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哪去了?

- - 4 条留言 -

昨天,和秘书聊天,说到带小孩儿看阿波舞,她提起说小孩子可能是到三岁之后就开始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有记忆了。她说她曾经在她儿子两岁的时候去过迪斯尼乐园,但她儿子从不记得,而三岁又带他去过一次,却记忆深刻,说他儿子总是提起那次。这时我就想我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可是脑子一片空白。天啊,我的童年哪儿去了?

真的是一片空白,我在海林县生活到小学二年,可海林县的记忆什么也没有了,想不起来任何人名和地名。

我在牡丹江机车小学的记忆也几乎荡然无存。

记得一个冬天,一个叫苏辉的同学在教室抽冰嘎,把黑板打碎了,仅仅因为冰嘎是我“非法”带到学校的,便被定为同罪,找家长,赔黑板,虽然苏辉家把“巨额”的黑板全包了,但给我的打击也是不小,因为耽误了班级正常教学好几天,这是大罪啊。

还记得学校操场有个老防空洞,里面没有光,全是冰。

还记得什么?还记得一个叫“颜林波”的大眼睛女同学,学习好,后来上一中了。

还有,我的同桌叫“金花”,朝鲜族人,实际叫“金金花”,她有个妹妹叫“金银花”,可大家省了,就叫她“金花”。

还有个叫“刘铁军”的同班同学,小名叫“铁蛋儿”,因为住的近,关系非常好,他总是带我偷铜卖铁,教我学坏,还好,后来没有在邪路上走太远。有一次被第二纺织厂的保卫抓住,毒打一天后,就彻底改邪归正了。

还记得我那时侯并不叫现在这个名字。

还有呢?很少了,小学老师的名字一个也想不起来了;小的时候去过哪里也想不起来了,也许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过?其他小学同学的名字也没有印象了。似乎是到了中学后,记忆才渐渐清晰起来。

“朝花夕拾”?我的“朝花”还没到中午怎么就都不见了?

为什么呢?也许是我的童年太平淡了,对大脑没有什么能够形成烙印的大事?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对岁月的记录太少了,没有文字,没有影像,没有纪念品,父母也没有特意记,所以很多东西就那么被时光吹得烟消云散了。不象现在,芊芊才九个月就已经有一千多张照片和大量动画了,同时也尽量用文字为她记录她的成长,所以等她长大了,我们可以告诉她很多点滴。如果让我们写自传,恐怕能积累的素材太少,而如果下一代人想写,只怕是素材太多挑不过来了。

日本人对童年记忆非常珍惜,很多小学的同窗会都可以开到老。他们还有一个习惯叫“时间胶囊”,很有意思。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把全班的有纪念的任何东西收集起来,可以是一篇涂鸦,可以是一张作文,可以是一张照片,然后装到一个盒子里封好,埋到校园里的一个地方。若干年后,这些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再聚到一起把当年的这个盒子挖出来,流着激动的眼泪分享那个时候的点滴。电视里有时会有这样的节目,有些人因为校舍变动,时过境迁,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那个“胶囊”了,于是借助一些类似特异功能等勘测手段来定位。

日本人同学聚会有一个先天的好条件就是日本地方比较小,国民收入比较高。一次聚会无论在时间和金钱上都够不上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们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同窗会都搞得很热闹。中国可能客观上比较困难,很多大学同学能搞个毕业十周年聚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到这,眼看距离我的大学毕业也快十个年头了,和北京奥运一起,如果在北京的校友们能组织一次这样的聚会,该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