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签证记

- - 9 条留言 -

昨天在酷暑中到大阪转了一下,不为别的,只为意大利领事馆(以下简称:意领)能在我的护照上贴个签证。去之前就已经被他们蹂躏了,每次打电话都是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声很不耐烦的用最少的字数回答我的询问。真的很少有日本的女性能把日语说的这么冷酷,可见意大利的领事馆真的是个折磨人的地方。

我这个人对申请签证本身就有些抗拒,对那些签证巨麻烦的国家如美国和俄国,我都故意逃避在那里召开的学会,可这次九月份在意大利的我必须要去。意大利的领事馆主页做的巨简陋,前几天刚刚改版还稍稍好了些,因为那里所获取的情报太少,之前用Email对所需材料做过一次咨询,可是回信写的过于简略,为了万无一失我有申请了一份书面的材料,按照上面长长的列表准备材料,有12项之多。

因为这次连续两个欧洲的学会,行程复杂,考虑日程,选择线路和交通手段,订机票,改机票,订旅馆,改旅馆,最终敲定后,发现时间已经比较紧迫了,因为八月下旬要出境需要护照,回来后再去申请恐怕来不及,于是决定马上去!意领什么都要求原件,机票的预约确认书的传真都不好使。于是和大阪代办机票的旅行社联系,马上出票,不用邮寄,我亲自去取。然后昨天一大早就坐巴士杀过去了。

下了车吃点儿东西就奔旅行社,等了好一阵十点多钟拿到机票后就去意领了。大阪的意领远远没有我们的领事馆那么气派,门前没有武警,没有静坐示威的。就是在办公区的高层租了个小屋,过道插个国旗,也没有风,就那么耷拉着。也没有大厅,就在门口过道摆几个椅子,进门就是窗口,而且只有一个。窗口也没有人,需要象探监一样拿起电话听筒,拨号,说明来意后,一个一脸横肉的女人才现身,一说话我就知道,她就是在电话里听起来命很苦的那个女人。这个时候还不到11点。

接下来就是提交材料和一些问题。过程真的有点儿象探监,确切的说是“被”探监。我象一个犯人,她象一个律师,拿着我的材料皱着眉头仔细察看,好像我的案子很棘手的样子。探监是用话筒来说的,而我基本上是隔着窗户吼,她没吼,我有时听不太清楚需要她重复她就很不耐烦。护照一页一页翻过,好像想知道我这几年都去过什么地方,然后可能觉得我提交的彩色复印可能是太花哨了?或者是觉得我在复印件上做了手脚?她又亲自复印了一份,把我的还了回来。存折的存取款纪录也是要看的,要确认我到了那里不会饿肚子沦为乞丐。还要事先上欧洲的医疗和伤害保险,看来他们对自己地区的安全也很没谱。旅馆的预定确认信,会议组发来的邀请信,学校开的在职证明,机票,等材料一一过目,时不时的还要和里面的一个意大利头头进行确认,听她说意大利语还蛮顺耳的。审核完毕我以为就没事了,结果她让我坐在外面等着。好像材料经过她的手只是初审,还要进一步核实。

等了好一阵听见里面吼我的名字。过去后她很遗憾的说“现在我们恐怕不能接受你的申请,你的材料还不足”。我问哪里有问题?她说了三条。

第一,我的会议邀请函并不能证明我有必要去意大利。邀请函上只是写了我的论文被接受并欢迎我参加此次学会,好像所有邀请函都是这么写的吧。她需要我出示进一步能证明我在那个会议上的活动的材料。幸好,会议组在两天前发布了会议日程,我就告诉他们会议网站的地址,让他们找我的那个小组的陈述日期和日程。后面那个意大利头头还真的就上网查了一气,然后告诉我说可以了。

第二,我的在职证明被认定无效!这个我还是头一次听说,那可是在学校人事科申请的,盖着我们学校大印,有学部长签字的原件啊。拿到哪里都好使的,怎么到意领就成了废纸了呢?!她说我最好把合同拿来。我说好吧,我回去马上给你寄过来。下午我回来翻材料,才发现大学不象公司,是没有什么合同的,只有一个盖章的“人事变动通知书”,行不行也只有它了,寄过去让他们判断去吧。真的搞不懂他们相信什么。

第三,我在日本的签证是到10月底,有点儿少。我想这个时候意大利人的思维也许是:这个中国人,很有可能是在日本的签证快到期后没有获得延期的批准,想到第三国再寻找机会。我说我的会议9月下旬就完了,回程的机票已经买了,我打算回来后再去更新在留资格的。而且你们的材料列表里也没有要求在留资格的期限啊。她马上说我们不是担心你不回来,只是觉得这个时间这么少有些危险。我说我有工作有家人,我不回来在意大利干什么啊。她于是说好吧,我们接受你的申请,但可不保证给你签证。

就这么,交了五千多日元的申请费,又跑到邮局办了一个回送的信封拿回来交给她,才算完事儿。已经中午12点了。

真的是挺不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