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5

有一种痛

芊芊出生已经第11天了,一直想写点什么,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说起。芊芊爸爸已经详细的介绍了整个生产过程的艰辛和喜悦,我想说说作为一个女人在经历过一种痛之后成为母亲的感受。 那种痛真的是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像整个肚子要爆裂的感觉。每次阵痛的来临都会感觉痛感的加强。按照医生的指示,我要大口的用鼻子吸气,用嘴呼气,据说这样可以减缓一些痛苦,也可以保证胎儿在这段期间氧气的供应。我尽量不让自己喊出声来,一方面为了保存体力,一方面不想让人觉得我娇气。当时就想每个妈妈生孩子都要经历,别人能行,我也一定能挺过去。 可是我的阵痛过程有点特殊,一开始每次阵痛之间的间隔就很短,但是强度却不够让宫口张开。就这样在反复了一整夜,没吃没睡,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更糟糕的是,不但肚子疼,腰疼让我更加难以忍受。这时候离破水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我开始担心孩子的状况(破水时间过长容易造成宫内感染,影响胎儿)。在这之前我一直坚信我会凭自己的力量把孩子生下来,有段时间我开始有点动摇了,一门心思的想:手术也好,只要孩子快点出来,她在里面一定也非常难受。我的想法被医生否定,说孩子的胎心音一直很好,打了催产素后,一定可以自己生下来。有了他们的鼓励,我也稍微安心,配合一次次阵痛的到来大口的喘气。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中听到有人说可以走了,我问去哪儿?他们说去分娩室。我居然能清醒地用日文说:终于快了(过后听别人说的,自己已经记不清了)。 以前在医院见习的时候也曾经见过分娩全过程,但是到了自己才明白,原来医生,助产师只有在胎儿出来后才开始起作用,这之前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借着阵痛把胎儿挤出来。有多疼,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听妈妈告诉我,在分娩室外面听到我声嘶力竭的喊叫声,甚至禁不住用中文大叫:”疼死了!”在旁边的助产师问老公什么意思,他解释过后,大家都无奈的笑起来。经过了多久根本没有印象,好像在一个阵痛过后,听到大家一阵欢呼:生出来了!那一个瞬间,折磨了我15个钟头的阵痛突然魔术般的消失了,肚子也随之一下子空了。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老公抱着我的头居然鼻涕一把泪一把感动的一塌糊涂。紧接着婴儿被抱到我的面前,那一刻真的是说不出的感动,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以致于我和老公现在每每想起,还是会禁不住流泪。 之后发生了什么,都是护士告诉我的,因为孩子被拿走之后,我就开始昏昏欲睡。真的太累了。 现在我常常试图去回想,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可是第二天起床之后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我想疼痛应该有很多种,至少在我经历的疼痛中,没有一种超过生产的疼痛。因为在阵痛发作过程中,我甚至不知道静脉注射和侧切时产生的疼痛。但是经历了这种痛后带来的喜悦更是无法言表的。 好多朋友看了老公写的生产经历之后说生孩子太可怕了,其实我只是个各例而已。和我同病房的几个产妇生产过程都非常顺利:二个经产妇只用了2-3个小时,说几乎没感觉到阵痛就生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初产妇早上入院,下午就生了。我时时为这个有点懊恼,为什么我生得这么费劲呢?但是每到我看到芊芊小脸儿,就什么都忘了。

Posted in 妈妈日记 | 9 Comments

我回来了!

不但回来了,还多带了一口人回来。期盼已久的小家伙终于出生了!虽然过程有点周折,总算挺过来了,自我表扬一下,妈妈真的挺伟大。 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于3天前回到了家。突然多了一口人,多了一张小嘴,还真挺麻烦。小家伙其实挺懂事儿,不哭也不闹,不过还是把一点经验也没有的的妈妈忙得有点手忙脚乱。 在这里,感谢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的热心祝福。 短短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儿,感受也太多,居然不知从何说起。还请大家耐心等待,待我改天慢慢道来。

Posted in 妈妈日记 | 2 Comments

安静的芊芊

芊芊回家已经两天了。多了这么个小人儿,生活也变化了不少。 芊芊非常安静,至少这两天是,并不象很多人描述的婴儿总是爱哭。芊芊现在整天做的就是睡觉,睡醒了就找奶喝,然后往往喝到半截就在她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她不舒服的时候也不怎么哭,就是脸上作出比较痛苦的表情,然后手舞足蹈的动。偶尔也哭几声,以为她拉臭臭了,打开一看却啥也没有,就这么“逗你玩儿”。 她睡觉的时间比较长,这让我们俩晚上比预想的要舒服一点。昨天快12点睡的,到3点半闹,喂完奶后睡着到早上七点多才醒。基本上和我原来的作息也差不多少,总的来说还算省心。 特别喜欢抱着她看。别看她小,表情还挺丰富的。有的时候冲你笑,有的时候瞪着大眼睛嘴呈O型作惊讶状,使劲的时候嘟着嘴皱眉头,有的时候东张西望的,虽然她还看不见什么东西。就这么看着,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我会尽量快地更新她的照片,点击上面的小样横幅即可观看,如果有看不到照片的,请留言告知,以便我及时改变对策。

