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 am

虽然Blog长久不更新,但我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个形式而已。此帖将永远置顶,推送我在其他社交媒体(主要是推特和Instagram)上的活动。

 


mayue @ Instagram

 


mayue @ Twitter

就突然想发一张在非洲的照片。翻了一下,看到这张,年轻妈妈的T恤上写着“all monsters are human”,就这张吧。

去死!周刊也真行,这种倒卖口罩的题材标题也用“美女”。

ラブグラフ @lovegraph_me のフォトグラファーを応募して二週間、返事がないまま、ということは落とされたか。ちょっとショック。

有快一个月没有拍人像了吧,发现不像去年的这个时候那么渴望的找人拍了,可能是进入了一个疲倦期?甚至拒绝了两个来要拍的日本妹子。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争取上一个台阶。。。有要来作模特的吗?

满心湖水任清风抚慰。

暗くなる直前の琵琶湖。 https://t.co/O2iCXdcTXi

【読了】『日本カメラ 2020年 1 月号 [雑誌]』 https://t.co/NTWIDSgGvL #booklog

【読了】『アサヒカメラ 2020年 01 月号【表紙:広瀬すず】 [雑誌]』 https://t.co/wfShtXCz4r #booklog

岩田和高山,为日本的抗疫掀起个小高潮。我觉得日本人还是相当冷静的,这个冷静一部分是源于无知一部分是源于无力。岩田的激动是有点儿把别人的无力当作了无知,但也确实指出了问题。高山没有拍桌子,也没有否认,但是希望岩田能顾及一下现场工作人员和被困船上的各方人士的感受。都没错,都挺好。

京都这种地方,自从发现两个中国人感染之后,一直没有新的病例出现,也算是奇迹了。还是和病毒密度有关吧。政府是指望不上,就靠日本国民素质和卫生意识保家卫国吧。

Lo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老马日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