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者的最后一天

- - 8 条留言 -

很久以前,我们唱“十九岁的最后一天,阳光似乎也被带走”。今天是俺在大学里呆的最后一天,阳光就没出现过。

上班以后,平时恐怕连去医院的时间都没有了,所以,今天俺的第一件是去医院,开了些过敏性鼻炎的药。这是老毛病了,现在的药比以前好了,也不困也不渴,开出些药备着,省着到了公司狂打喷嚏的时候束手无策。

从医院出来看也没有合适的巴士,决定走着去学校。以前都是走路上班的,搬家之后远了就改坐巴士了,今天有时间有心情,走一走。

老天很配合地在这个时候飘起了雨,丝雨。不大不小,不用狂奔或者躲进咖啡馆,也不可以悠悠哉信步而行,就这样穿过京都御所,然后在出町柳过鸭川,疾步走了四十分钟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但是不出意外,我所在的屋子还是黑着灯,我依然是早上第一个来的。

这就是研究者典型的生活方式,自己支配时间,自己计划工作,自己总结结果,很多时候自己就是自己的老板。

所以,研究者大多不愿意离开学术界,我想,其中有很多不是真的喜欢“研究”,真正难舍的是这研究者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起草了一封告别的Email发给研究室的邮件列表,表达了一下感谢之情。中午照例和研究室的女同事们在食堂吃午饭,以后的午饭时间就彻底没有女同事了,新公司里清一色的雄性,这恐怕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胃口和消化。

吃过饭用摩托往家折腾了一箱子资料,虽然恐怕以后不会再用上,但就这么扔了也太可惜,先搬回来再说吧。天一直下着牛毛细雨,细的不穿雨衣也不会湿。

回到学校后几个研究相关的同僚和学生三四个人又做了一次最后的讨论,看看我剩下的工作有没有谁感兴趣接下去总结总结。找到工作之后很久没有说起研究了,今天谈谈写写画画之后还蛮解脱的,否则似乎总是没画上一个句号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做最后的打扫,不要给别人留下垃圾。到了晚上,和还在研究室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就和往常一样回家了。

明天一觉醒来就要匆匆忙忙开始钻到电车里通勤的日子了。想做一个合格的公司职员,第一关要过的就是这个按点儿上班,按点儿下班这种钟表似的节奏感吧。

还有,从明天起,白天不上推发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