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爸爸日记

第四次

昨天好热,闷闷的,到晚上终于下大雨了。到了早上外面雨停了,芊芊那里来了一场小雨。 昨天晚上虽然也喝了些水,本打算给她套上纸尿布的,但想到天热,会出好多汗,水分应该不会到膀胱太多吧,就让她那么睡了。结果凌晨4点多,迷迷糊糊的听到芊芊喊爸爸,还没等她报告呢,我就条件反射似地弹了起来,但很显然已经晚了。把小家伙挪到我们的床上她接着睡,两个人把床单褥子打点打点也想睡。可这小家伙睡觉跟头把式的太占地方,前天晚上睡觉听她喊疼,起来一看她把脑袋耷拉到床外头去了,有她在这个床也不够她折腾的,于是爸爸只好跑到隔壁的沙发上接着睡了,估计留下的妈妈也没睡好。 哎,现在全托尿布是不是还早啊? P.S. 今天早上胡子刮了一半的时候给芊芊刷牙,之后就忘了。刚刚一摸胡子才觉得不对劲,留了一撇,呵呵。好在我只对着电脑工作,要不然……

Posted in 爸爸日记, 芊芊的故事 | Leave a comment

升级WordPress

最近有“铅丝”反应小站的留言功能出了问题。这怎么可以,这这这严重影响“铅丝”们的热情啊,我马上责令爸爸去搞定此事,可是爸爸自己试着悄悄留言却完全没有问题啊。于是爸爸猜测是不是“铅丝”们的电脑或者浏览器出了毛病,就一直没有追查此事。今天爸爸终于把本站的底层系统WordPress做了一下升级,不知道是不是会使留言功能恢复呢?希望大家试试啦,如果还是不行,哼,找爸爸算账! 爸爸在旁很委屈的样子,说我真的是黔驴技穷了啊。如果各位还是不能顺利留言的话,不如到我的影集页面里去,那里也有留言功能的啊。不会都垮掉了吧。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3 Comments

我有新影集了

最近爸爸妈妈跑到哪里去了?我这里都很长时间没有人管了,怕很多老朋友都跑掉了啦。 其实是我不给爸爸妈妈时间,自从雅雅姐走后,我从雅雅姐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会拍手了,会指着东西喊了。每天我都很兴奋,以前我不到九点就困的不行要回床睡觉的,可现在经常要爸爸妈妈陪我玩儿到十点钟!我现在饭量也很惊人,每顿饭都要把肚皮撑的快要破了才肯罢休,爸爸妈妈正在努力让我改掉暴饮暴食的坏习惯,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相信很多人都已经从爸爸的网站里看到了ZOTO要全面收费的坏消息。我的那么多可爱的照片可都是放到那里的啊。爸爸并不反对优秀的网站收费,可是每年25美元还是要咬咬牙才行,何况我们家花钱的租用的2G空间才只用了不到400兆,再另外付钱放照片实在是有点儿不和算。爸爸决定利用现有的资源,省下钱给我买纸尿片。 网络上有很多现成的影集代码,但大多数都是针对成集的照片的,而我的照片往往都是零零散散,今天一长明天两张的,所以找适合我的照片的特点的工具费了爸爸一些功夫。最后决定使用Folderblog这个小程序。它本身很小巧,不需要数据库的支持,只要把照片上载到一个目录就可以了。爸爸把样式作了很大的改动,现在已经可以见人了。但照片只上载了一小部分,很多以前的照片就不打算再拿出来了,有想要看的趁zoto还没有关快去吧。新的影集有很方便留言功能,不需要注册,只要输入验证码就可以,大家要多多捧场哦。 来啊,在这里。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1 Comment

不法残留

不法残留是指没有在留的资格或者资格过期却还在混迹在日本的外国人,也就是常说的“黑下来”。我家芊芊还这么小,就已经有不法残留的“前科”了。 说起来这事儿也怨日本政府,医院,市政府,大学里的种种手续在办理的时候也没有人告诉我们:在日本出生的外国娃娃也必须在30天之内去申请在留资格。我一直以为芊芊在没有机会出境之前是不需要护照和签证的。昨天因为丈母娘的签证需要延期,所以给入国管理局打了个电话询问需要什么材料,人家就问我你家小孩儿有签证了么?我一下就糊涂了,啊?这么小就要签证了啊?赶忙解释说确实不知道啊。对方告诉我,你们已经过了申请的期限了,在方便的时候尽快过来补办。 于是,不敢耽搁,当天下午就跑过去了,还好,不是恶意的“黑”,所以,填写了一个申告书后就正常了。花了一些时间之后,芊芊的签证就批下来了。在不法残留了10天之后,芊芊终于有签证了。 有在国外生小孩儿的同胞,别象我一样哦,一定在30天之内去当地入国管理局申请在留资格。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2 Comments

