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授贬值说起

前一段时间刚刚讨论过博士生过多而贬值的现象,今天又看到新华网上的名为“过去的教授和现在的教授”的文章。文章说以前连竺可桢,严济慈这样的大师在南京大学也只是副教授,鲁迅在北大也只被聘为讲师。可是今非昔比,今日中国重点大学校园内所谓“五步撞一教授,十步撞一博导,五十步撞一院士”的现象值得思考。

“过去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

新华网原文(较长)

如今中国的大学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大!。从本科生起膨胀,本科生数量过多必然质量下降,社会上的需求过剩以及对本科生素质的不满造成考研热,结果是研究生,博士生也膨胀,所以自然教授数量也要膨胀。其实从每个导师指导的博士生数来讲,我国的高校还要远远高于国外的大学,甚至我们每个导师要指导的博士生要多于国外导师要指导的本科生数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国的教授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现在的教授过多乃至贬值的问题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而已,实际上是整个教育系统乃至社会急功近利所致。社会和市场和大自然一样,是有一定的自平衡能力的,而往往一些人为的规则打破了这个平衡后,就会造成一系列的倾斜,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