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老师们啊

- - 1 条留言 -

今天教师节,推特上有人大串联抖落当年上学时受老师们折磨的经历。首先蹦入我脑海的就是中学时被罚站,被罚站对我来说本不新鲜,但有一次比较特殊,那次被罚站在篮球上。发到推特上后,有fo认为我是不是少写了“场”字,很多表示很不可思议。这里稍微描写一下我的中学那段跟老师们战斗的青春。

站篮球那次只是我无数次被“整”的一个扩展版。那次下课打完篮球后,回到教室球就放在了我的椅子底下,上课时我不老实,总是用脚去踢那个球玩儿。就这样,老师成全了我,说“你那么喜欢那个球,你就站到它上面听课吧”。于是我很有挑战性地在同学们的笑声中站到了篮球上。其实,像我这样运动型的男孩儿,站篮球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难,比听课好玩儿多了。

大多数的老师都是很没有创意地让我站到门外,教室后面,盛怒之下扔个粉笔头什么的。相比之下,现在回想起来很佩服那位班主任的点子,他很棒,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后来他做了我们那个学校的校长,现在跳槽去了更好的学校做书记。

我中学的时候真的很“讨厌”,主要是喜欢“接话把儿”。我中学的时候说相声,当捧哏的,所以象有职业病似的喜欢在别人说话的后面接半句。后来上大学后,说相声改逗哏了,这个毛病就改了。

严重的时候,比较极端的老师会让我消失,不管你去哪儿,只要别在教室捣乱就行,于是我好多节课都是在操场跑步度过的。我觉得这也比普通的罚站要舒服。

罚站也好,发配也罢,都是很“文”的方法,还有“武”的,有用脚踹的,有扇耳光的,这些我都受过,那些老师是不能原谅的,因为他们已经把惩罚学生作为目的,而不是手段。现在的校园应该好些了,学生和学生家长都已经比老师牛了吧,都有“维权”的意识了,老师可能也不敢轻易动手动脚的了。我那时候想法很简单——只要不找家长,咋折磨我都行。

不管怎么样,有些老师,特别是那个让我站球的老师,还是很有耐心和方法地在高三之前让我茅塞顿开,让我突然明白了上高中的目的是要考大学的。我也算没有辜负他们,最终从那小小的学校走到大学,也成为了我们那届唯一的博士。高考发挥个人差异很大,我是正常发挥,这都亏他们长期“劳其心智”训练我的心理素质的结果。

前年,同学们搞了个聚会,我还写了封信回去。从后来拿到的视频和相片发现,同学们都胖了,而老师们都瘦了。看来现在的孩子们可能还不如我省心啊。

在教师节里,向那些可爱的教师们致敬,你们辛苦了。

附图:网上搜到的一张母校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