出院啦

今天下午,孩儿她妈和芊芊都医院回到了家。环境一变,也不知道芊芊能不能习惯。不过到家之后她倒是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大觉。刚才连吃带拉折腾了一会儿。现在睡的也很香。 都说新生儿这一段时间比较闹人,可作爸爸妈妈的绝对不能逃避,今天是头一宿,准备迎接挑战。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2 Comments

向孩儿她妈致敬

首先感谢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的留言祝福。现在孩儿她妈还在医院休养,我跑来跑去也是忙忙活活,乐乐呵呵。 初为人父,谈点儿体会。我要说我感到最深的就是女人的伟大。 首先夸自己一下,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丈夫。自从老婆怀孕到孩子出生,每一次定期健康检查(在日本作为孕妇的义务,很频繁的:开头和最后三个月每周一次,中间两周一次)和最后的住院,一直到新生儿从老婆两腿中被拉出来,这整个十月怀胎我都是全程陪护的。因为我觉得女人的这个特殊任务不容易,男人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分担和分享这中间的苦辣酸甜。本以为这样可以会有一半的功劳,可是最后我才明白,在这个过程中,男人能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生孩子虽然大概的步骤都差不多,但每个孕妇都不一样,我们这位恐怕就不是属于“大多数”主流的“非典”。 大多数分娩都是从阵痛开始的。我们孩儿她妈是从破水开始的。时间是6日的夜里11点半左右。大多数的孕妇前期破水后不久就会出现阵痛,而我们孩儿她妈到7日的晚上9点多才开始有规则的阵痛。大多数孕妇的阵痛是循序渐进的,开始大约十几分钟间隔,疼十几秒,而后随着子宫口的张大,间隔越来越短,疼痛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全开(宫口大约8到10厘米)之后镇痛会一两分钟一次,每次会持续近一分钟左右。但书上写的都是大多数的情况,我老婆在阵痛开始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她的痛感基本上就两分钟左右一次,一次一分到两分了。可到后半夜内诊的时候,发现宫口刚刚开放4厘米。就这样忍着一次一次的阵痛熬了一夜。一疼起来老婆就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换了很多姿势也不能有效的减轻痛苦。而这个时候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重复那几句鼓励的话,给他按摩腰部,喂水,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看电影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镜头么:一个硬汉,不管坏蛋怎么折磨也不说,可是一把他的家人拎出来,碰一个指头就全招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做什么能不让她疼痛,我一定会去做的。 漫长的一夜啊。早上九点大夫来检查说宫口还是4厘米,结论就是宫缩无力,压迫不足,于是开始注射催产素。天亮之后护士就多了,她们的按摩当然专业的多,老婆也似乎感觉好些。可催产素的作用开始后痛感更加强烈了,每一次脑门和鼻头都冒出大量的汗珠。我就握着她的手,能感到她疼痛时候的颤抖。催产素真是好使,一点多的时候,助产士觉得差不多了,就移送到了分娩室的产台上。又等了好一阵,才开始正式的分娩。在这之前,阵痛来临是要努力保持放松,虽然很难做到;而这之后就要求孕妇借着宫缩一起使劲了。每一次都要深吸一口气后使劲憋,然后紧接着再憋一口。看老婆嘴唇都紫了,一宿没睡,一直没吃东西,哪来的那么大劲儿啊。后来基本还算顺利吧,下午两点半,小家伙终于挤出来了。那一刻,我和那丫头一起大哭,她是干嚎,而我是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我在这里不是想渲染生产的痛苦,而是想告诉所有还没有这个经验的朋友们,越是来之不易,就越懂得珍惜。没有过这个经历就很难体会母亲的伟大。我拙于言辞,谨向天下所有母亲致敬! 再来一张昨天下午的照片,大约出生24小时后。

Posted in 爸爸日记 | 4 Comments