Posted in 芊芊的故事 | 2 Comments

出院啦

今天下午,孩儿她妈和芊芊都医院回到了家。环境一变,也不知道芊芊能不能习惯。不过到家之后她倒是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大觉。刚才连吃带拉折腾了一会儿。现在睡的也很香。 都说新生儿这一段时间比较闹人,可作爸爸妈妈的绝对不能逃避,今天是头一宿,准备迎接挑战。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2 Comments

芊芊

丫头的名字已经决定。叫“千晴”。在日本,可以用来登录的名字的汉字是有限制的,虽然作为外国人也可以不用汉字来登录,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选择了一个日语和汉语都叫得通的名字。小名就叫“QianQian”,老婆主张把小名写成“芊芊”。

Posted in 芊芊的故事 | 7 Comments

向孩儿她妈致敬

首先感谢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的留言祝福。现在孩儿她妈还在医院休养,我跑来跑去也是忙忙活活,乐乐呵呵。 初为人父,谈点儿体会。我要说我感到最深的就是女人的伟大。 首先夸自己一下,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丈夫。自从老婆怀孕到孩子出生,每一次定期健康检查(在日本作为孕妇的义务,很频繁的:开头和最后三个月每周一次,中间两周一次)和最后的住院,一直到新生儿从老婆两腿中被拉出来,这整个十月怀胎我都是全程陪护的。因为我觉得女人的这个特殊任务不容易,男人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分担和分享这中间的苦辣酸甜。本以为这样可以会有一半的功劳,可是最后我才明白,在这个过程中,男人能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生孩子虽然大概的步骤都差不多,但每个孕妇都不一样,我们这位恐怕就不是属于“大多数”主流的“非典”。 大多数分娩都是从阵痛开始的。我们孩儿她妈是从破水开始的。时间是6日的夜里11点半左右。大多数的孕妇前期破水后不久就会出现阵痛,而我们孩儿她妈到7日的晚上9点多才开始有规则的阵痛。大多数孕妇的阵痛是循序渐进的,开始大约十几分钟间隔,疼十几秒,而后随着子宫口的张大,间隔越来越短,疼痛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全开(宫口大约8到10厘米)之后镇痛会一两分钟一次,每次会持续近一分钟左右。但书上写的都是大多数的情况,我老婆在阵痛开始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她的痛感基本上就两分钟左右一次,一次一分到两分了。可到后半夜内诊的时候,发现宫口刚刚开放4厘米。就这样忍着一次一次的阵痛熬了一夜。一疼起来老婆就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换了很多姿势也不能有效的减轻痛苦。而这个时候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重复那几句鼓励的话,给他按摩腰部,喂水,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看电影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镜头么:一个硬汉,不管坏蛋怎么折磨也不说,可是一把他的家人拎出来,碰一个指头就全招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做什么能不让她疼痛,我一定会去做的。 漫长的一夜啊。早上九点大夫来检查说宫口还是4厘米,结论就是宫缩无力,压迫不足,于是开始注射催产素。天亮之后护士就多了,她们的按摩当然专业的多,老婆也似乎感觉好些。可催产素的作用开始后痛感更加强烈了,每一次脑门和鼻头都冒出大量的汗珠。我就握着她的手,能感到她疼痛时候的颤抖。催产素真是好使,一点多的时候,助产士觉得差不多了,就移送到了分娩室的产台上。又等了好一阵,才开始正式的分娩。在这之前,阵痛来临是要努力保持放松,虽然很难做到;而这之后就要求孕妇借着宫缩一起使劲了。每一次都要深吸一口气后使劲憋,然后紧接着再憋一口。看老婆嘴唇都紫了,一宿没睡,一直没吃东西,哪来的那么大劲儿啊。后来基本还算顺利吧,下午两点半,小家伙终于挤出来了。那一刻,我和那丫头一起大哭,她是干嚎,而我是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我在这里不是想渲染生产的痛苦,而是想告诉所有还没有这个经验的朋友们,越是来之不易,就越懂得珍惜。没有过这个经历就很难体会母亲的伟大。我拙于言辞,谨向天下所有母亲致敬! 再来一张昨天下午的照片,大约出生24小时后。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4 Comments

小懒虫

小家伙还是懒在我的肚子里不肯出来,预产期已经过了3天了,一点出来的迹象都没有,这是急死人了。安全起见,健诊也有一周一次变成了两次。医生说再不生14号就要住院观察,必要时采取措施。 听从医生的指导,增加运动量,做安产体操。爸爸怕妈妈住院期间寂寞,定了iPod Nano,昨天也到了。总之万事俱备。剩下的只能靠小宝宝自己努力了。

Posted in 准妈妈日记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