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Life is a cycle,那么我的人生在下个月起要来一个大大的轮回。从这个国庆节起,我将离开大学,进入公司,放弃搞了十年的“非线性”,“分叉”,“分段平滑系统”,“数理生物学”,“斑图形成”……等一大串有玄机的关键字,重新翻开大学的课本,回到我本科的专业,做一个工程师。

我出身的哈尔滨工业大学被称为“工程师的摇篮”,因为再好些的大学都是“美国工程师的摇篮”,所以,如华为等本土技术型企业中,有大量哈工大的学生。我在这个摇篮里接受“电气工程系-工业自动化专业(校内俗称65专业)”的本科教育,硕士的时候中国向国外靠拢,搞研究生院的专业改革,我所在的专业叫“电力电子及电力传动”,说白了就是怎么让电动机好好转的技术。本来也是做着工程师的梦,打算混到硕士就象大家一样去“中兴”“华为”之类的企业去打拼了,可是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把我领到了另一条路上。

硕士,博士,助教,博士后,一路走来,在大学里面摸爬滚打了十一年。渐渐地发现身边的博士后越来越多,仅我所在的研究室就有十余人,大家都在这个如同黑社会一般的学术界里面战战兢兢地寻找着自己明年的出路。本来一心想要作个大学教授,带自己学生,搞自己课题,被人称为“马老师”。但这个美好的憧憬在拿到博士后的六七年里,被一张张从各地大学里退回来的带着“残念”二字的回信给涂的渐渐模糊,以致后来完全看不清了。

虽说“书山有路勤为径”,但“学海”既然“无涯”,你不能让我一辈子都“苦作舟”啊。说不清是学术界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学术界,总之,去意已决。

“转型”这个念头几乎是和要买房同时萌发的。因为如果还在学术界,就不保证下一个位置是在北海道还是九州,既然喜欢京都,那就换个活法吧。很多人都说我“犟”,其实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固执的人。

Change, we can.

“就职活动”从今年初开始,一切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我本来以为哪个公司会傻到要这么一个三十多岁只会纸上谈兵搞理论研究的老博士后啊。但和一些公司和中介实际接触下来发现自己还不是一文不值的,也许只值一文。

首先,很多中小型企业往往很难招到有“博士”学位的人,虽然在大学里面不觉得怎样,到了外面,这个称号有的时候还真是有点儿光环。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一个“工学博士”是具有科研和开发的潜能的。这对很多中小企业是求之不得的。

其次,“能说流利日语和英语的在日中国人”这个平时不太注意的身份,对企业来说有一种魅力。这个就要感谢国家了,中国现在这么牛,日本的企业都想方设法地要和中国的同行拉拉手,有时甚至是盲目的。所以,招个中国人进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的上。

最后,最重要的还是我在“工程师摇篮”里面接受的“规格严格,功夫不到家”的专业。“工学”对大多数公司来讲适用程度要比“理学”“文学”什么的要好些。最终相中我的企业也是因为看到了我硕士的“电力电子及电力传动”这个专业才对我感了兴趣,对他们来说,十年学术研究的方向并不重要。

就这样,我在十多年之后来了一个“团身540度空翻”,平稳落地,回到了电力电子工程师的角色。

人多说大学里面是“象牙塔”,但只有在这里面的才知道这颗“象牙”是什么货色。不过大学不管怎么变质,与会社里面的社会肯定还是不一样的。工作的内容,方式,方针都需要尽快地去习惯。我相信“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哲学能帮我跨过这个门槛。

如果有在日本公司工作的经验的网友们看到此文,还望多多提供入社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