一下“博士后”这个东西,很多学术界之外的人以为“博士后”是一个比“博士”还高的学位,会很关心地问我们还要“念”几年啊。实际上博士后在这里就是一个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按照是否全职,年龄,毕业年数等等来计算工资,也基本享受各种福利。不同的就是,博士后是每年都要续约,而且一般会有上限(三年或者五年)。和国内的概念可能还不太一样,国内有很多“博士后流动站”,博士毕业后要“入站”,几年后“出站”,很大程度上被当作是很牛的事情,甚至被认为是在学术圈里混的必经之路,有点儿进修的味道。而在这里,博士后很普通,肯定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但也绝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至少年轻的时候是这样)。

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很少见到博士后的,因为那里有钱的老板不多;而在京都大学,就发现身边的同龄人很少有不是博士后的了,只是出工资的地方不一样而已。通常来讲,博士后因为要为自己合同期满之后的事情着想,所以工作会更努力一些;另外,博士后的课题往往不是全权由自己决定的,需要学习的东西要多一点;还有,固定的教职会有很多教学以及学校运营等相关的事务牵扯精力,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中去。所以,很多年轻人,在拿到博士学位后,并不急着找固定的教职,而是选择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做几年研究再说。我认为博士后的机会多一些,对年轻学者以及对一个国家的研究水平整体发展来说,应该是有推动作用的。文部科学省真的不需要太过担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