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培养不能搞“大跃进”

转载截取自:新华网

“博士生培养不能搞‘大跃进’!”出席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的不少委员大声疾呼。他们认为,博士生培养重在提高质量,切不可盲目扩大规模。

“现在一些高校的博士生,还延续中小学生培养方式,读书本,听老师讲课。创新意识弱是当前博士生培养中的一个大问题,与学生从小就接受应试教育和博士生入学也是以考试为主有关。博士生的培养目标是高层次专门研究人才,招生规模的过快增长不仅会使培养质量降低,而且将带来博士生就业难问题。”

博士生教育是学历教育的最高层次,博士生培养质量涉及国家人才培养的整体质量,影响国家的研发能力和学术水准的提升,引人关注。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时龄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某知名高校仅城市规划学院就有博士生约300人,学校要求每人须发表3篇论文,全国符合发表档次要求的建筑类杂志不到10份,如一期杂志刊登30篇文章,那么光城市规划学院博士生发的论文就可排满两至三期杂志。

“美国大学中博士学位授予数量超过700人的只有两所,培养规模最大的每年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约750人,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名校都不超过600人。而我国的一些高等院校博士生招生数超过1000人。”盲目追求博士生培养规模,将导致博士生质量的下滑,势必拉大与国外一流大学的学术差距。

据了解,美国博士教育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但10多年来,全美博士学位授予数量一直保持在每年4万人左右。从我国博士生招生规模不断扩大,培养过程中近乎“零淘汰率”的情况来看,预计3年后全国博士学位授予数量将会超过美国。

“我跟导师一年最多能深谈两次。”某高校材料系的一名博士生说,“平均每个导师所带博士生数已从2000年的3个增长到2003年的5个。博士生导师中三分之二的人是既带博士生又带硕士生。”随着博士生数量的增长,各个高校博士生导师力量明显不足。

我国与博士生培养密切相关的基础研究只占到整个科技研发投入的5%左右,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基础研究经费比例都在15%至20%。

*** 新闻背景:我国在校博士生规模跃居世界前列 ***

全国政协的调研显示,从1978年恢复招收研究生和1980年建立学位制度至今,我国的研究生教育得到长足发展,在规模、质量和制度建设等方面都取得明显进步。近年来,全国研究生的招生规模快速增长,1998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规模为7万人,2003年达26 万人。博士生招生规模也在持续增长,2000年全国博士生招生数为25142人,到2003年博士生招生数已达到48740人。2001年,我国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是1.2万多人,2004年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达到3万人。预计到2010年,我国博士生培养规模将居世界第一位!

前几年是针对本科生数量剧增的思考,现在已经考虑到博士生的层次了。看来我国不仅经济过热,连学术界也过热了。

突然想起了当年在母校硕士毕业的时候在礼堂参加毕业典礼,博士毕业的也在一起,颁发学位证的时候都是一排一排的上台,学校一批高层领导都忙昏了头,博士生还念一下名字,硕士生就是往上哄,很多人都是拖鞋短裤就披上学位服上台,然后赶紧下来把衣服换给后面的毕业生们。那通乱啊。相比之下博士毕业时在日本,因为是和正常的学期错了半年,所以和我一起的总共才五个人,学部长他老人家是一个一个在毕业的人面前宣读了毕业证书的全文,然后互相鞠躬敬礼,非常正式。正常的毕业典礼虽然也是大规模的,但也是一个一个念名上台,每人一束鲜花,有条不紊。我们学校规模小,排到我的毕业证书号码才四百多,也就是说,建校几十年才培养出四百多个博士。

人多力量大?如果三个臭皮匠真的能顶一个诸葛亮的话,那么我们“培养”出比美国博士生多三倍的具有博士学位的臭皮匠,就可以当世界老大了?在我们沾沾自喜的满足于“到2010年,我国博士生培养规模将居世界第一位”的伟大成绩的时候,真的需要考虑考虑古人留下的这个3>1的不等式的正确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