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孩儿她妈致敬

- - 22 条留言 -

首先感谢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的留言祝福。现在孩儿她妈还在医院休养,我跑来跑去也是忙忙活活,乐乐呵呵。

初为人父,谈点儿体会。我要说我感到最深的就是女人的伟大。

首先夸自己一下,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丈夫。自从老婆怀孕到孩子出生,每一次定期健康检查(在日本作为孕妇的义务,很频繁的:开头和最后三个月每周一次,中间两周一次)和最后的住院,一直到新生儿从老婆两腿中被拉出来,这整个十月怀胎我都是全程陪护的。因为我觉得女人的这个特殊任务不容易,男人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分担和分享这中间的苦辣酸甜。本以为这样可以会有一半的功劳,可是最后我才明白,在这个过程中,男人能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生孩子虽然大概的步骤都差不多,但每个孕妇都不一样,我们这位恐怕就不是属于“大多数”主流的“非典”。

大多数分娩都是从阵痛开始的。我们孩儿她妈是从破水开始的。时间是6日的夜里11点半左右。大多数的孕妇前期破水后不久就会出现阵痛,而我们孩儿她妈到7日的晚上9点多才开始有规则的阵痛。大多数孕妇的阵痛是循序渐进的,开始大约十几分钟间隔,疼十几秒,而后随着子宫口的张大,间隔越来越短,疼痛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全开(宫口大约8到10厘米)之后镇痛会一两分钟一次,每次会持续近一分钟左右。但书上写的都是大多数的情况,我老婆在阵痛开始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她的痛感基本上就两分钟左右一次,一次一分到两分了。可到后半夜内诊的时候,发现宫口刚刚开放4厘米。就这样忍着一次一次的阵痛熬了一夜。一疼起来老婆就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换了很多姿势也不能有效的减轻痛苦。而这个时候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重复那几句鼓励的话,给他按摩腰部,喂水,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看电影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镜头么:一个硬汉,不管坏蛋怎么折磨也不说,可是一把他的家人拎出来,碰一个指头就全招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做什么能不让她疼痛,我一定会去做的。

漫长的一夜啊。早上九点大夫来检查说宫口还是4厘米,结论就是宫缩无力,压迫不足,于是开始注射催产素。天亮之后护士就多了,她们的按摩当然专业的多,老婆也似乎感觉好些。可催产素的作用开始后痛感更加强烈了,每一次脑门和鼻头都冒出大量的汗珠。我就握着她的手,能感到她疼痛时候的颤抖。催产素真是好使,一点多的时候,助产士觉得差不多了,就移送到了分娩室的产台上。又等了好一阵,才开始正式的分娩。在这之前,阵痛来临是要努力保持放松,虽然很难,这之后就要求孕妇借着宫缩一起使劲了。每一次都要深吸一口气后使劲憋,然后紧接着在憋一口。看老婆嘴唇都紫了,一宿没睡,一直没吃东西,哪来的那么大劲儿啊。后来还算顺利,下午两点半,小家伙终于挤出来了。那一刻,我和那丫头一起大哭,她是干嚎,而我是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我在这里不是想渲染生产的痛苦,而是想告诉所有还没有这个经验的朋友们,越是来之不易,就越懂得珍惜。没有过这个经历就很难体会母亲的伟大。我拙于言辞,谨向天下所有母亲致敬!

P.S. 丫头的名字已经决定。叫“千晴”。在日本,可以用来登录的名字的汉字是有限制的,虽然作为外国人也可以不用汉字来登录,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选择了一个日语和汉语都叫得通的名字。小名就叫“QianQian”,老婆主张把小名写成“芊芊”。有关她的成长在这里,主要是由孩儿她妈负责。

再来一张昨天下午的照片,大约出生24小时后。

马 千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