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香港周末

- - Comments Off on 一个人的香港周末 -

老婆离开香港后,一直是在学校里面忙活,本打算这个周六周日出去走走,去大屿山的大佛和太平山顶转转。结果,这两天天公不做美,总是阴沉沉的,还总是下阵雨。加上一个人没有伴儿,出去玩儿的劲头也不想两个人的时候强烈,所以这个周末,变得很无聊。现在在网吧上网。

昨天晚上看奥运到凌晨三点,香港一共免费的电视也不过四个频道,可是转播的节目可是挺多挺全的。昨天比较精彩的是看男子击剑的团体,然后就是男篮了。击剑比较遗憾,前八局一直落后的情况下,最后一局奇迹般的追平,可是最后一刻没有保住继续势头,被意大利连取两分实在可惜。而男篮更是神奇,美国梦之队被立陶宛在最后一个小节奇迹般的反超,立陶宛的三分球像长了眼睛一样,频频中的,让美国佬干瞪眼。在最后一分钟美国佬也几次有机会,却全部被立陶宛顶住了。最后90:94,输的没脾气。可见,神话也有破灭的时候。

中午的时候看了场电影,一个人。叫叛谍什么的,没记住。和《亡命天涯》《谍中谍》等片子差不多,就是一个失去过去记忆的特工,如何为自己洗脱冤情并揭开黑幕的故事,情节很紧张,但是绝对没有超越《谍中谍》或者《国家的敌人》。

下午在铜锣湾附近的好几个书店转了转,找到一个打折还挺便宜的。又上香港中央图书馆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书真全,服务真方便啊。尤其是英文书,没想到那么多,涵盖了很多专业。我恨不得住到那里不走了,图书馆打更的也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么。就像少林寺藏经阁里扫地的和尚,肯定是个世外高人。随便挑了一本关于香港现代流行歌曲歌词研究的大厚书坐下来看了看。向雪怀,林夕等人的歌词都有比较详细的分析,很多我都很熟悉,情不自禁的哼哼了起来。

刚刚看了乒乓球的女单决赛,张怡宁不负众望,轻松拿下四局。胜利之后,她用中国人比较少用的飞吻来表示对观众的感谢,并像小女孩一样扑到教练怀里,一个深深的拥抱。这些西方人常用的表达喜悦的方式在中国人夺金后很少见。张怡宁做了,发自内心的。确实中国人应该多一点这样的尽情表现内心的热情,不要总是“没事儿偷着乐”。

香港的星期天和平时还有点儿不一样,那就是满街的菲俑让这个本来黄皮肤的城市在星期天变得更像菲律宾男人都在睡觉的马尼拉。听说星期天是菲俑们的法定假期,所以在这一天里,近20万的菲俑大串联,占据了香港很多公园,地铁,广场。很奇怪,中国人的话,可能会找些安静的地方聚会,而菲律宾人就喜欢在热闹的地方,我住的铜锣湾本来人就够多得了,他们今天还把过街天桥都给占领了。一般都是席地而坐,一堆一堆的,连成了片。有说有笑,还有唱歌的,用手抓米饭吃,各个打扮的还都挺妖艳。真的有点儿不习惯。Michael说,在香港,最幸福的不是香港男人,不是大陆男人,不是日本男人,而是菲律宾男人!呵呵,不到这里你可能都不信。20多万姑娘啊!据说很多菲俑都被这里的菲律宾男人骗取了感情和钱财。哎,真的是一群特殊的群体啊。

明天又要去学校了,这是在香港的最后一个礼拜天。再有几天就回家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马圈啊。:-)

对不起,为防垃圾留言,旧帖留言功能自行关闭,请在新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