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贵族》

- - 5 条留言 -

很久以前,是在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中,听老窦提起过一本书,叫《往事并不如烟》,并给了很高的评价。后来又听说这本书被归为禁书,反而更添好奇。于是这次去香港的时候,在书店里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找这本书来看一看。但是,并没有《往事并不如烟》这本书,却看到了同是章怡和所著的《最后的贵族》。翻开序言,里面有一段在今年二月的补充:

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往事并不如烟》更名为《最后的贵族》,交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其因有二:一是以中文繁体字版在海外发行;二是它更加完整,没有删节,并经过补充和修改。特此声明。

释然,遂购之。

我这个人读书很少有如饥似渴的感觉,很少一气呵成,对于长篇则很少有耐性读到最后,可是这本像古书一样用繁体字,从右到左竖排的回忆录,我用点点滴滴的时间到底把它读完了。

章怡和——章伯钧之女;章伯钧——中国头号“右派”。说实话,看这本书之前,章伯钧这个名字,我是没有听说过的。对于我们这些在开放ing的中国里面受教育的“新人”来说,76年以前的“旧事”几乎是一片空白。“反右”“文化大革命”这些虽然是些熟悉的名词,可这种熟悉其实就像是“海王星”一样,除了名词,我一无所知,至少在读这本书之前。

这本书通过作者回忆那个时期他身边的一些人,向读者展现了那个时代的无奈。书中的主角有史良、张伯驹、储安平、康同璧母女、聂绀弩和罗隆基,在看这本书之前我是一个也不认识,相信很多我的同龄人也一样,而实际上他们在反右之前也都是政府的高官,或者社会名流。通过这些人的言行,不仅反映了运动本身,也反映了运动中不同个性的人的不同态度,不同结果。文中的人物极其细腻生动,即和普通老百姓不同,也和普通老百姓无异。他们提出的很多政见,很多观点,即使现在来看也都是值得借鉴的。

“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以史为鉴,以人为本,中国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不容易,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明天才能走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